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关锦鹏:孟美岐很像梅艳芳,赵薇《放浪记》已流产

好久没见关锦鹏导演,这次在三亚的海南岛国际电影节见着了。他说,上一次来这里,还是给许鞍华当副导演,给《投奔怒海》拍外景。

关导现在明显比以前瘦,第一眼没认出来,脸上都快没肉了,腮帮子往里嘬。不是累的,他说,嫌弃自己太胖,三个月瘦身成功。

关导,比我想象中要明确,也要坚持,他不像这几年作品产量低的那类导演,仿佛离开了思考的第一线,没有。

他的想法还在线,他能认清,当下香港电影的真实现状,他也保留着,香港电影的真情实感。

可能他一时间难以回到当年的经典高度,但他说,那时的能量,还在自己身体里。

半个多小时采访,从女人心聊到女演员,从香港聊到香港人和香港电影,信息量全开。

我就不在前言里多说,来,上干货!

关锦鹏

01、女角色之心:我只关注女性人物,把女性主义硬扣给我,有点过了

第一导演:我看你现在挺瘦的啊,脸上都没肉了。

关锦鹏:做运动,打泰拳,已经三个多月了。

第一导演:怎么突然想健身了?

关锦鹏:因为胖,觉得自己很笨重。其实练了不止三个月,我2017年底2018年初,在香港拍了一个电影叫《八个女人一台戏》,拍那个电影以前就开始运动了。

《八个女人一台戏》

第一导演:我不知道你现在创作状态是什么样,我现在回忆,生涯最高的创作状态可能就是《阮玲玉》的某一个阶段,我还记得《阮玲玉》张曼玉酒池跳舞那场戏,当时拍得非常劳累,你都快撑不住了,然后你在现场就放着《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经过这么二十多年,我不知道在你身上还保留着这种能量吗,包括拍《八个女人一台戏》,这种能量还在吗?

关锦鹏:在在在,我觉得甚至年轻一代的人也有这股劲,我年轻的时候做副导演很有名的,就是导演都抢着要我当他们的副导演。但是《八个女人一台戏》我见识到一个能跟我匹配的副导演了。

我觉得对我来讲,香港电影不景气,有很多电影人改行了,是事实。但我觉得还能继续留在电影圈工作的,能接工作的人,肯定有他的专业度,我觉得那个专业度比大陆强多了。甚至连一个道具、一个灯光助理,都有专业态度,我坐在监视器后面,我看到他们跑来跑去工作,我都特别感动。所以我常常说,有两个环境是我感觉最安全的,一个是在电影院里面看电影,一个就是在剧组拍戏。我做导演的时候,我感觉我是被保护的。

第一导演:好的导演都会拍女人,一提到关锦鹏三个字,就是会拍女人,但我不知道在最近这段时间,女性在这个社会的一些变化,有没有微妙的注入到你对这方面的认知上?比方说现在的女权和女性主义在上升,比方说现在独立女性意识在觉醒、传递,那这些东西有影响到你创作吗?

关锦鹏:我个人觉得我拍的是女性角色,女人戏,但我不拍女性主义电影,我谈不上。因为我不懂。

第一导演:为什么这么说呢?

关锦鹏:因为我更多的是关心那个人物,她为她自己的生活或命运,做出的挣扎。你说硬要扣女性主义,在我的电影里面我觉得有点过了,因为我没传达那个东西。

不过,可能不同的观众去理解我电影里面的女性角色的时候,他觉得有伸张一点点女权,或者女性在为自己争取一些什么,那个理解空间是可以给观众的,而不是我自己。

第一导演:你的出发点其实从来都没有变?

关锦鹏:没有没有。电影本来就该这样子,我从来不愿意在我的电影把一个主题说的太实,哪怕我想说什么。让观众去感受多好呢。

第一导演:你一直关注女性角色,和你从小看电影的经验,以及你演员训练班的出身,有关系吗?

