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阎立本(唐)《孔子弟子像》(局部)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语 译

有子说:“一个人在家里孝顺父母,敬爱兄长,却会去做犯上的事,就是有,也必定很少的。一个人不好犯上,却会在外作乱,那更是没有的。所以君子做事,都要从根本做起,根本树立了,道德便也生成了。孝弟之做事,岂不是为仁的根本吗?”

讲 析

这章有子之言,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放在全书最前面,与孔子之言并列,老实说并不合理。孔子之道的最高境界,其实就是“仁”道,“仁”是所有道德的最高或最后的成就,所以孔子从来不轻言许某事、某人“达仁”,只说某事、某人“近仁”。

“仁”是道德的最高成就,《孟子》“仁也者,人也;合而言之,道也”。但这最高成就必须靠许多大节细行共建以求达成,一个人与社会接触之前先在家庭与家人共处,所以孝顺父母、恭敬长上是所有道德生活的开始,也是基础。人通过家庭生活,以完成人格实现,再将人格的实现推向更广的社会,所以此处强调孝弟的重要,不是没有正确理由的。程颐曰:“谓行仁自孝弟始,孝弟是仁之一事,谓之行仁之本则可,谓是仁之本则不可。盖仁是性也,孝弟是用也。性中只有仁、义、礼、智四者而已,曷尝有孝弟来。然仁主于爱,爱莫大于爱亲,故曰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但有子在比喻上却以犯上、作乱相况,这使他的语言变得比较粗糙,也容易让人联想到儒家是为权威的“统治阶层”立言。其实强调孝亲、尊长,并不该只着眼在其人之后是否会犯上、作乱上面,如果指孝弟是品德的基础,是操守的实验场,也许会有更高的说服力。孔子以执御、执射来反应达巷党人“博学而无所成名”之讥(《子罕》9.2),又以浮云相况“不义而富且贵”(《述而》7.15),都说得很深入,也很感人,使用的况语兼具幽默与美感,有子与他老师相比,不论在道德认知或语言精致的程度上,还相差一段距离。

《论语讲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