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人生歧途:22岁起以色谋财负7命,多地流窜被称“女神”

逃亡23年后,涉及三地、7条人命的劳荣枝在厦门落网。

11月28日,劳荣枝在厦门一家商场的某品牌手表专柜帮朋友照看生意。被警方抓获时,她身穿卡其色外套,染成浅棕色的头发低扎着,与她被印在“在逃人员详细信息”上的黑色卷发形象相比,相差较大。

23年来,劳荣枝隐姓埋名在多个城市里逃窜,在酒吧、KTV等场所打短工、零工为生。2016年12月,身着抹胸短裙的劳荣枝,还曾登上厦门一家音乐酒吧的圣诞节宣传海报。

如今,距离她的同伙法子英被执行枪决已过去20年。法子英曾对其辩护人北京中银(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俞晞所言,当初劳荣枝因为“特别佩服我这样敢打打杀杀的人”,放弃稳定的教师工作,离开生长了20年的家乡九江市。自1996年起,劳荣枝曾跟随法子英先后在南昌、温州、合肥等地犯下命案。

出走:20岁时辞职离家,追随“敢打打杀杀的人”

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法子英作出的死刑判决书显示,1964年10月,法子英出生在江西省九江市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只受过初中教育。1981年,尚未成年的法子英因抢劫、故意伤害被判有期徒刑8年。

法子英出生10年后,劳荣枝也在九江呱呱坠地。1989年,劳荣枝考入了九江师范学校就读幼师专业,毕业后进入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做小学教师。

法子英的辩护律师俞晞表示,法子英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提前出狱了。据法子英对俞晞所称,1994年,在一场朋友的婚礼上,他和劳荣枝相识了。婚礼聚会结束后,法子英骑着自己的摩托车送劳荣枝回家,从此开始追求劳荣枝,两人很快就在一起了。

当时年仅19岁的劳荣枝为什么会被29岁的法子英吸引住?“可能是小女孩的英雄情结,她当时就特别佩服我这样敢打打杀杀的人,把我当成英雄,所以愿意追随我。”法子英曾以一种得意的语气对他的辩护律师俞晞说道。

两人相识的第二年,法子英因抢劫伤人逃离九江市,20岁的劳荣枝选择放弃家庭和稳定的教师工作,跟随法子英踏上了亡命之路。

堕落:用假名在歌舞厅坐台,合伙“仙人跳”谋财害命

法子英死刑判决书显示,1996年5月,法子英与劳荣枝的足迹出现在南昌市。

在南昌某歌舞厅坐台的劳荣枝使用了一个假名“陈佳”。当年7月底,“陈佳”将物色好的绑架对象熊某带到了她和法子英居住的出租屋里,法子英从熊某身上抢走首饰、手表等物品,然后用铁丝和绳子勒住熊某脖子,熊某窒息而死。随后,法子英和劳荣枝来到熊家,将熊某的妻子及其3岁女儿残忍杀害。

当南昌警方来到出租屋后,劳荣枝和法子英早已不知所踪。

1997年10月,劳荣枝和法子英在温州暴力入室抢劫后,为灭口又杀害了两人。

不久后,“陈佳”变为“沈凌秋”。1999年6月,法子英和“沈凌秋”流窜至安徽省合肥市。

当年7月1日,两人租下了双岗虹桥小学恢复楼里的一间房屋。在出租屋里,两人为“新家”添上了一件特殊的家具——钢筋笼。据法子英死刑判决书披露,法子英在白水坝附近的一电焊门市部,以“关狗”为名定制了一个钢筋笼,日后这个铁笼子成了另一被害人殷某的死亡之笼。

准备好绑架杀人的工具后,劳荣枝故技重施,在合肥某歌舞厅坐台,物色到了绑架对象殷某。

当年7月22日,劳荣枝打电话约殷某到出租房见面。然而殷某一进门,迎接他的不是劳荣枝的热情,而是冷冰冰的刀。法子英将刀抵在了殷某的脖子,劳荣枝则用铁丝将其双手捆住,并将他塞进铁笼子里。

为了使殷某相信其是绑匪并且逼迫殷某尽快交出财物,法子英谎称自己家里需要装修,将小木匠陆某骗到出租房当场杀害。

“去了进门一看被关在铁笼里的殷某,陆某吓得扭头就跑,法子英就拽住他的头发,拽回来后就捅了他几刀。之后,陆某又往阳台上跑,法子英又在他背后砍了十几刀。”陆某家属的代理律师刘静洁向南都记者回忆案情。随后,劳荣枝配合法子英将小木匠的尸首放入他当天购买的一台旧冰柜存放。

