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技类综艺之外,只有作品才是王道

现实生活就是这样公平且残酷,这也正是生活的常态。再好的演员也有吃亏的时候,再糟糕的演员也有碰上合适的角色突然开窍的瞬间。

作者 |落木君,纽约大学

上一次刚夸完《演员请就位》,呈现出了电影中什么是演技,新一期的节目就又回到了舞台情景剧演小品的模式,实在是令人有点无语。

具体来说,新一期的节目赛制改成了导演联盟对战环节,李少红和陈凯歌一队,赵薇和郭敬明一队,四位导演各选演员,现场排练作品,在相似布景的舞台上现场两两pk,获胜作品导演有100分依次分配给自己组的演员,输了导演有50分,最后再由影评人和观众给演员打分排名。

emmm,首先这个打分机制,让我想起了被双十一花式算价格的恐惧……每队演员数量不一样,分配的总分却是一样的,这样合理吗?anyway落木君数学不太好,也算不清,先不说这种打分是不是合理了,先吐槽下现场排练小品的比赛方式。

为什么我不提倡用这种排小品的方式比演技?

因为这种表演方式,无论是对于话剧表演,还是对于电影电视,都不符合基本的创作规律。

打个比方,这种比赛方式,对于演员来说,基本上等于让作家比赛临场写作文。对于导演来说,基本上等于让擅长不同画风的画家同时比画速写。

在正常的戏剧表演中,演员和导演都是要经过很长的时间排练磨合,打磨剧作,沉浸到人物和故事中,才能把作品呈现给观众,并且除了演员外,舞台的布景设计,舞美灯光服装道具都要精心设计,最终观众看到的,是一个整体的艺术效果,这种感觉不是光靠演员能达到的。

在电影和剧集中更是如此,演技只是视听语言的一个重要要素,是导演为作品设计的一个方面,导演对声音、画面的整体把控,都会影响观众对演员“演技是否炸裂”产生极大的影响。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大名鼎鼎的库勒肖夫效应,就能让一个面瘫演技的特写镜头通过分别和一盆汤、一口安放死者的棺材、一个小女孩的镜头并列剪辑在一起,让观众在观看过程中认为演员演技炸裂,分别表现出了饥饿,悲伤及愉悦的感情。

更重要的是,很多大家以为是老戏骨,神演技的名场面,你以为是一次就成功吗?很多都是导演一遍又一遍磨出来的。

举个例子,以反复拍摄“折磨”演员而著名的大卫芬奇,拍摄《社交网络》的时候,平均每个镜头能拍25次,仅电影开头的对话就拍了99次。当有人问他为什么要重拍那么多次,追求完美主义的导演直接爆粗:我们费那么多劲,费那么多钱,难道只要一个差不多的镜头吗?我tm要完美!

而演技综艺仓促排小品的方式,等于把导演能控制的因素降低到极致,没时间反复调整演员状态,没时间反复打磨剧本,没时间重来,没办法对服化道效提要求,掌握不了综艺的分镜呈现,所以可以看出这一集的四个作品,总体品质上都不如前几期。

而对于演员来说,这样的比拼也很难分出高下。

首先,演员的表演方法不同,进入状态的方式不同。体验派的演员需要花时间进入角色,把自己的形象和体态和角色融合,如果现场让巩俐演秋菊,她肯定也没法演出效果来。

而对于偏方法派的演员,虽然可能快速进入角色,但短时间内的表演又极可能造成演员按照自己习惯的套路演,而偏表现派的演员,可能会占点便宜,但草草排练就开始表演,显然效果也很难令人满意。

其次,舞台表演和影视表演有天然的区别。简单化地说,舞台表演放的效果比收的效果好,影视表演则是收的效果比放的效果好。所以舞台表演对牛骏峰、杨迪、金靖、周奇等外向型选手要友好很多,而阿娇、薇薇、明道等相对内向型的选手就吃亏很多。

所以,纵观新一期的比赛,演员和导演的长处和短板都变得很明显。

首先是陈凯歌和赵薇的比赛。

拿掉视听语言对陈凯歌是极大的降维打击,因为陈导最擅长的是抒情和诗意,而不是叙事。同时编剧也是他极大的短板,陈导亲自上阵编写的故事《我想有个家》在故事层面就无法说服观众,没买卖过房子的陈导对这种接地气的生活细节也显得极其脱节,所以作品在故事层面就有点儿塌了。

但是调教演员和人物塑造是陈凯歌的长项,他在指导过程中就很清晰地把人物关系和人物性格给分析得清清楚楚,甚至在重点情节处,直接示范表演,而且很聪明地在群戏中突出演员的主要特征,比如妈宝男、软饭男、妈妈式女友、理想主义中介,这种“贴标签”的执导方式,让整个作品在剧本垮塌的情况下,演员的角色仍然立住了。

演员出身的赵薇导演,偏爱喜剧类型的作品,这次她的发挥相对稳定,剧作上虽然也有瑕疵,但有《来电狂响》的原作支撑,剧情bug也可以接受。

赵薇的长处是在细节处很能动心思,比如宋芸桦的反转,王森的细小反应,都很出彩,尤其是宋芸桦的表演突破,导演功不可没。

但也许是演员出身制约了她的整体感,整体而言,几条人物线各演各的,没有产生特别大的化学反应,有种散黄了的感觉。

个人感觉,本轮pk,从剧本和整体完成度上,赵薇是更优秀的,但从演员的调教和演员演技上,陈凯歌还是略胜一筹。

再看李少红和郭敬明的pk。

不吹不黑地说,郭敬明是一个优缺点都极其明显的导演,优点是他对郭式唯美的执着,对亲情友情爱情都有着强烈个人风格的唯美表现;同时,他也会有意识地用戏剧冲突调动观众情绪,但同样,去掉了对视听语言的掌控,郭导的唯美慢镜头也发挥不出来了。

