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洲百日,微博“嫡子”能走多远?

从8月29日上架,最初万众瞩目,到如今用户对其淡然处之,不过97天的时间。

头图 | IC Photo

绿洲掀起了多大水花?

Tech星球

文 | Tech星球 苏梓

雷声大,雨点小。

微博嫡子“绿洲”可谓含着金汤匙出身,问世之初就有微博的强大导流和名气加持,仅用两天就冲上 APP Store下载榜首。但命运多舛,这款被定义为“清爽”,主打图片、视频的社交产品,后续涉嫌“logo抄袭”事件,经历主动下架后,至今离爆款APP仍有距离。

从8月29日上架,最初万众瞩目,到如今用户对其淡然处之,不过97天的时间。这97天里,“绿洲”做了什么?行业发生了哪些变化?用户对“绿洲”的感受又是什么?

1个号5000元,500个粉丝900元

李坤倒卖自己的“绿洲”账号,赚了五千元。

这得益于他在微博上的例行搜索。副业是倒卖社交产品账号的李坤,每天都有在微博搜索“内测”二字的习惯。今年8月,他碰巧刷到了一条关于新浪内测新社交产品“绿洲”的微博。然后,通过这一线索,再度搜索后,他找到了绿洲的官方微博。

在官方微博的评论区,李坤通过链接进入了绿洲的QQ内测群。绿洲的工作人员在群里用“对标小红书,致敬ins”介绍此款产品。李坤的职业生涯里,曾错过小红书的账号红利,一听对标小红书,便想借机在“绿洲”上多注册储备一些账号。

他赌对了。一个东北大哥花了5000元购买了他手中昵称名为“QQ”的“绿洲”号。价格高于他的心理预期。

据他此前倒卖飞聊账号,“最贵也就5000元出手”的经验,他本以为绿洲账号最多卖到三千左右。“因为绿洲是社区,而飞聊是社交账号;其次,绿洲账号是文字昵称,不是数字。”李坤讲述他的预判理由。

但没想到,用户觉得“绿洲是微博出品,有微博的导流和明星入驻,后续肯定会火。”价格就炒起来了。

在倒号江湖里,1个月的时间是分水岭。这个时间,决定着一款社交产品账号是会一号难求还是无人问津。李坤有过不赚钱的经历,“多闪”内测时,他注册囤了十几个号,原本想观测半个月再出手,但在产品问世第三周,就全部滞销在手。

他庆幸还好绿洲账号出手早,“再晚半个月,估计都很难脱手,就别说现在了。”

在倒号圈子里,QQ上5个1的号卖出了200万,抖音5201314的账号卖到了20万,李坤也在各种社交产品上寻找着致富先机。但是,他淡然的说,“我是很希望绿洲后续能火起来的,目前看是有点难了。”

提及社交产品延伸出来的产业链,流量生意不得不提。

搜索某电商平台,目前还能看到小红书代写代发代运营的店铺。Tech星球在电商平台上询问了六家店铺客服,问他们能否代写代发代运营绿洲上的账号内容。其中有五家店铺均回复“不能做”,只有一家表示可以尝试运营,但没有十足把握,“你问之前,我们也没做过绿洲上的代发代写代运营。”

但关于绿洲上的粉丝数、点赞、转发、评论,这几家均表示“能够操作。”

尽管绿洲对标小红书,但从流量生意这端来看,后者的定价要低于前者。原因在于小红书问世的时间更久,体系更成熟,卖流量的商家大致摸清了其中的些许运营和流量窍门。

某电商平台上,一家名为“微创”的店铺,将小红书上500个粉丝定价为300元,100个赞定价为50元,20条评论则收40元。而“绿洲”的同类型服务,定价均是小红书流量价格的两倍。“现在好多人还没下载绿洲,我们做起来更费力一点。”店铺客服人员告诉Tech星球。

会将绿洲作为继小红书以后的新商机吗?店铺客服人员叹了口气,回答道:“原本绿洲刚出来的时候,我们还觉得以后又能接不少活儿啦。但后续,来问绿洲价格的人特别少,下单的就更少啦。”

不难看出,自带光环出生的绿洲,问世之初可谓是赚足了眼球。但从目前产业前后两端的反响来看,颇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的意味。

咬住中小V

“新浪内部,我觉得‘绿洲’的位置,仅次于‘微博’吧。”微博内部员工汪丹说。

身为微博员工的他,今年9月,被派到成都,支援“绿洲”,帮助对方解决大量用户涌入后,卡顿和不流畅的技术问题。这项工作的分配,被他视为“绿洲”地位“非常重要”的信号。

据了解,新浪在成都的技术团队,有二十多人,团队一直有内部赛马机制,陆续孵化出不少产品。比如,微博电影、微博头条。切入某一垂直领域,把微博的某一功能单拎出来独立做,是微博一直都在探索的。“只不过,绿洲数据比较好,所以被推出来了。倒不是说因为要对标哪款产品,去特意设计的这款产品。”汪丹解释。

