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披露劳荣枝被抓视频 遇害木匠妻子:对死去丈夫有交待了

12月3日,遇害木匠的妻子朱女士告诉记者,她从23岁的小儿子那里获知劳荣枝被抓的消息,感到又气又欣慰,“这个杀人魔终于被抓了,对我死去的丈夫也算有交待了”,朱女士说。

上世纪90年代,劳荣枝曾与男友法子英在合肥、南昌等地多次实施犯罪,先后用抢劫、勒索等手段残忍杀害7人,随后劳荣枝逃亡20年。2019年11月28日上午,厦门警方在厦门某商场将身负七命的劳荣枝抓获。12月3日,警方首度披露劳荣枝被抓视频,劳荣枝被抓后拒不承认其身份,被警方识破身份后掩面哭泣。被法子英、劳荣枝杀害的木匠的妻子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丈夫被杀害后,她独自抚养三个孩子20年,因法子英无赔偿能力,至今未收到赔偿。如今得知劳荣枝被抓获,木匠妻子感到又气又欣慰,“终于对死去的丈夫有一个交代了”,木匠妻子说。同时,木匠妻子的代理律师表示,目前不清楚劳荣枝有无经济赔偿能力,未来打算等案件进入公诉阶段后,视情况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厦门警方披露劳荣枝被抓视频 劳荣枝被抓后掩面哭泣

1999年7月23日,合肥发生一起持枪绑架人质案。绑匪被包围后,持枪负隅顽抗,警匪双方拔枪互射。最终绑匪被击断右腿擒获。绑匪倒地时,手中还紧握着手枪。据悉,绑匪名叫法子英。1996年起,法子英伙同女友劳荣枝(女,1974年生)在南昌、广州、温州、南宁、合肥等实施犯罪,劳荣枝使用色相勾引看上去家庭殷实的男子,将其骗至出租屋后,采用持枪、持刀绑架勒索、抢劫等手段劫财,前后残忍杀害了7人。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执行枪决。而他的女友劳荣枝逃亡了20年,此前一直未抓获。

2019年11月29日,福建省厦门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称,警方于11月28日上午9时许在厦门某商场将劳某枝抓获。

12月3日下午,厦门警方续报劳荣枝最新调查进展,并首次披露劳荣枝被抓视频。警方称,11月27日下午,思明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通过大数据信息研判发现,一名疑似命案逃犯劳某枝的女子出现在厦门某商场一带。11月28日11时许,经精准研判、蹲点伏击,民警成功在厦门某商场将劳某枝抓获归案。劳某枝到案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思明公安分局立即组织专门力量对其进行审讯攻坚。劳某枝拒不承认其真实身份,自称是南京籍“洪某娇”。民警第一时间提取其生物检材信息进行DNA比对鉴定,快速确认该女子即为命案逃犯劳某枝。

据警方发布的视频显示,劳荣枝被抓获后掩面哭泣。

被杀害的安徽木匠:以做工为由诱骗至出租屋后杀害并藏尸冰柜

1999年,安徽合肥,法子英与女友劳荣枝将商人殷建华绑架后索要赎金,为恐吓人质,法、劳二人以修窗户为由,从劳务市诱骗来木匠陆某某,在殷建华面前将其杀害。

据合肥中院对法子英作出的死刑判决显示,陆某某被骗至出租屋后,被法子英捆绑。法子英当场用尖刀捅陆中明背部并肢解,之后将尸首放入冰柜存放。

法院认定,法子英自1996年7月至1999年7月,伙同劳荣枝流窜作案,为劫财杀害7人。被告人法子英的行为构成绑架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犯罪手段特别残忍、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起诉书指控罪名成立。法院判决法子英死刑,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并处罚金二万元。

“在法庭上,法子英说起杀害陆某某时表现很冷漠,而对劳荣枝(参与犯罪)的口供前后不一,最后法院认定他们二人是合伙作案。”参与过法子英庭审的、安徽众城高昕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静洁说。

此后的多年里,独身的劳荣枝隐姓埋名潜逃,但其被厦门警方抓获后,有网友透露,劳荣枝曾加入过其所在的微信群聊,群内主要推荐各种电影和评论。该网友回忆道 ,劳荣枝偶尔会参与聊天,从聊天记录看,生活态度很积极,只是头像有点诡异。同时,劳荣枝也曾在群中为其手表生意做过宣传,该群群主曾向她咨询过买手表的事宜,并曾与她通过微信电话,据而群主回忆,“(劳荣枝)是个烟酒嗓”。

木匠妻子:又气又欣慰,对死去丈夫有交待了

据刘静洁介绍,陆某某平时做农活,因有木匠手艺,他前往合肥打零工做木匠活。但陆某某到合肥后,陆某某的家人便失去了他的消息。1999年8月底左右,陆某某妻子去合肥寻找失联的丈夫下落,最终从警方处获悉丈夫已遇害。

在法庭上,作为陆某某家属的代理律师,刘静洁曾为陆某某家属提出14万元左右的赔偿要求,包括陆某某的死亡补偿金、儿童抚养费及其陆某某家属的赡养费。但因为法子英无赔偿能力,法子英免于赔偿。

12月3日,陆某某的妻子朱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她从23岁的小儿子那里获知劳荣枝被抓的消息,感到又气又欣慰,“这个杀人魔终于被抓了,对我死去的丈夫也算有交待了”,朱女士说。

现年49岁的朱女士目前在合肥做一名保洁员。1999年丈夫遇害后,家里没了顶梁柱,朱女士的生活和心理受到了双重打击。为了养活三个孩子,朱女士在丈夫出事第二年便出来务工。20年来,朱女士独自将三个孩子拉扯大,“就是慢慢熬(时间),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朱女士说。

二十年来,朱女士一直与刘静洁保持着联系,询问案件的最新进展。如今,朱女士一家未获得法子英的任何赔偿。而对于对劳荣枝的追责,朱女士称还未考虑。“我的家人失去了生命,不能复活。”朱女士说。

同时,刘静洁表示,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不清楚劳荣枝是否有经济赔偿能力;未来打算等案件进入公诉阶段后,视情况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北青报记者 张夕 实习记者 郝若愚)

【版权声明】本文由企鹅号作者Qnews创作,在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属平台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