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口会战中郝梦龄成为我国抗战中第一个阵亡的现役军长

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九军算是“嫡系中的杂牌”,血脉中既有郭松龄奉军的底子、也有阎锡山的晋军冯玉祥西北军的成分,甚至还有河南和山东的地方武装。该军首任军长是曾任武汉行营主任、军事委员会军法总监的何成浚,抗日战争爆发后,由军长郝梦龄率领军部和第54师从贵州远赴晋北参战。

郝梦龄(1898年2月18日——1937年10月16日)字锡九,河北省石家庄以东的藁城人,张作霖奉军魏益三部行武出身,当连长时被选送至保定军校第六期学习,毕业后历任营长、团长。转投冯玉祥国民军后因功擢升旅长,中原大战后被南京政府收编为第54师师长,与第47师合编组成第九军,军长何成浚。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调入中央军第99师,何成浚高升,郝梦龄继任军长。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郝梦龄6月被保送至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赴校途中惊闻抗战爆发,随即赶回贵州驻地,奉命率部开往第二战区,划归傅作义第七集团军指挥,同年9月,著名的“忻口会战”打响,郝梦龄第九军和陈长捷的第六十一军负责中央阵地的防守。

郝梦龄

当面日军为板垣征四郎的精锐第五师团(欠国崎登第9旅团)、独立混成第13、15旅团、关东军堤不支队等50000余人。10月13日,坂垣指挥日军以“中央突破”的战法强攻忻口阵地,夺取了中国军队防线的核心支撑点南怀化阵地,守军第九军54师被迫撤退 ,5000多日军直扑南怀化以南的1200高地。

由于增援不及,高地失守,忻口防线中间被鬼子撕开了一个口子,第九军军长郝梦龄中将大怒,命令划归自己指挥的第21师反击1200高地,黄埔一期的师长李仙洲亲自率队冲锋,所部伤亡巨大,李仙洲左胸重伤,最后该部连伙夫都投入了战斗,终于将日军赶下高地。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克复南怀化阵地,前敌总指挥卫立煌决定趁日军新败发动全线反击,其中郝梦龄第九军附李仙洲师负责收复南怀化。10月14日,郝梦龄下令独立第3、第5旅和新编第4旅展开反击,不料日军也大举增兵,双方迎头相撞,战况异常激烈。

激战中独5旅旅长郑廷珍阵亡,郝梦龄命该旅614团团长李继程火线代理旅长,继续进攻南怀化日军阵地,两小时后李继程也牺牲在战场上,独5旅一日之内二易旅长,官兵伤亡高达70%,但战况依然胶着,郝梦龄坐不住了,决定亲往前沿督战。于是他带领第54师师长刘家麒冒险前行。

郝梦龄纪念路名

郝军长赶赴战场后深知,他的部队处于战线中央,始终要直面日军优势炮火的打击和持续不断的攻击,督率官兵血战五昼夜后,深知“既无援兵,又不能放弃,只能拼杀到底。”为此曾给妻子留遗书一封,其中有一句为:“使中华民族永存世上”,这也是他战死的唯一理由。

16日凌晨,我军已经攻占日军的几个山头,但是随着天色微明,郝梦龄担心天亮之后日军将凭借炮火优势夺回阵地,不如趁机展开全面反攻。于是他挥兵前进,日军在混乱中撤退,而以机枪、手榴弹作掩护。郝梦龄和刘家麒已然追击到距离日军散兵线不足二百米,正要通过一条隘路时。日军发现了小路上通过的高级军官,在疯狂的扫射下,郝军长梦龄身中十几弹当场殉国,刘家麒师长冒死抢救,亦同时牺牲。郝梦龄也成为抗日战争爆发后第一位战死沙场的现役军长。

12月6日,国民政府颁布褒奖令,追赠郝梦龄为陆军二级上将,追授刘家祺为陆军中将并从优抚恤。2014年9月,郝梦龄将军被列入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