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讲述涅槃心路:本来准备好退役了 从没想求朋友帮忙

卡梅隆-安东尼一度无人为津,但如今的他,重新获得了周最佳球员的荣誉,近日接受ESPN记者瑞秋-尼克尔斯(RACHEL NICHOLS)采访的时候,安东尼讲述了他重返联盟的心路历程。

一年之后 重返联盟

瑞秋-尼克尔斯:这几个星期真的是疯狂,你离开了NBA,然后又回来了,你有一个晚上,三分线外8投0中,但是接下来一场比赛,你拿到了25分,命中率达到了50%。芝加哥的球迷为你欢呼,高呼你的名字,“我们爱甜瓜,我们爱甜瓜”。这几个星期过得怎么样?

卡梅隆-安东尼:已经,已经过了几个星期了么?

尼克尔斯:是的,等到节目播出的时候,已经整整两个星期了。

安东尼:好吧,好吧,我停滞了,我在时间中有些迷失。

尼克尔斯:我知道。

安东尼:不过还是非常棒,你知道的,刚开始的时候,你有很多情绪方面的东西需要处理,那个时候你离开比赛已经有一年了,然后你被召唤,就像是,你需要在精神和情感上转换到过去的模式,我觉得,很多人都不会理解这种转换。

就像是你需要做一些什么,才能让你的精神回到原来那种篮球模式,你知道,我远离比赛的时间有点长了,所以,我需要很快就回到原来的那种模式,那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

尼克尔斯:你今年35岁了,这是你一年来首次进入到球场中,你是否会担心上场之后一团糟,有些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安东尼:我一点也不担心,我之前一直在为那个时刻做准备。不管是在身体方面,还是精神方面,过去的一年中,我都是那样。我一直都非常专注,努力训练,那更像是一种自我激励。

我的意思是,因为那很难,每天早上醒来后,你知道该去期待一些什么,不知道该去做一些什么。就像是想要放弃希望,放弃信念,放弃信仰,就像是想要忘记所有和篮球有关的事情,所以我需要保持坚强,坚持下去。

尼克尔斯:我们看了你很多的训练视频,我们知道你一直都在保持体型,那个时候,你看了多少的比赛视频?有多少比赛中是有你自己的?

安东尼:没有,没有(大笑),老实来说,我真的没有看。

尼克尔斯:那是不是太难了?这是我好奇的。

安东尼:那很难,我不能看比赛,看到比赛中有我的身影。对我来说,看到那些非常的困难。尤其是之后有一段时间,那就像是坐过山车一般,有球队说他们想要我,然后不是,然后又是这样,就是这样来来回回,所以我试图摆脱那些。

尼克尔斯:你会用哪些方式应对这一切?

安东尼:肯定是耐心,如何在风暴中心保持自我激励。你知道,即便我没有出现在比赛中,即便我没有出现在联盟或者是哪一支球队中,我仍然能够感受到。对的,我仍然可以感受到人们在说一些什么。我仍然可以听到每个人的意见,那就像是,我不想处理那样的问题,我想摆脱这一切,净化自己。

尼克尔斯:我听说那个时候你开始散步了。

安东尼:我是那样做过,我总是会散步,不过,我散步就是为了让我的头脑清醒一点,稍微呼吸一下,放松一下,停留在属于我的时刻和地方,你知道,我不能被任何人打败。

尼克尔斯:现在你还会散步么,即便你已经回到了NBA中。

安东尼:是的,我不会改变那个,我不会改变。我的意思是,那对我就像是一种自律。

尼克尔斯:所以在这些城市,比如说密尔沃基、芝加哥,人们也能够看到你在附近撒布,整理思绪么?

安东尼:有时候。是的,大部分时间是这样。

尼克尔斯:你什么时候会在外面?

安东尼:通常而言是晚上(大笑),通常是晚上,你知道,我就是感觉放空,我的感觉就像是,我不需要担心太多。而且,我也不会担心会发生什么,或者是类似这样的事情。我是一个会受到尊敬的人,我尊重别人,别人也尊重我,你知道,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尼克尔斯:我觉得这非常酷,你出现在这些有NBA球队的城市中,而且那里还有一个“甜瓜”在散步。

安东尼:如果他们看到了,我确定,他会会说,‘那不会是他,那不会,哦,那是他。’当他们认出我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

离开家人 踏上征程

尼克尔斯:你离开了,你离开了。你的妻子拉拉给了你非常大的支持,当你的球队在芝加哥的时候,有一个非常棒的时刻,她出现在球馆中,她和你的儿子视频聊天,然后她将摄像头切换过去,你可以和你的儿子互相看到对方,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安东尼:那是一个特别的时刻,我觉得人们将那种时刻视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你知道的,在体育领域,你应该是全神贯注,完全投入的。说到那些时刻,你知道,那一周我离开了我的家人,离开了我的儿子,我知道那有多难,没有打比赛的那一年,我每天都和他们在一起。

