燕王刘旦上疏入京护卫汉武帝惹得武帝大怒,并削减其封地

有句话叫“欲速则不达”,说的就是事情不能操之过急。一旦操之过急反而容易起反效果。尤其是在做一些大事情的时候更是这样。就像在皇家,这些皇子们都打算夺嫡,当太子乃至当皇上。但是这样的事情不能急,一急就容易出错,甚至将自己的前途彻底毁掉。清朝九子夺嫡的时候就有这样的事情,胤礽因为越权行事惹得清圣祖不满,认为这是“欲分朕威柄,以恣其行事也。”后来下诏:“皇十八子抱病,诸臣以朕年高,无不为朕忧,允礽乃亲兄,绝无友爱之意。朕加以责让,忿然发怒,每夜逼近布城,裂缝窃视。从前索额图欲谋大事,朕知而诛之,今允礽欲为复仇。朕不卜今日被鸩、明日遇害,昼夜戒慎不宁。似此不孝不仁,太祖、太宗、世祖所缔造,朕所治平之天下,断不可付此人!”而胤禔趁机上疏要求替父皇行难为之事又惹得清圣祖大怒,也因此失去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其实他们如果吸取之前汉武帝时期的事情他们应该就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了。因为汉武帝的儿子燕刺王刘旦就是因为表忠心操之过急被汉武帝削去了好几个郡,最终又因谋反被赐死。

刘旦是汉武帝的第三子,广陵厉王刘胥的亲哥,生母为李姬。据正史记载,刘旦“为人辩略,博学经书、杂说,好星历、数术、倡优、射猎之事,招致游士。”颇有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

刘据

刘旦在元狩六年(前117年)获封广陵王,而早在元狩元年(前122年)夏四月丁卯日,皇长子刘据就已经被立为皇太子,而且作为长子的刘据当太子的时候才七岁,作为第三个儿子,他被封王的时候年龄应该也不大,对于太子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太上心。再加上这个时候刘据的太子之位还比较稳固,所以就算后来长大了,刘旦对太子这个位置也没什么野心,老老实实当了三十年的闲散王爷。但是一切都被后来的“巫蛊之祸”打破了。

征和二年(前92年)闰四月“巫蛊事兴,帝女诸邑公主、阳石公主、丞相公孙贺、子太仆敬声、平阳侯曹宗等皆下狱死。”秋七月江充“遂掘蛊于太子宫,得桐木人。太子惧,不能自明,收充,自临斩之。”再加上这时候刘据身边的少傅石德拿扶苏被杀的事情提醒他,于是刘据便起兵要自保,最后兵败,“吏围捕太子,太子自度不得脱,即入室距户自经。”

刘彻

巫蛊之祸后太子之位空悬,这就引起了这些皇子们的波澜。当时刘据自杀、次子刘闳在元封元年(前110年)早夭,所以此时有资格担任储君的皇子有四人,分别是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昌邑王刘髆和幼子刘弗陵。由于四位皇子皆是庶出,所以若按照“兄终弟及”的原则,理应由刘旦做太子。但是“卫太子废后,未复立太子。”这下刘旦就急了。这一急就出了错。

后元元年(前88年)“及卫太子败,齐怀王又薨,旦自以次第当立,上书求入宿卫。”刘旦以为表了这番忠心会得到父皇的青睐,但是他忘了一件事,刘彻一辈子都是在丧失安全感中长大的。小时候和窦太后、王太后的角力已经让他对任何人涉足皇权产生了过敏,这个时候作为皇子带着兵去自己这里,什么意思?还不是要谋权篡位?“孝武见其书,击地,怒曰:‘生子当置之齐鲁礼义之乡,乃置之燕赵,果有争心,不让之端见矣。’于是使使即斩其使者于阙下。”不仅如此,刘旦“后坐臧匿亡命,削良乡、安次、文安三县。武帝由是恶旦,后遂立少子为太子。”第二年,汉武帝驾崩,刘弗陵继位,刘旦的阴谋就此破产。

刘弗陵

但是刘旦不甘心,“复遣中大夫至京师上书言:‘窃见孝武皇帝躬圣道,孝宗庙,慈爱骨肉,和集兆民,德配天地,明并日月,威武洋溢,远方执宝而朝,增郡数十,斥地且倍,封泰山,禅梁父,巡狩天下,远方珍物陈于太庙,德甚休盛,请立庙郡国。’奏报闻。时大将军霍光秉政,褒赐燕王钱三千万,益封万三千户。旦怒曰:‘我当为帝,何赐也!’”话中反意已露。他为了夺得皇位散布流言,“即与刘泽谋为奸书,言少帝非武帝子,大臣所共立,天下宜共伐之。使人传行郡国,以摇动百姓。”“旦曰:‘前高后时,伪立子弘为皇帝,诸侯交手事之八年。吕太后崩,大臣诛诸吕,迎立文帝,天下乃知非孝惠子也。我亲武帝长子,反不得立,上书请立庙,又不听。立者疑非刘氏。’”“久之,旦姊鄂邑盖长公主、左将军上官桀父子与霍光争权有隙,皆知旦怨光,即私与燕交通”,“桀等因谋共杀光,废帝,迎立燕王为天子”,“会盖主舍人父燕仓知其谋,告之,由是发觉”,“旦得书,以符玺属医工长,谢相二千石:‘奉事不谨,死矣。’即以绶自绞。”

刘旦就这么死了,如果当年他不这么心急,不这么急着表忠心,或许他还真有可能成为太子,只是他这次聪明反被聪明误,不仅没当上太子,还被武帝厌恶,连封地都减少了。最后不甘心失败,还打算谋反,只是他哪里玩得过霍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