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谈判大砍价,23款中成药价格腰斩,百亿市场面临萎缩

此次通过医保谈判的23个品种之中,成都百裕制药生产的银杏内酯注射液降幅最大,已达到84.87%。

文 | AI财经社健识局 小米

编 | AI财经社健识局 严冬雪

本文来源于AI财经社旗下医疗大健康品牌“健识局”,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万众瞩目的2019国家医保谈判准入药品名单尘埃落定,药价降幅将再次刷新。

而降价的背后,更值得关注的是,在本轮医保谈判中,共有18个中成药品种顺利入围。同时,亦有在2017年医保目录成功续约的5个品种,使得23个中成药品种进入2019版医保目录。

从具体品种来看,天士力的注射用益气复脉(冻干) 主要用于冠心病及心绞痛等病症,而亿帆医药的复方黄黛片系公司的独家品种,主要用于治疗白血病。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品种大多是临床急需的品种。有分析人士指出,决定产品能否进入医保目录的关键要素,是药品质量,支付价格和临床疗效,并不应该对中成药的临床使用存在偏见。

就在12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称,坚持中西医并重,需要中西医协调发展。中医与西医相互借鉴,成为中国特色医药卫生与健康事业的重要特征和显著优势。

业内普遍认为,尽管此次医保谈判目录价格降幅过大,但相关企业仍可以获得合理利润,长期核心仍然是品种的临床价值及竞争格局。

只为抢占市场,23款中成药平均降幅达56%

据健识局梳理,此次通过医保谈判的23个品种之中,成都百裕制药生产的银杏内酯注射液降幅最大,已达到84.87%。

而江苏康缘药业有限公司的银杏二战内酯葡胺注射液、天士力药业集团的注射用丹参多酚散的降幅也均超过了50%以上。

事实上,众多中成药企选择降价进入医保目录也是顺应改革之形势。特别是,国家在鼓励药品研发创新之际,大多以肿瘤药、罕见病用药和儿童药为主,而中成药相关的扶植政策不仅滞后,还由于部分中成药的营销模式存在瑕疵,导致各地政府出台了重点监控目录,让中成药大品种的销量严重下滑。

大理药业2018年实际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2017年相比,预计将减少3245万元到3445万元,同比减少73%到78%。醒脑静注射液、参麦注射液,是其主打产品。

以注射用灯盏花素为主要产品的龙津药业,2018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87.01万元,较2017年的3515.95万元,减少约70%。

其他如丽珠集团、神威药业等,早已在公司业绩报表中现出颓势。据米内网数据显示,2018年中药注射剂的市场销售额跌破1000亿元,首次出现负增长。

更为关键的是,国家卫健委曾在今年7月出台相关文件明确,仅具有相应资质的西医才能开具中成药和中药饮片的处方,引发了“西医可不可以开中药”的讨论。

因此,在新一轮医保目录启动谈判之际,各大药企已降价进入医保去抢市场。此前,天士力药业集团曾在公告中指出,虽然药品价格出现一定的降幅,但企业有望以价换量打开增长空间,使药品销售量出现快速增长。

图/视觉中国

事实上,据健识局了解,普佑克2017年就曾入选国家医保目录。天士力药业集团方面表示,入选国家医保后普佑克销售额迅速扩大。2016年普佑克销售额为0.38亿元,2017年快速增长到0.99亿元,年增长率160%,2018年普佑克销量额达2.3亿元,年增长率130%。

而天津红日药业有限公司的血必净注射液在医保谈判失利之后,近两年的业绩一直呈下滑趋势,因此此次进入医保目录将其视为拓展商业渠道的重要手段。

业内普遍认为,随着各项政策的不断推进,中成药市场将迎来重构,那些未进入医保目录的中成药,在医疗机构的日子会越来越不好。

百亿市场将萎缩,中成药已成各地监控重点

事实上,国家为鼓励中医药发展,出台不少的利好政策。

2019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提出,传承创新发展中医药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内容,中西医并重方针仍需全面落实,遵循中医药规律的治理体系亟待健全。

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不少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生务服务能力相对薄弱。就在新版医保目录明年1月1日实施之际,从明年起西医(未经过中医类培训)不再能开中药了。

虽然这一政策只有部分医院在开始执行,但也已说明了国家的决心已下,任何幻想都不可能存在。

事实上,由于临床数据缺失、不良反应频发,导致近来年中成药遭遇各地的重点监控。

据健识局的不完全统计,进入2019年以来,江西、赣州、洛阳等省、市发布的重点监控目录中,都涉及了大批中成药(中药注射剂)品种。

然而,一旦被列入重点监控名单,那药品销售数量将被严格管控。以福建为例,该省医保局已经就重点监控药品管理作出要求,月销超500万元的药品将勒令降价。

因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尽管中成药企业愿意以降价七八成的代价进入医保,但是能否通过“以价换量”取得预期的销售额增长,目前来看还不得而知,这或将导致百亿市场萎缩。

据健识局了解,国家医保局目前要求各级医疗机构,确立价值导向的医保用药需求,摒弃那些只有安全性无显著有效性的“万能神药”。

不可否认的是,在国家层面已释放出了追求“合理用药”的信号,作为企业更应遵循此项原则。

特别是在国家整体鼓励创新、回归药品治疗价值的大背景下,重点监控目录必将影响未来中国医药行业的整体格局,未来产品研发重心将回到满足临床需求的轨道上来。

不过,业界也有观点认为,曾经的“万能神药”在我国医药产业的发展过程中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也是目前我国基层医院市场的主力品种,如何让各家药企乃至整个产业完成转型,且平稳过渡,是目前摆在每一位医药人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