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筱英:话 碗

碗,我们每天必需的饮食器皿,它的历史可谓久矣,最早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过去、现在、将来,碗一直陪伴着我们,碗里盛着食物,盛着酸甜苦辣,盛着生活最本真的滋味儿。

碗的原材料可谓多矣,陶瓷、木头、玻璃、塑料、不锈钢都可以做碗。陶瓷碗以其健康环保、经济实惠的特性被人们普遍接纳使用。其实,用什么碗不重要,重要的是碗里盛的东西。艰苦的年月,穷人碗里是粗茶淡饭,富人碗里是美味佳肴。鲜明的对比,激发了穷人前行的动力,唯有辛勤劳作,舍得付出,才能改善自己碗中的内容。

从记事起,陶瓷碗就是我家碗柜里的主要角色,间或有二三只洋瓷碗。陶瓷碗用起来顺心顺手,它就像慈祥温和的亲人,喂养了的身体,给予每一位家庭成员关爱与体贴。碗里有烟火的味道,有岁月的沧桑,盛着三餐、四季、五谷,盛着全家人对生活的热情,对未来的希望。

故乡的风俗,出嫁的女儿如果乔迁新居,娘家要送礼物以示庆贺,体现爱女之心。这礼物,可大可小,可贵可贱,唯独不能少的是娘家的碗筷。碗筷传递了娘家人对女儿真切美好的祝愿,希望女儿不为生计发愁,衣食无忧,生活幸福。

友人从日本旅行回来,送我一对日本的木碗,这碗做工精致典雅,美观大方。但怎么看都有一股汉风唐韵的味道,这种风格的碗更像是出自中国,不是吗?我们的传统文化对日本影响深远,透过日本能看到汉文化的另一种生长版本。欧美人的餐具,只是盘子刀叉,他们不用碗筷。在我看来,吃饭不用碗,少了对食物的一种敬畏,也少了一种仪式感。中国的美食常常令外国友人赞叹不已,而美食与样式精美的碗搭配,更是相得益彰。

记得小时候,村上有谁家的孩子考上大学,乡邻便会不无羡慕地称道,“这孩子有出息,端上铁饭碗了,以后的日子有指望了!”有了知识,有了学问,人生的命运自然会得到改观,这是乡村人对读书所秉持的最直观最现实的态度。“端公家的碗,吃公家的饭,一定要干好公家的事情啊!”这是外婆在世的时候,对在外工作的舅舅说的最多的话。年轻时饱尝饥饿之苦的老太太,一直心心念念的是她儿子的铁饭碗。

同学聚会,一位三十年没有见面的同学说要感谢我,并说我可能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是呀,为什么要感谢我?面对一头雾水的我,同学道出缘由。初中时候一次考试,发挥失利的我让她以后监督我的学习,还说要考上大学,走出农门。我的话触动了当年的她,才有了今天站在我面前的成为国家税务干部的她。这件事我没有一丁点印象了,讶异的是我无意间的举动,给了当年的小伙伴以内心的启迪,促使她端上了税务的饭碗。三十年后听闻此事,不由心间微澜起伏,暖意流淌。

麦家的父亲曾经对还在上学的他讲,“家有良田,可能要被水淹掉,家有宫殿,可能要被火烧掉,肚子里的文化,水淹不掉,火烧不掉,谁都拿不走。”这句话成了他人生接受的第一个“哲理”,第一句“名言”,永远烙在了他心里。父亲的鼓励成就了麦家,才使我们有幸看到《解密》、《风声》等精彩的谍战小说。事实证明,一个人学到的知识,掌握的技能,别人永远是抢不走的,因为,他捧得的是真正属于自己的金碗。

前段时间回乡,看望九十岁高龄的姑妈。老太太思维清晰,面色红润,她乐呵呵地拉着我的手说,我没有工作,但我也有卡呢,卡上有养老补贴、高龄补贴、失地补贴等一大串钱呢,过年过节的时候村上还发慰问品和慰问金。“住着三层小洋楼,还有这么多的钱供您花,您好福气啊!”“那可不是!”老人对如今的生活感念不已,直夸现在的社会就是好。谁说不是呢?老百姓为饭碗发愁的日子已经成为历史和回忆。

今天,全国脱贫攻坚战的冲锋号已经吹响,精准脱贫工作开展的如火如荼,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国百姓的手里都要端着幸福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