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线就9.1,公然泄露发家秘密

大家好,我是马香玉。

迪士尼是全球第一大娱乐公司。

有着并购狂魔之称的它,已经将皮克斯、漫威、卢卡斯影业、20世纪福克斯、米拉麦克斯影业,统统收为麾下。

旗下坐拥IP无数。

去年全球票房70亿美元,今年有望突破100亿。

比中国所有电影公司一整年的票房总和还多得多。

然而,这还不是迪士尼最赚钱的业务。

迪士尼乐园才是它的印钞机。

尽管全球仅6个,创造的收入却比迪士尼影业翻了几番。

不过,如此受欢迎的乐园,建立之初,却诸多不顺。

一度胎死腹中。

前不久,迪士尼刚刚推出自家的流媒体平台Disney+,上线了一部纪录片剧集。

为大家揭秘了迪士尼乐园背后的秘密。

《幻想工程故事》

The Imagineering Story

11月中旬上线,到今天已经播出到了第四集。

豆瓣还没有评分

少数看过的人,又是激动、又是感动地给出了五星的好评。

IMDb则已经打出了9.1的高分。

不少富有童心的事物被创造的初衷,都离不开父母对孩子的爱。

《玩具总动员4》中迷你过家家小人的原型——Polly Pocket

它的诞生便是因为一个父亲想要为自己的女儿制造一个小到能放进口袋、带去学校的玩具。

《银河护卫队》中屡屡出镜的丑萌巨魔娃娃

它被创造也是因为一位木刻艺术家希望神奇的精灵能在圣诞节为自己的女儿带来快乐的力量。

迪士尼乐园构想的萌生也一样。

一切都是出于华特·迪士尼想要和孩子们共享欢乐时光的希望。

但这个想法,不仅担心因此破坏城市秩序的市政府不允许

连华特的妻子也不理解

1952年,荷兰一对夫妻,为了纪念在二战中牺牲的独生子,兴建了一所主题乐园。

这也是全球第一家主题乐园,随即轰动世界。

全球各地涌现出了大量主题公园。

然而,无一不是「脏乱差」的。

市政府和华特的妻子都认为,他没有经验,肯定更难做出变革。

但这些质疑,丝毫没有动摇华特建造主题乐园的决心。

他在1952年创立了一家新公司:WED企业

这家新公司的组建只有一个目的,实现迪士尼乐园的创想。

迪士尼乐园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世界级现代大型主题公园。

他们没有任何可以参照的经验,也没有所谓的行业尖端人才。

所有的设计、构想、建造都要从零开始。

同时兼顾着公司动画制作业务的华特·迪士尼,需要左膀右臂来协助自己完成乐园的设计。

约翰·亨奇,是他从动画工作室中挖出的第一个人才。

在此之前,约翰已经在迪士尼动画公司工作了十多年。

从动画、编剧到背景、特效,他样样精通。

十分杂学的他一加入WED,便为华特指出:

