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反腐狠到什么程度?让官员个个胆战心惊!

来源 | 人民论坛VIP

转载请注明来源

腐败是历朝历代屡治不绝并令人头疼的一个难题。

为了反腐,可以说方法层出不穷,明太祖朱元璋甚至对贪官处以剥皮揎草,仍然没能彻底做到,可清朝雍正皇帝却做到了。

康熙创造了大清的太平盛世,同时也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吏治腐败、税收短缺、国库空虚。雍正接手时国库亏空的数字大得惊人,堂堂大清帝国表面看起来强盛无比,里面却空空如也,完全是一幅空架子。

亏空关系到吏治,而吏治的腐败是最大的腐败,所以吏治不能不抓。因此雍正登基后首先开始铁腕反腐,而对亏空的清查像是一场政治飓风,几乎所有的官员都卷入其中,其手段之厉,尤其表现在追赔上,用雍正帝的话说,叫做“追到水尽山穷处,毕竟叫他子孙做个穷人。”

对于反腐,雍正有哪些具体做法?今天,思响哥带大家一探究竟。

一旦发现亏空,

必令亏空责任人赔补

雍正元年初,山东巡抚黄炳奉命向皇帝报告了调查山东仓谷案的情况。山东从康熙四十五年至康熙五十三年八年间,以存贮粮食为名,累计收银240多万两。

本来这些银子应该用来购买谷物存放,但实际上只有93万两被用来买粮食,剩下超过六成的银子被当时各级官员按股私分,其中尤以时任山东巡抚的蒋陈锡和登州知府李元龙分得最多。山东仓谷亏空一案,在康熙末年已风传各省乃至京城,雍正帝在登基之前就有耳闻,他在即位后立即升黄炳为巡抚,就是希望他能严查此事。黄炳也未负雍正帝所望,迅速将其中情节查明奏闻。

对此,雍正帝对主犯李元龙严惩。他说:李元龙“家私数百万,而仍贪酷不已”,罪不容诛。李元龙与前任巡抚李树德为同宗,“同通不规,扰害百姓。此等不肖种类,当一面拿问,一面参处。在此人身上追出数十万金以养尔山东百姓,不是好事么?丝毫看不得向日情面、众人请托,务必严加议处。追到水尽山穷处,毕竟叫他子孙做个穷人,方符朕意。”

因为雍正帝明白,官员贪污,多是为家庭子孙谋利。发此狠话,反映了雍正帝惩贪的坚决和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决心。

用贪赃得来的钱买官者

尤其不可饶恕

雍正元年五月,经湖广总督杨宗仁清查,湖广(湖南、湖北)两省的亏空情形十分严重,原任总督、巡抚、布政使、按察使等七位高官都被查出对亏空负有责任,但七人中只有湖北布政使张圣弼尚且在任。于是,杨宗仁提出由张圣弼及现任官员分赔完补亏空的方案。

雍正帝虽然将应该杀头的“总督、巡抚、布、按七人”暂且饶其不死。但认为,这一亏空案,不能把责任全部推到布政使张圣弼一人身上,且湖广亏空数额巨大,以张圣弼一人财力根本无法弥补,将来最多只能追到他家产尽绝。而且,总督、巡抚作为上司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雍正帝对此深恶痛绝,所以指示在处理赔补亏空时,要同时追究满丕等责任人的责任,让他们合力赔补,表示一追到底,说亏空者不赔,除非“他们不畏死”,直追到他们真正无力归还时,再由现任官员设法赔补。

显然,雍正帝认为这些贪官污吏罪无可赦,用贪赃得来的钱买官者尤其不可饶恕,处置绝不手软。

与以往不同的是,雍正朝增加了将亏空官员一律革职分赔。

即亏空官员本人审明革职、勒限追补;任所及原籍家产变价赔补;子孙也一并解任承担赔补。对于亏空数额较大的官员,在追赔中的处置尤其严厉,本人在革职后还要被监禁起来,家产一律查封。

例如,雍正元年九月,道员许大定因亏空银米甚多,雍正帝下令将其监禁在湖广,其亏空银米由湖广总督审明勒限追完,若不完,便将许大定正法。而许大定在山东道任内亦有缺欠银两,则交予山东巡抚查明,移咨湖广督抚追取,许大定原籍的家产则交与地方官看守。

雍正帝一向认为,贪官婪取之财都是“肥身家以长子孙”,所以他必欲穷追,追赔过程中的“严刑夹讯”当绝非个案,子弟中的为官者还要受到行政上的连带处罚,直追到那些贪官的子孙成为穷人。

成立了直属于皇帝的独立

审核机构“会考府”

雍正帝之所以实施严厉之手段,是因为亏空的事态十分严重,仅官方档案有记载的亏空数额就在千万两之上,未登记在案的亏空更是不知凡几。而查处的结果更是,自督抚到州县几乎无官不亏空,每一亏空的背后都有一条利益集团的关系链。

正由于清查的难度之大,雍正帝最初设想的三年为限的清查并未达到预期目标。于是,雍正帝又开始了第二个为期三年的清查。期间,一个有效的机制是在中央成立了直属于皇帝的独立审核机构“会考府”。同时,各省清查亏空的大员,全部调换上以“风力”著称的干练能臣。在这过程中,凡是清理亏空较有成效的直省大都属于追补亏空严厉的地方,且几乎所有的亏空在弥补上都采取了分赔与追变家产的措施。

最重要的还有,雍正帝在弥补亏空的过程中,实行了耗羡归公的财政制度改革,在补足财政亏空的同时,改变官员低俸状态,实施高薪养廉制度,在一定程度上为澄清吏治进行了制度性修补。经过七年多的严厉整顿,吏治与财政清理初见成效。

雍正帝整饬官风吏治在中国历史上可说是成功的一例,而他成功的保证,除了在于铁腕手段和穷追猛打之外,进行制度改革是重要的一项。康熙朝著名的清官陈瑸说:“贪官不在所取之多寡,取一钱即与取千百万金等。必一钱不取,方可谓之清廉。”

对贪腐不仅要惩治,而且要从根本上抵制。孔子有曰:“克己复礼”。“克己”需要像朱熹说的那样“修身”,“复礼”则要健全法制法规。也就是说,惩治贪腐要道德建设与法制建设二者并举。

欢迎加入人民论坛VIP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