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名世给年羹尧写了几首诗被清世宗骂作“名教罪人”

在政治上,站队可是一个技术活,一步踏错就有可能让自己身败名裂。清末的两个商人,胡雪岩和盛宣怀两个人就是这样。胡雪岩站到了左宗棠这边,而盛宣怀站到了李鸿章这边。清末的左李党争人尽皆知,而盛宣怀也借此将胡雪岩搞得一蹶不振。在清朝中期,有一个文人也是因为站错了队,结果被清世宗骂作“名教罪人”。这个人就是钱名世。

钱名世字亮工,江苏武进人,有“江左才子”美称。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清朝让王鸿绪支持编纂《明史》,万斯同进行核稿。当时万斯同已经双目失明,只能进行口述,这些修辞的事情全都是让钱名世做的。葛虚存在《清代名人轶事·学行类·万钱同修明史》里就记载:“时钱亮工尚未达,亦东海门下士,才思捷敏,昼则征逐朋酒,夕则晋接津要,夜半始归静室中。季野踞高足床上坐,钱就炕几前执笔,随问随答,如瓶泻水。钱据纸发书,笔不停缀,十行并下,略无罅漏。史稿之成,虽经数十人手,而万与钱实尸之。”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钱名世在直隶乡试中举,并于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癸未科考得一甲第三名,也就是俗称的探花。

万斯同

按照一般的规矩,中了进士就要先到翰林院待几年,钱名世也不例外。他就先做了翰林院编修。而早在他乡试的时候,他还认识了后来叱咤风云的大将军年羹尧,而且两人交情还不错。雍正二年(1714年)年羹尧率大军西征,并迅速打败了青海叛军,平定了青海叛乱,立下了奇功,自此年羹尧大将军的名头几乎是无人不知。钱名世于是写了八首诗歌颂年羹尧功绩,用以表达自己对年羹尧的敬佩。这几首之中就有“分陕旌旗周召伯,从天鼓角汉将军”、“钟鼎名勒山河誓,番藏宜刊第二碑”之句,钱名世在第二句诗后特意加注解说:“公调兵取藏,宜勒一碑,附于先帝‘平藏碑’之后”。朋友立了功,自己写诗赞美他,这似乎是很普通的事,在当时其实也没啥事,于是谁也没放在心上。

但是后来清世宗就要对年羹尧下手了,年羹尧因居功自傲、作威作福引得雍正皇帝极其不满,雍正四年(1726年),叱咤一时的年大将军以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告终。在打倒年羹尧后,清世宗开始着手追查年羹尧的党羽。这下钱名世就要为之前的几首诗和站的队负责了。

钱名世当年送给年羹尧的诗就在这种情况下被找出来了。当时的雍正帝对年羹尧可以说是深恶痛绝,看到钱名世诗中居然对年羹尧如此褒奖,甚至把年羹尧比做召伯姬奭。雍正帝大怒,于是钱名世被雍正帝以“谄媚奸恶”的罪名给革除了官职。

爱新觉罗·胤禛

后来清世宗觉得仅仅革除官职太便宜钱名世了,于是派人送给钱名世一块自己亲自写的牌匾,牌匾上面有四个字即“名教罪人”,并命其将牌匾挂在钱家大门上,以此来羞辱他。后来又命诸文臣写诗文声讨其“劣迹罪行”。文章由雍正帝审核通过后,还交付给钱名世自己合成专集,并题名为《名教罪人诗》,刊行全国。

从雍正帝所作所为中可以看出他是相当厌恶钱名世的。但雍正帝似乎被怒气冲昏了头脑,他只看到了钱名世说过这话,并没有认识到他是什么时候说出来的。

说实话在年羹尧巅峰那个时候,他是为国家平叛的大英雄,谁都对他很推崇,其实钱名世写几首诗赞美年羹尧并没什么错。就连雍正帝自己也夸奖过年羹尧不少次,说年羹尧“不但朕心倚眷嘉奖,朕世世子孙及天下臣民当共倾心感悦。若稍有负心,便非朕之子孙也;稍有异心,便非我朝臣民也。”“朕不为出色的皇帝,不能酬赏尔之待朕;尔不为超群之大臣,不能答应朕之知遇。”那他自己又是什么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