微博为“绿洲”导流,倾尽全力。先是明星入驻、其次微博上的各大KOL也紧随其后。如此做法,和微博的现状息息相关。如今,微博进入第十个年头,内有营收增速遭遇瓶颈,净利润持续下滑的压力;外有抖音、快手等短视频产品争夺用户时长的竞争。微博需要一款新产品讲好下个十年的故事。

微博这十年,建立了强烈的媒体属性,明星和头部KOL的活跃,让其有了质感内容。但硬币的反面是,也因此失去了下沉市场。

2014年,微博就把“下沉”视为未来的三大发展战略之一。近年,更是动作不少,但是收效甚微。与国内手机厂商合作,在手机中预装微博移动客户端。这样的做法的确能够做到短期内的用户增长,但是治标不治本,很难留住用户,更不用说所谓的用户粘性了。于是,下沉的使命如今落在了把生活方式单独拿出来垂直深耕的“绿洲”。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确有其事,“‘绿洲’有意布局下沉市场,跟二三线的MCN机构和工会签约,让他们旗下的网红,入驻‘绿洲’。”

对此,Tech星球向北京和广州的几家MCN机构求证,其中以大V张沫凡和深夜发媸徐老师为首的红人,纷纷表示已被微博邀请入驻了“绿洲”,但他们“绿洲”号上的内容多半是平移了微博、小红书的内容,并未有独家为“绿洲”平台量身打造的内容。而广州的一家MCN机构则表示:“‘绿洲’尚未过多关注。”

因此,就算咬住“中小V”不放,要想把下沉做好,“绿洲”的首要任务,还是要让普通用户和中腰部KOL,有在“绿洲”上为其独家制作内容的动力,仅有明星发图片显然是不够的。优质社区需要更多的UGC内容。

微博扶持的巨大流量之于“绿洲”绝不是长生丹,能将流量为自所用,才是长久之计。

腾讯推「有记」,小红书寻「李佳琦」

腾讯有意入局,小红书加速奔跑。

绿洲所面临的行业环境并不和风细雨。

为了攻占细分市场,巨头腾讯接二连三推出了“轻聊”、“猫呼”、“有记”。其中,“有记”属于开放式社交平台,产品形态绿洲颇为相似。用户同样可以记录自己的生活、浏览朋友的日常小事,还可以给自己的动态贴上特定话题,在话题广场参与讨论。

据了解,现在“有记”仅在苹果App Store 上架,且似乎还仅在中国区上架,用户下载登录后需要输入邀请码才能使用。在App Store 的评论中可以看到,开发者表示现在应用还处于“定向邀请注册的阶段”。未来,“有记”会不会成为“绿洲”的竞对不得而知,但社交基因浓厚的腾讯,对社区这块肥肉,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被外界冠以“ins+小红书”结合体的“绿洲”,上线时间颇为巧妙。恰逢同类型产品小红书下架整改。这一巧合,让外界纷纷觉得,“绿洲”或许会分走小红书的部分用户。可最后绿洲却因为logo涉嫌抄袭事件,也有了下架经历。

陆续恢复上架的两者,开始各自在赛道上飞奔。“绿洲”靠着微博输血,大量明星入驻,赚了一波关注。“小红书”则在近期宣布要做直播电商,加速其商业化进程。

硝烟为流量而起,孰输孰赢,用户说了算。

绿洲的口碑当前两极化。好的觉得此款产品“清爽”十足,界面清新,图片极具质感,很是文艺。用户王鹏就表示,“很爱在绿洲上发图片。”作为在校大学生,他提到周围玩绿洲的同学不少。

相比于22岁的王鹏,35岁的用户胡雷则吐槽:“我完全不知道绿洲要干嘛。”在他看来,打电话语音会使用微信、买东西前会看看小红书、下单用某电商平台、娱乐就刷抖音快手,“绿洲能干嘛?”目前他还没找到答案,下载后体验过一次,就再未打开。

用户胡梅在绿洲上是活跃用户了。在绿洲开放内测当天,她便和朋友建了个群,大家互相告知对方的账号昵称,打算互关。抢占这款新社交产品上的第一波流量红利,是她和伙伴的目的。但除了第一条内容是她为“绿洲”平台量身打造外,其他内容都是在发微博、小红书的时候,同步到绿洲的。

“我在绿洲上涨粉还挺快的,比小红书快。”胡梅对绿洲这个新平台的流量红利颇为满意,“可就是没什么特意经营这个号的动力。”胡梅悻悻然地说。

在社交赛道上,撇开巨头不说,仅是内容框架大概相同,且对手已经耕耘多年的小红书,“绿洲”想要跑出好成绩还任重道远。

未来,“绿洲”能否承前启后,讲好微博下个十年的故事,有待探索。

注: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汪丹、王鹏、胡雷、胡梅、李坤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