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渔村妇女的前半生:与海鲜交手20年,几十万存款不叫钱

秋冬时节的辽宁沿海渔村权家屯,家家户户一个字:晒!如果再加一个字,那就是:鲜!晒鱼晒虾晒海兔子,几乎每一天,权家屯都会被氤氲升腾的鲜气包围。就这么晒来晒去100多年,晒富了一代又一代权家屯人,也晒富了一波又一波外来户。然而,一个叫大燕子的外来媳妇,却总说自己晒得不满足——为什么?

正在用水冲洗垫子的就是大燕子,拼体力能拼掉很多老爷们。大燕子常说一句话:在权家屯,只要你有力气,只要你舍得出力,肯定穷不着;再努点儿力,你就能小富。那么,大燕子属于穷不着还是小富呢?

这是大燕子的劳动成果:晒海兔子。大燕子是晒海兔子中的搬运工,体力活儿、计时工资,一天下来,少则200多则300不等。大燕子说:这是净挣,没任何费用,比在工地搬砖强多了。

这么能挣咋还一脸凝重?就在刚才,因为丈夫(图右)活儿干得不利落,两人拌了几句嘴。东北的女人,别看表面上泼辣粗放,但干起活儿来却非常在意脸面。“咱赚人家的钱,你弄得磨磨丢丢(不利索)的,几个意思?”

晾晒中的海兔子,密密麻麻,会让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感到不适。但大燕子就喜欢这种密密麻麻,对她来说,密密麻麻就是钱。大燕子直言不讳:20年前,我就是冲着权家屯密密麻麻的钱来的。

20年前是怎样的情形?新婚燕尔,大燕子就和丈夫卷起铺盖卷儿,从黑龙江老家到权家屯来“淘金”。除了丈夫,结伴儿“淘金”的还有一个乡里的其他姐妹。那个时候的大燕子20出头,不敢说貌美如花,但在一众姐妹中也是很出挑的。

权家屯的钱的确好赚,但前提是舍得出力。不到一年的光景,跟大燕子一起来“淘金”的姐妹,因为舍不得出力,有的靠脸吃饭去了,有的打道回府了,能够坚持下来的,寥寥无几。

海兔子要煮,生活要熬,这也是大燕子说的话,蛮有哲理的。熬了20年,大燕子把自己熬成了黄脸婆,但也熬出了一系列收获:儿子考上了不错的大学,家中存款小几十万,跻身于小富行列。“如果当初我也选择靠脸吃饭的话,现在我好意思晒吗?”大燕子说。

儿子在上学,将来还要娶妻生子买房子,尽管小富,但年近五旬的大燕子和丈夫,在未来的十年甚至二十年,出大力的脚步根本停不下来。权家屯每年的热晒季,尽管这对夫妻档一天能收入五六百,但他们并不满足,“小几十万也就是一辆车,那叫钱?什么时候挣到小几百万,心里才能稍稍踏实点。”(棋簿紫/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