刘静洁向南都记者介绍,陆某平时在家乡种田,因有一门木匠手艺,当年为了给孩子存学费才独自外出务工做木匠。

据法子英死刑判决书披露,在法子英的恐吓下,殷某按法子英的意思写了多张字条给其妻刘某,要刘某交钱赎人。但法子英还是用老虎钳拧紧环绕在殷某脖子上的铁丝将其勒死。之后,刘某以筹钱为由让法子英和劳荣枝在家中等待,随后向警方报案。

落单:法子英坚称劳荣枝未杀人,听说她逃走后笑了

1999年7月,合肥警方抓捕包围法子英,法子英在出租屋里持枪负隅顽抗,但最终被警方击断右腿后擒获。

当年7月27日,合肥警方在双岗发现了失踪五天的人质殷某,但劳荣枝已不知去向。《警探》杂志1999年第9期曾披露一个细节,房主向合肥警方描述,与法子英同来的是一位“装扮入时的年轻女子”,二人自称是夫妻,浙江人。

而据法子英的辩护律师俞晞所说,彼时法子英已在老家江西和另外一名女子成家,并育有一个女儿。

1999年11月,法子英杀人案开庭审理。担任法子英辩护人的律师俞晞向南都记者回忆,开庭前,他曾与法子英会见过四五次,“每次回来,我都感觉到一股阴森森的鬼气,好像不是在和一个人在交流”。

“他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个子不高,比较瘦弱,看起来完全不像那么凶惨的人。”俞晞见到法子英的时候,法子英的右腿被装上了钢架,不能行走。

俞晞表示,当警方询问劳荣枝的去向时,法子英一开始甚至不承认劳荣枝的存在。在证据面前,法子英仍然坚称劳荣枝并未杀人。

俞晞向南都记者表示,法子英很关心“女友劳荣枝”的情况,但从来没有提过自己的家里人。在得知劳荣枝仍未落网的消息后,俞晞认为法子英“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死刑复核前,法子英主动要求和俞晞见面,“人快死了,心里憋着很多话想说出来”。那天,法子英再次回忆了和劳荣枝见面的过程。

据法子英当年供述,1996年和劳荣枝在南昌杀害了一家三口,之后又在温州杀死两人,加上在合肥杀害的殷某和陆某,一共杀害了7名受害者。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执行枪决。

逃亡:曾在酒吧里打工谋生,人称“女神雪梨”

彼时,法子英死前一直惦念的劳荣枝在哪里?

据厦门警方披露,法子英被抓捕后,独自逃亡的劳荣枝先后在多个城市流窜,在酒吧、KTV等场所打零工、短工为生。

2016年12月,圣诞节即将来临。在厦门某音乐酒吧的圣诞节宣传海报上,劳荣枝身着红白配色的抹胸短裙,头戴圣诞帽,低头微笑着。在那家酒吧,她的新名字是Sherry(雪梨)。酒吧制作的一张平安夜活动邀请函上,她的个人照被放在中间,一旁写着:“女神雪梨”。

该酒吧负责人向南都记者透露,劳荣枝确实与酒吧的部分工作人员在酒吧里同期共事过,但大家对她了解不深。

“女神雪梨”在该酒吧的工作并不长久,随后她又辗转更换了多个职业。直至2019年11月28日,劳荣枝在厦门某商场的手表专柜帮朋友照看生意时,被厦门警方抓获。

现场视频显示,落网时,劳荣枝没有作出逃跑、挣扎的举动,而是默默地跟着警方离开了。

不过到案后,劳荣枝拒绝承认真实身份,自称是南京籍“洪某娇”。经DNA对比鉴定,厦门警方确认她就是命案逃犯劳荣枝。

“他们(受害者家属)都恨她恨得要命,希望劳荣枝快点被抓到。”刘静洁告诉南都记者,每年小木匠陆某的妻子都会询问劳荣枝有没有被抓到。

劳荣枝落网前,刘静洁曾怀疑劳荣枝是否已整容,或是换了一个身份生活。得知劳荣枝是在厦门一家商场被抓获时,刘静洁感慨,没想到她还敢在城市里抛头露面。

法子英最后一次与俞晞会面时,曾交代了其他的案件线索。俞晞表示,会面的笔录提交法院后,因为证据链不完整,且仅有法子英一人供述等原因,最终法院未对法子英交代的其他案件予以认定,“劳荣枝落网后,或许有更多的案件得以告破”。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封聪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