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一走,往事涌心头

木落雁南渡,北风江上寒

耳畔,驼铃的声响

渐渐近了

有那么一群老兵

他们眺望着,守卫着

在冷风中用一颗温暖的心

咀嚼着迷彩的滋味

他们的故事

大约在冬季

今晚,让我们来聆听他们在冬季的故事。

老兵一走,往事涌心头

本文作者 | 杨邵翔

今晚主播 | 刘照田

音频采制 | 崔家堂

岭南的冬意渐浓,风带着一丝丝凉意的时候,一批战友即将面对他们军旅人生中一个至关重要的抉择。在我们或短暂或漫长的军旅生涯中,走出营门,脱下军装,就如向东的流水终将汇入大海一般,总会来临。但是当这种举动即将凝固成最后一次的时候,它本身便承载了太多重要的意义,太清晰的回忆,太难以割舍的情义。

吉林长春,中士阿亮挂掉视频后,裹了裹身上的军大衣,和出一团白雾,使劲搓了搓冻的通红的手,脑子里闪过的,全是刚才和班长老李畅谈的画面。

阿亮是最后一批冬季入伍的战士,8年前,正是老李手把手带他的走过最艰苦新训时光。他记得,那年岭南的冬天来得格外早,记得早上起床后在尚未落下月光时,一边奔跑一边咀嚼寒风的滋味,记得满是汗水,热气蒸腾的训练服脱下后转瞬变得冰凉的触感,更记得班长老李在每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与他畅谈的温暖。

作为冬季入伍的战士,寒冷与温暖的交织是他新兵日子里最难忘怀的回忆。

再过几天,班长老李就要走了,离开这个他守护十六年的地方。从新兵到士官、从冒泡小子成长为单位的中坚力量,在这段说长不长的军旅人生中,老李是班长、是师傅,更是挚友。阿亮小心的捧起一撮深绿的黑松针,将它放入了信封之中,“师傅,因为在外任务,今年我不能送您了,我记得8年前你教导我,军人就要不畏寒冬霜雪,如松坚韧挺拔……”。

信如鸿雁,由北向南。

冬季退伍的老兵,越来越少了。

酱红的汤汁,在火锅里不断翻滚着。张班长端起满满的一碗可乐,用力的搂住上士老沐的肩膀“老沐,十年了,我们从粤北到岭南,不容易啊”“张班长,你明年休假一定要来找我”十年之交的两个战友,在这个转折点奔向了不同的方向,老沐即将脱下军装投身地方建设,而张班长抉择在这个奋斗十六年的战场,继续拼搏。

“说不准,过几周通知我休长假呢”张班长夹起一块豆皮放在老沐碗中,虽然他在今年已连续考取了两个专业的技师资格,可究竟能不能顺利留队,他心里,没底。“无论走留听安排,走到哪,都是人民子弟兵”,“铛”的一声两人对视一笑,一碗豪情下肚,气吞万里如虎。

大约,在冬季。铁打的营盘里,老兵的旧军装渐渐洗的发白、干亮,但生生不息的血脉却在永远的滚烫奔腾。

主播 | 刘照田

刘照田,第七十四集团军某旅中士,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戏剧影视导演专业,配音全军大型活动十余次,热爱播音,希望用声音传递强军梦!

我们在《一陆有你》等你 ——

每天20:00,我们期待与你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