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退ofo小黄车押金排队近1年 拖扣押金又出新“套路”

中国质量新闻网讯(广岛) “你的ofo小黄车押金退到了吗?”这是苦苦等待ofo小黄车(以下简称“ofo”)押金到账的用户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有相同困扰的天津消费者刘先生近日向中国质量新闻网反映,2019年1月在ofoAPP上申请退押金,截至目前,押金还未退到,排在他前面的大约还有1493万人。据他观察,ofo每月退押金的人数为1万-2万,按这个速度,拿回押金要等几十年。刘先生表示,身边有一大波人甚至排队一两年了,ofo人数更新几乎不动,这件事监管部门应该予以重视。

线上数千万人排队,待退押金约16亿-32亿

按照刘先生的提示,2019年11月25日,中国质量新闻网记者在ofoAPP上尝试申请退款,操作成功后提示,您当前排名为16366109位,排队退款期间可正常用车,排序每日更新,将按排序依次退款。申请退款次日,中国质量新闻网查看排名更新情况发现,名次更新到16365465位,1天仅更新644人次。这个速度确实令人焦急。

ofo的押金起初为99元,2017年6月上调至199元。按目前线上排名的人数来算,ofo需要退给用户的押金约为16亿-32亿元。

曾经很受欢迎的ofo为什么会兴起如此大规模的退款潮?

刘先生告诉中国质量新闻网,现在天津街面上基本没有ofo了,而且其他共享单车很多都不收押金,那谁还用ofo!

中国质量新闻网注意到,目前北京各个商圈,以及人口活动比较密集的公交站点、地铁出入口附近等ofo的身影寥寥无几,有效使用率也比较低。很多市民表示,共享单车停放点不少,ofo越来越少见,偶尔发现几辆不是车座歪了,就是脚架没了,甚至还有未上锁的情况。

官司缠身,退押金希望渺茫

2019年3月27日,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一份行政处罚书显示,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ofo关联公司,以下简称“拜克洛克”)因在未办理变更登记的情况下,将住所由注册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58号15层1502搬迁至北京市海淀区丹棱街1号院1号楼5层并对外开展经营活动,且超出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送达《责令改正通知书》60日限定时间仍未整改,遂遭罚款10000元。

百度企业信用显示,拜克洛克因在浙江省杭州市古河巷、长板巷、湖墅南路等路段散乱停放共享单车,影响行人通行,占用城市道路面积3.2平方米,违反《杭州市市政设施管理条例》第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同时,拜克洛克具有一年内再次发生相同违法行为的情节。鉴于此,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2018年6月7日对拜克洛克从重处罚,罚款10000元。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拜克洛克于2017年3月13日,被原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2019年9月29日,拜克洛克再次因上述原因被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除此之外,ofo还官司缠身。天眼查数据显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运营主体,以下简称“东峡大通”)因在指定期限内未偿还天津飞鸽车业发展有限公司货款72710157.9元及违约金7789499元,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16日立案执行,但该院执行中查明,东峡大通无可供执行财产。

天眼查数据显示,北京、上海、深圳、南京等地法院2019年4月至11月发布的终本案件中关于东峡大通的高达62起,其未履行执行标的金额,中国质量新闻网不完全统计后发现已达上亿元;2018年12月至2019年11月,北京、上海、深圳、宁波等地法院发布的关于东峡大通的失信被执行人案件高达37起,而东峡大通几乎全部未履行。

从以上ofo运营主体及关联公司的一连串处罚数据及执行情况来看,负债累累的ofo是否还有能力支付用户押金是个很大的问号。

2019年7月,北京青年报关于ofo的一组报道数据显示,ofo日均退款3500人,用户押金全部退完需12.5年。那么,目前ofo退押金是什么进度呢?中国质量新闻网实测发现,目前ofo每日退款人数约为350人—1000人,据此推算,ofo每月退款人数约为1万-2万人。按此进程,全部用户退完押金至少需要68年。

数百亿用户押金到底去哪了?

2018年6月,ofo被媒体曝出挪用用户押金或超百亿,报道一出,ofo随即通过微博发表不实信息回应称,关于2018年6月11日,媒体发表的《ofo押金仅剩35亿元,挪用押金或超百亿?》一文中披露的ofo相关财务数据信息皆为不实信息。文中的相关数据推算,皆不符合共享单车行业基本商业逻辑。声明还称,ofo目前已实现了百城盈利,在全球20余个国家为超过2.5亿用户提供服务。

事实上,早在2017年,就有网传消息称,ofo挪用用户押金用于支付供应链欠款,但ofo一直矢口否认。ofo对外宣称用户已达2亿多,那么这笔200亿左右的用户押金被挪用到底是造谣还是确有其事?如果没有被挪用,为什么用户申请退押金时不能秒退,而是如此艰难?对此,中国质量新闻网试图联系ofo客服了解情况,但多次拨打电话均未能接通。

有分析人士指出,由于互联网单车的押金并没有实施严格的第三方监管,大多数只是由公司自己在银行设立一个专门账户存放,资金的具体使用完全由公司来决定,银行并没有监管的权利和义务,理论上而言,包括ofo在内的共享单车都可以随意挪用客户押金。

提现押金,无需排队?

事实上,一直以来,为了拖扣用户押金,ofo是花样百出。中国质量新闻网梳理发现,2018年11月,ofo发通知称99元押金用户可一键升级为互联网金融平台PPmoney的新用户,同意将押金变为上述理财项目的100元特定资产。12月,ofo又发布退押金新政,到现场申请办理退押金的将会按照申请时间的顺序并入线上序列排队。

2019年3月,ofo上线折扣商城功能,用户可将押金兑换为金币后在商城消费。采用“现金+金币”的支付模式。不久后,金币商城改名“小鹿有货”。

近日,ofo又推出“ofo返钱”活动,打开ofoApp,首页就可以看到“天天返钱”活动,该活动宣称“购物退押金”“提现退押金 无需排队”。这种方式真的能轻松顺利退回押金吗?

ofo返钱活动页面提示,押金到账需要两步操作:第一步,点击“一键授权并兑换”199/99押金转移到ofo返钱;第二步,打开ofo返钱跳到淘宝、京东购物,购买成功后提取相应押金+额外获得现金奖励。

简而言之,就是购买一定金额的商品,退还相应比例的押金。值得注意的是,ofo返钱余额兑换规则规定:用户无法要求只将ofo押金中的部分金额转化为可提现余额;一旦用户确认将ofo平台的押金转移到ofo返钱进行兑换后,则视为用户放弃对押金的索取,ofo平台对用户的骑行押金不再具有归还义务;且押金一旦转换,不可撤销,不得要求将可提现余额改回ofo平台的押金。

那么,用户要花多少钱才能将押金全部返回呢?据央视财经调查,一件价值23.8元的苹果可以返现1.66元,价值9.9元的纸巾可以返现0.8元。初步估算,如果一个用户需要顺利得到原本属于自己的199元押金,需要购买上千元商品。

“本来ofo是欠我们钱的,这个活动相当于继续往里砸更多的钱!”多位ofo用户对中国质量新闻网表示。

截至目前,ofo不但没有公开告知用户押金难退的原因,甚至还变着花样的让用户丧失追讨押金的权利。这不但触犯了用户容忍的底线,也违反了监管规则。交通运输部、市场监管总局等六部门2019年5月9日印发的《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规定,运营企业与存管银行、合作银行和其他银行、非银行支付服务机构应当提供便利的退款方式,及时退还用户押金,不得拒绝、拖延退还,或设置不公平、不合理的格式条款、技术门槛。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用户押金最长退款周期不应超过2个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