这个团队最不可或缺的是,具有艺术制作经验的人才

从灵感萌发之初,华特就希望自己的乐园不仅仅只是供人观赏的「花瓶」。

还需要引人入胜的可玩性和打动人心的艺术性。

只有一个由各有所长的艺术导演们组成的团队,兼顾艺术审美和应用技术,才能帮他将天马行空的幻想,制造成可观可感的现实。

他们就是迪士尼乐园的「幻想工程师」。

利用幻想编织工程,利用工程实现幻想。

这一头幻想工程团队逐渐走上正轨。

另一头华特·迪士尼却要头疼更严重的问题:成本

在我们的印象中,落成任何大型项目,成本都应该是第一个落实的流程。

但对于华特来说,造梦才是第一要义

直到乐园正式选址加州,他才着手解决起了严峻的财政问题。

这可难住了全权负责公司财政问题的哥哥罗伊·迪士尼。

即使不建造这个乐园,迪士尼当下的财务状况也不太乐观。

二战的遗留问题严重缩小了他们的动画市场、增加了制作成本。

银行家们也不愿贷款给这个不见红利、不切实际的幻想。

困境之中,两兄弟选择了当时被好莱坞忽视的电视媒体

制作了一系列向全世界广而告之的电视剧集。

这不仅成功地帮迪士尼筹得了可观的资金。

也让全美国的电视观众关心起他们白日梦般的计划。

为了尽可能地节省成本,华特将乐园的位置选在了一片荒无人烟的柑橘果园里。

这里没有四通八达的便捷交通,也没有繁荣热闹的周边小城。

人们都认为华特疯了

但他不觉得,在计划一开始,就确信自己的乐园会是一个巨大的成功。

至少,他还有着最可靠的幻想工程团队。

华特从来不会将成本的压力施加给创作中的艺术导演们。

他认为,创作者不应该去思考项目会耗费多少钱,而是如何实现更好的体验。

摒弃了传统的设计制作流程,幻想工程家们也不负所望,一直探索着最实用也最有趣的艺术呈现方式。

铁路宅艺术总监,直接抛弃图纸,开着车模拟冒险之旅的航行路线。

依靠一遍又一遍的试驾,规划出最合适的游览时长和场景。

风景园林设计师,需要凭空造出一片亚马逊丛林。

他登出广告向周边城市的居民索要不需要的植物,种在橘林外围,打造出更加符合生态的热带奇景。

汽车工业设计师,丢掉传统汽车设计模板,为乐园打造独一无二的车型。

因为在幻想的世界里,只有夸张而有趣的梦幻汽车才能让人心驰神往。

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华特都要求团队做到精益求精。

在开园前夕,实际耗费的预算已经是原计划的三倍

员工捐款、华特卖房才勉强填补上资金的空洞。

但华特从未叫停过乐园的项目。

因为时至今日,迪士尼乐园实现的已经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梦,更是一群人的满腔赤诚。

在这世界上,还有着千千万万充满童真的心,也在期盼着这个梦的实现。

在不少的资料中,只记载了迪士尼乐园1955年开园后取得的成功。

香玉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最初的迪士尼仿佛一场灾难。

设施损坏、假票泛滥、人流过量、秩序混乱。

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说,耗费大量人力和物力,迪士尼造出的梦是个噩梦。

但如今,我们看到乐园的是一个亦真亦幻的美梦。

这都要归功于华特·迪士尼没有因为任何的挫败和非议放弃过。

在他看来,只要想象力还存在一天,迪士尼乐园就永远不会完工。

为了让大众时常保持新鲜感、提供更好的游乐体验,迪士尼会不断推出全新的人物和项目。

结合不同的文化环境和节日习俗,五花八门的活动也不断推陈出新。

华特·迪士尼没有食言。

直至去世之前,他还在改造着客流量已经相当可观的迪士尼乐园。

加勒比海盗、达菲熊和它的小伙伴们,一系列专为乐园增色的人物故事被创作出来。

广受欢迎之后,才逐渐衍生成为家喻户晓的影视作品

这两年,有一位专门在国内找寻奇特游乐、观赏场景的短视频博主@史里芬Schlieffen火了。

在他的镜头下,全国各地形形色色堪称「魔幻」的游乐设施、旅游景点都一一现形。

无论是没日没夜打着鬼子的白洋淀「深入体验」。

还是《熊出没》和仿真动物乱摆一气的游乐园。

除了可笑、土气、浪费钱,网友们想不到别的词来形容这些规模宏大、却又荒诞至极的「农家乐」景点

为什么这些耗费了大量投资却游客甚少的景点,只有通过被调侃才能为大家带来乐趣?

原因很简单。

这些幻想,不是出于对美好、对童真、对未来的向往。

这些工程,也不是从人出发、竭尽所能、精益求精的工程。

他们强行山寨、扭曲改编、胡乱拼凑那些已经被大众熟知的人物和故事;

极尽猎奇、炒作噱头,只为了满足一己炫耀、低俗、膨胀的私欲。

责任其实不在投资成本,也不在有限的艺术教育所造成的审美水平。

人们笑的也从来都不是「土味」,而是他们目中无人的「自大」。

哪怕是在目不识丁的穷乡僻壤,我们也能看到稚气淳朴的艺术创作。

哪怕是在随处可见的社区公园,人性化的设计也足以为周边居民带来好心情。

归根结底,一切都在于创造者是否将美好的希冀和他人的感受放在心里。

(稚拙的金山农民画就体现了田园生活的美好)

一直以来,华特的目的都不是想向大家灌输自己的审美或是理念。

他只是想创作简单而美好的故事、营造和平而温馨的环境,来承载、分享每一个人的梦。

这个庞大商业乐园的起点是那么的简单:

让所有人一起玩耍、共享欢乐而已。

一个人无法持续创造美妙的故事,一群人才行。

乐园的成功离不开各抒己见、各司其职的幻想工程团队。

他们没有走上成人工作常走的捷径,利用经验、循规蹈矩;

他们秉持着一颗孩童幻想创造的心,从无到有、大胆尝试。

经过如此良苦用心打造出来的乐园,才能够让人瞬间找回童心。

在网上,香玉看到了关于《幻想工程故事》的唯一一条一星差评

它说,不要相信迪士尼自己拍摄的过去,因为它肯定带有美化自己历史的滤镜。

但香玉很想反问一句:

即便这是一个完全虚构的故事,但它不去侮辱、诋毁任何人和事物;

就像迪士尼每一部动画,传递的全都关于童真、希望。

为什么我们不可以选择去相信?

就像我们相信米奇和朋友们的单纯快乐,就像我们相信迪士尼公主们的无畏勇敢一样。

当全世界都在早熟,看清现实、囿于痛苦。

相信童真、坚持幻想的意义,绝不只是逃避。

只有相信,才能不断改变,才能携手与一切丑恶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