那是我过去15、16年都在想念的东西,因为NBA的生活,你真的没有太多那样的时刻,所以,当时我就利用好那段时间。我不知道她会来看那场比赛,她在芝加哥拍电影。然后我的安保人员和我说,“看,哈哈,你的儿子在那里,”所以,那会是一个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时刻。

尼克尔斯:是的,那是肯定的,你的儿子才12岁。你刚加盟开拓者的时候,他就和你一起飞过去了,我知道他是你的头号粉丝,你能回到球场他肯定非常高兴,但是在家和一起待了一年之后离开,你肯定会有一些复杂的情绪。

安东尼:这是肯定的,那是篮球之外所有的一切。当一切都云消雾散,他知道,我的父亲要走了,我的父亲不在这里了,所以你必须处理好这些情绪,你需要试着去平衡这些。但是,你知道这沟通起来很难的,你得让他明白现在的情况,你需要让他感觉,他是这其中的一部分。你现在是和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打交道,这要靠你自己,这里面包含着很多的东西。

被人误解 曾打算告别联盟

尼克尔斯:是的,你刚加盟开拓者的时候,球队正处于一次客场之旅,这很非常,事实上,你打第一场比赛的时候,球队甚至没有过训练,甚至没有投篮训练,然后你就走进了球场。

安东尼:是的,我当时没有训练(笑声)。

尼克尔斯:然后你就出现在了球场上,和那些你之前从来没有一起打过球,没有一起训练过的球员在一起,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另外,顺便说一句,当时整个世界都在关注着你,准备评论你的回归。

安东尼:事实上,当时我为那个时刻做好了准备,你知道,我为那个时刻准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所以,面对困难我不会退缩。情感上、精神上还有身体上,我都为那一刻做好了准备。

你知道,刚下飞机,加盟一支新的球队,之前很久没打比赛,这很难的。我依靠着自己的篮球本能、我的智商,还有技术水平渡过难关,然后是日复一日的努力。全世界都在看着,所以我需要全身心的投入,我不能去想其他的事情,在那个时刻,你就是再次回到球场去打篮球。

尼克尔斯:作为队友,利拉德和麦科勒姆都称赞过你,利拉德特别谈到,你和他私下交谈的时候说过,过去几个赛季,你没有责怪过任何人,你承担了你的责任。

安东尼:当然。

尼克尔斯:为什么你觉得那非常重要。

安东尼:事情就是这样,我不能责怪前一支球队,我不能责怪雷霆队。这是我必须能够明白的,说到底这一切都是生意,一旦你明白了这一点,其他所有事情都可以随风而逝。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时刻,我会想为什么会发生。质疑我自己,质疑为什么。过了一会,我就想我现在就要放下这些,我要继续走下去,我不仅仅是一个篮球运动员,那对我来说很重要。

尼克尔斯:有没有什么事情是你现在回想起来会说,“如果能重来,我会做的不一样,我现在知道该如何做的不一样?”

安东尼:不,不,我不觉得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是这样的。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如果要求我去做,我就会按照要求去做。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所以我不能说,‘我本可以做的更好。’不,我的意思是,我享受了一段美好的时光,雷霆就是没有产生效果,而上一支球队,我就在那里打了一个多月,10场比赛。那个时候的情况已经是在计划之外了,当你对于这些有了更多理解的时候,对我来说就很难继续问为什么了。事情就是那样发生了,那就是篮球,那就是生意。

尼克尔斯:之前,你听过一些关于自己的什么事情?你听到最让你伤心的事情是什么?

安东尼:自私,不合格的队友,不合格的更衣室球员。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对吧,人们对于我负面的一些东西,我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和我做过队友的球员,没有一个会说我的坏话,我没有面对面的和哪个教练说,有什么问题?

尼克尔斯:所以,你归来需要一个合适的环境,而现在这些正发生在你的身边。

安东尼:是的,我的意思是,我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合适的环境没有出现,我准备好了离开比赛。

尼克尔斯:真的么?

安东尼:是这样的,我这么说是因为我知道自己能够做什么。就像是波特兰这样,我可以加入,上场打球,有这样一群真正需要我的家伙,还有一个需要我的球队。没有比自己被需要更好的感觉了,我觉得,这也是让我保持动力,保持理解的原因,现在的情况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情况。

尼克尔斯:你之前真的准备好离开了?

