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曾经科比眼中的嬉笑男孩,现在要做真正的超人了

霍华德——曾经科比眼中的嬉笑小男孩,要做真正的超人了!

我的世界里没有明天。

活在当下。

不去想明日的休闲娱乐。我能做的,就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赢在当下,就这一刻,这一秒开始,尽全力去拼,拿命去顶。

我是霍华德。我不再是不可一世的超人。我没有傲视群雄的资本。

球队要我做什么,我就尽全力去做。

我是德怀特.霍华德。

我也曾疯狂过。

曾经所谓的单换詹姆斯的男人。

我还依稀记得我披着斗篷,身穿超人紧身衣,纵身砸框的一刻,闪光灯汇聚在我身上,享受鲜花和掌声的时间。一霎那,风光无限。

现在的队友——勒布朗.詹姆斯。曾经被誉为后科比时代的接班人。

我也曾不屑的。我在东部阻击过他。很多人大概会埋怨我“23VS24”的画面未曾上演,是我的责任。

我笑了。我要总冠军。我才是主角。

黑曼巴是冷血的。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我们过家家。

总决赛的舞台是惨烈的。那个男人,把篮筐都打服了,把我也打服了。胜利从我的指尖溜走。

我不服气。我天真的以为只是队友问题。

我没有像科比那么多挚友良师,在场上没给到我应有的火力支援,我没输,是球队输了。

那时的我,天真的认为,我自己完全没有问题,这是成长该交的学费。等到我像曼巴一样的年龄,我也能拥有我的奖杯,我的荣誉,我的冠军,我的第一。

我是一只战狼,暂时孤独的嚎叫着。

后来,和球队产生不同的意见。我走了。离开了我这片成长的故土。

我逐梦前行,我是一头战狼,来到洛城,找寻同伴。

我以为这是我登上巅峰的一刻。

万万没想到是我“癫疯”的一刻。

在湖人的日子里,我怨天怨地,老迈的那什、加索尔,暮年的科比,湖人不复当年之勇。我不开心。

新赛季步入僵局,到后来的靠着科比的神勇将湖人拉进季后赛的大门。不至于让传说中的“F4”蒙羞。可是进入季后赛是掀开一层玻璃,里面还有一层铁栏杆,科比伤了,在老辣的马刺铁蹄下,我们被揍得皮青脸肿,毫无还手之力,第一轮惨遭横扫出局!

科比说我是一个只会嬉笑的孩子,长不大,配不上总冠军。

我不以为然,甚至于不屑一顾,老匹夫而已。我是朝阳蓬勃升起,你是日薄西山夕阳余晖,凭什么这样说我。

我不开心。那时的管理层拿飞机别墅豪车挽留。

我不屑一顾。我要把我的快乐篮球带到别处,把天赋带到新的地方。

我走了。没有一点惋惜,甚至于非常开心。

结果你们知道,这次的离开,是我流浪的开始。爱笑男孩,当真笑不出来了。昔日的未来第一人,成了人人避而远之的“扫把星”,更衣室毒瘤,不确定的炸弹。

从天堂到谷底。我仅仅才用了三年的时间。

我以为时间会给我的东西,一个没来。

我以为时间是骗子,该有的一个没来。

我以为我是一只高傲的孤狼,殊不知狼最令人恐惧的武器不是利爪狼牙!而是团队合作,包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狼群文化。

脑中又浮现那个男人的话:“嬉笑的小男孩,不配获得总冠军!”

我愕然了。我错了?

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回音:无冕之王你承受的了?你让世人如何回忆你?盖帽王,篮板王,灌篮高手?最佳防守球员?省省吧,谁会记住没有总冠军戒指的钢铁肌肉男,能打NBA的,哪个身体不够强悍!

我不甘心,我不情愿,我不想。

我甚至于害怕,恐惧!

我堂堂男儿,当真就无所作为。只能是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那遗憾的无冕之王的其一?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当初的嬉笑男孩,败走洛城。

现在归来,没有当初的年少轻狂,天高地厚!

只有虚心,想担当!敢担当!要担当!

我能做的,我要做到最好,我缺少的,我要努力弥补提高。

我没有高姿态,我低着头。不是因为我自卑,而是我想看得清楚,我走的这条路,要如何走得更坦荡洒脱坚韧踏实!

一场比赛过后,在球员通道里,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我回头,看到了那个面孔,他对我笑了。黑曼巴——科比-布莱恩特,这座城市的标志,这个世界的名片。他笑着对我说:嗨,兄弟,打得不错!是时候拿起我们的总冠军了!

我也笑了。

我姓霍华德,名德怀特。

我来了!为冠军而战!为荣誉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