另一个缺点则是,他对戏剧冲突的理解过于表面了,而且反转都太过突兀,所以在《小时代》里,我们会反复看见几个塑料姐妹花撕逼后又迅速和好,而这次的《我的兄弟姐妹》里,我们也不幸看到了几个兄弟姐妹多年后第一次相聚,就开始多场撕逼后迅速和好,整个过程过于突兀,用郭敬明自己的话说,“逻辑无法自洽”。

这种过于快速的反转让作品从剧作层面讲,人物都立不住,所以整体作品的遗憾也是无法避免的。好在,强烈的戏剧张力,还是让外向型的牛骏峰和金靖得到了不错的演技展示。

这期节目看下来,感觉李少红组的作品《开心家族》是四组作品中,相对整体效果较好的一个。

首先是导演充分利用了舞台的假定性,完成了影视化向舞台化的改编。从她对《开心家族》的改编就可以意识到,导演对两种媒介的不同有充分的意识,并且有意地利用了舞台的假定性优势来体现演员的演技。

比如,把鬼附身这个点,改成了演员手一搭肩膀就附身,两人同时进行模仿表演,另外,炒菜、约会、看演唱会等电影中需要转场的情节,也通过无实物表演、换装转换布景等剧场化的创意方式表现出来。

女朋友看不见鬼的情节,也充分运用了舞台的假定性,演员都在舞台上,没有任何特效,仅凭眼神和动作就表现出来。

如果说剧场的模式对于陈凯歌、郭敬明都属于降维打击,而李少红在创作阶段就把剧场的表演挑战转换为了优势。

其次,《开心家族》在剧情简单明了的同时,给每个角色都设定了一定的挑战和出彩点,平心而论,除了周奇确实是绝对主角外,(这个是机遇也是挑战,一人分饰多角,失败的可能性也极大),所有其他演员的戏份和挑战都是平均的。

于小彤、明道、阿娇要演出个性鲜明的鬼,爱耍帅的哥哥,酗酒的老爸,爱哭但温柔的妈妈,而朱颜曼滋要饰演的女朋友则要演出看不见鬼的惊诧和后期理解男主后的感动。

第三是在情节的设计中,导演给了角色之间足够的交集,使得角色在对手戏中产生互动和化学反应,而不是各演各的。除了周奇与家人互动分别有展示双方演技的高光时刻外,几个家人之间的反应也可以展现演技,尤其是舞台上鬼和人的设置,其实更是给演员带来了很大的发挥空间。

在这种情况下,李少红的《开心家族》演员的表现也是相对来说最不错的,周奇可以说很好地在完成分饰多角的挑战的同时,也演出了自身角色的性格,唯一不足的地方是,在最后温情结尾时,情绪没有得到很好的转换。而这种瑕疵,其实是在正常拍摄中可以用多次找状态去遮丑的,再牛的演员也很难每一遍都演得超级完美。

于小彤的表现也堪称惊艳,不仅完成了相当出彩的壁咚戏,还难得地做到了出彩但不抢戏。明道的表现由于郭富城演唱会的设定,也有一定的高光时刻。而朱颜曼滋和阿娇作为内向型演员,虽然很好地完成了角色,但在竞技中,确实没有给人很深刻的印象。

说回结果,不少人对最后阿娇的离开感到惊讶,不仅因为她本就是很好的演员,提名过影后,出道已久,却因为种种原因起起伏伏,令人意难平。也因为她在之前的《阮玲玉》等作品中,表现实在令人难忘。

我也觉得阿娇有些遗憾,但残酷的竞技之下,阿娇自然内敛的演技,确实在其他演员都奋力演出的舞台上显得稍显弱势。

同时,比起《阮玲玉》中的绝对独舞,阿娇在群戏中与“父亲”、“哥哥”等其他演员的配合和交流也略显疏离。

在舞台表演中,什么是好的演技?

是需要比影视剧中更明显的肢体语言,更有穿透力的台词功底,更有爆发力的戏剧冲突,是需要有震住舞台的气场,让看不清演员表情的后排观众也为止震撼。我想,这也大概是为啥这一集男演员晋级得更多的原因。

阿娇的分数并不是因为她演技不好,而是她电影化的表演,和话剧表演本身产生了很大的排斥,她自然的含情脉脉的眼神,如果是用特写镜头,在电影中完全可以取得王炸般的效果,但在戏剧舞台上,这样的表演力度就显得不够了。

这种情况下,李少红导演选择了公平公正,按照演员表现打分,而不是用人情分补偿吃亏的演员——有些残酷,但也在情理之中。

这一轮阿娇、颜卓灵、朱颜曼滋和宋芸桦等几位女演员的离开,也让大家看到了赛制的残酷和观众的口味挑剔。

现实生活就是这样公平且残酷,这也正是生活的常态。再好的演员也有吃亏的时候,再糟糕的演员也有碰上合适的角色突然开窍的瞬间。在各大奖项的提名上,并不会因为演员的平均表现更佳或更努力而特殊褒奖,好在,观众也不会因为一次发挥失常而否定一个好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