安东尼:之前我准备好离开了,那很难,我已经为比赛付出了15、16年,我准备好了放弃,是因为我知道,当时从篮球的角度讲,那个故事已经在那里了。所以我一直都在打一场艰难的战斗,如果我没有处于正确的境遇下。

拒绝退役 重新踏上征程

尼克尔斯:开拓者队给你打了电话,这对你来说,不管是球队的构成,球队的更衣室还有球迷,这对你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好的情况。他们遭遇了一些伤病,所以你可以直接进入首发阵容,如果有一天伤员回归,或者球队的人员构成发生了变化,他们希望你扮演一个替补的角色,就像是韦德在迈阿密生涯末年时候那样。

安东尼:对此我很开放,我从一开始就告诉了他们。我开始就告诉他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对我坦诚,告诉我你需要我去做什么,你怎么看待这样一件事情,你怎么看我会成为这支球队的一员。没有什么是我不能接受的,除非你告诉我,“你不能上场,你没有出场时间。”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我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对我坦诚一点就行。

我想我已经赢得了这些,让我们开诚布公,这就是我们看到你为球队做的,我们看到的时间是这样的,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有时候,我不得不说,是的,我喜欢这样,或者是,是的,我不想让自己再陷入那样的情况之中。

尼克尔斯:但是在这里,你们谈论的每一件事情,你们都处理的很好。

安东尼:是的,我们从一开始就谈论的是一切,我们都很清楚,在我进入球队之前,在最初的那个电话里面,已经全部说清楚了。

尼克尔斯:好的,你有朋友,你有一些非常亲密的朋友,现在他们每个人都处在生涯的不同阶段,对吧?

安东尼:是这样。

尼克尔斯:勒布朗-詹姆斯仍然在洛杉矶追逐总冠军,韦德已经退役,还有克里斯-保罗。我知道有人建议你,“你回来了,这可以成为你的退役巡演,听起来,你并不是这样看待这件事情的。”

安东尼:不,我没有从我的队友同事那里听到过这些,我好像是从媒体那里听到的,媒体想要那样写,“哦,他应该退役。”(大笑)为什么想让我退役呢?

尼克尔斯:你刚回来。

安东尼:我感觉很好,他们好像觉得我应该离开,为什么?就因为我35岁了?书上说,你应该在这个时候退休?

尼克尔斯:你刚刚休息了一年。

安东尼:我只是缺席了一年,我没有让休息,我有一年的时间让我的身体恢复,最重要的部分是我让我的思维也得到休息。我现在头脑清醒,我觉得,人们不知道这有多么强大,当你能够正确的去思考问题,其他的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尼克尔斯:接下来你们会和勒布朗还有湖人队打比赛,离开NBA之后,詹姆斯曾经公开表示,想要和你一起打球,但这取决于湖人的管理层,那些谈话有结果么?

安东尼:我的意思是我们之间聊过,我不是那种人,我不是那种,我需要这个,你可以那样去做么?我不是那种人,我永远也不会那样去做。

尼克尔斯:你的意思是,你永远不会打电话给詹姆斯,然后告诉他,“嘿,我能去你们队么?”

安东尼:我从来没有打这样的电话说,“我需要你为我做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这样去做的。我不会让他处于那种境地中,我不会让一个朋友,一个兄弟处于那种境遇中。我知道他会帮我的,但我将别人放在那种情况下,我不会感到舒服,不管你是不是我的朋友。

尼克尔斯:现在你们要对抗,要出现在全国直播中,你知道那会是一个非常狂野的环境。

安东尼:一直都是这样,那是非常有趣的比赛,对吧?我们已经认识有17年了,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对抗。17年后,我们还在对抗,做我们热爱的事情。

尼克尔斯:所以这个赛季的目标是,回到联盟回到NBA球队中,然后融入球队,你已经做到了这些,所以剩下的目标是什么呢?

安东尼:日复一日,说实话,这很难。就像是,我想要做这些,我们要去做那些,对我来说,我要日复一日逼迫自己保持动力,促使自己前进,努力训练,和球队的这些家伙一起工作。和利拉德、麦科勒姆还有教练,我们要去赢下很多的比赛。

尼克尔斯:每一天都努力打球,做好你的部分。

安东尼:是这样的,每天努力训练,做好你的工作,保持职业,准备好接受眼前的一切。

尼克尔斯:在NBA的不同城市漫步沉思。

安东尼:带着沉思散步,在属于我的地方,然后我们从那里出发。

尼克尔斯:我喜欢那个,所以每个人都会找卡梅隆-安东尼。(大笑)

安东尼:不,不要找我。(大笑)

尼克尔斯:在一个NBA城市,在你的附近,现在每个人都会在找你。

安东尼:不,但这很好,这都是爱。

(格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