关锦鹏:我觉得训练班都是很皮毛的东西,而且那个时候还不是全职去训练,都是下班以后去几个小时,一天晚上六点到十点。

我小时候喜欢看电影,也不见得是光看女人戏,我也很喜欢看张彻导演的武侠电影,姜大卫、狄龙、王羽,甚至我觉得张彻电影里传达那种同性情义,一个男人可以为另外一个男人两肋插刀,赴汤蹈火,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我也感动于那个同性情义的东西。

张彻武侠电影《新独臂刀》

我真正开始对人物的关注,的确要感谢许鞍华、谭家明、徐克、严浩等等导演,在电视台我当场记,当副导演的时候,我一直在旁边,没参与剧本,但觉得他们几位对人物(的热爱),放之于他们的作品里,人物是最最重要的。

那我觉得我拍那么多女人戏,跟我个人的选择很有关系,很多时候,哪怕不认识旁边这个女生(编者注:关锦鹏此刻转头看不远处桌子旁坐着喝咖啡的一个女人),我都会在抽烟或喝咖啡的时候,自然而然地猜她,我会想象她是做什么职业,有没有男朋友,正在发呆想着什么,这个观察我觉得都很有意思。

第一导演:那你会马上记录下来吗?

关锦鹏:我现在包里就有一个笔记本,常常是要记录这些的。

第一导演:电脑是吧?

关锦鹏:纸质本,我是手写的。但是我到今天为止,我拍的电影都不是我自己写剧本,一个都没有。

第一导演:为什么呢?

关锦鹏:我个人是非常享受得到一个好的本子以后,把文字转变成画面的过程,我非常享受。

02、女演员之道:赵薇《放浪记》流产,孟美岐像梅艳芳只有我懂

第一导演:昨天你在大师班上还讲赵薇拍《致青春》的时候,刘雅瑟最后那场超市戏状态出不来,赵薇“啪”一下扇她一大巴掌,再让她去演,你当时都惊了。其实我也听到当年现场的故事,说好多戏的调度都是您在旁边给她梳理,然后片子才迅速推进的,是这样吗?

刘雅瑟

关锦鹏:当然有,我觉得她怎么调教演员是不用我去担心的,她有足够的经验,说实在话,我还在她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反而是一些镜头,场面的调度,我会给她一些建议,她接受跟不接受是她的决定,那我总不能看着这个调度不如那个调度好,那我会提出来的。

关锦鹏片场把关

第一导演:比方说,有一场戏是杨子姗去男生宿舍找赵又廷,那男宿舍里乱七八糟,她一进去没多久就和赵又廷发生冲突,反正就这场戏,赵薇现场弄不出来,找你去了,你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是这样吗?

关锦鹏:是有这场戏,这是一场,另外还有一场,是她选景上面的事,是韩庚杨子姗的戏,挑景的时候她相中了一个铁板烧,就是那种很冰冷的铁板烧台子,很摩登的一个日本铁板烧的料理,她就很喜欢。但我就在旁边看,我觉得不对,这是角色很窝心的一场戏么,应该在串烧居酒屋拍。那时候我在北京老去一个居酒屋喝喝清酒,吃吃串烧,结果她一直坚持用那个铁板烧,拍完了以后她自己再一看,怎么那个感觉不对了,我说你就重拍吧,我建议你去看看这个居酒屋,结果就在居酒屋重拍了那场戏。

居酒屋

第一导演:那《放浪记》呢,你导导演、赵薇主演,还有结果吗?

关锦鹏:没有,那剧本李樯写到一半,觉得感觉不对了,就有点放弃那个剧本。

左起:李樯、赵薇、关锦鹏

第一导演:现在就处于一个半流产状态。

关锦鹏:不是半流产,它就是流产了。

第一导演:我看豆瓣还标注2022年啥的。

关锦鹏:陈冲跟赵薇主演对吧,哈哈。

第一导演:在我看来可能有两部电影,对你来说是个受挫,《长恨歌》是一个,有野心,但结果没想象中好。还有一个,是《用心跳》,至今都没上映过,我还记得那年你拍这戏的时候,我上戏的朋友跟我说,说关锦鹏带大家一起怎么热情怎么弄,但这戏它就消失了,我觉得这对你一定是个打击吧。

关锦鹏:也没有,反正我觉得每个电影能拍成,你有命把它完成,变成成品,不见得一定要能上的。

第一导演:可是能上不是最好吗。

关锦鹏:能不能上也不是我可以操控的,是几个老板他们吵架了,所以就晾在那儿,过了上映的那个时间。说实话,《用心跳》那个成本也不大,几百万就拍了,但那时全部主演都是上海戏剧学院音乐剧班的,我是排了音乐剧《长河》跟他们认识,那我觉得只是让他们失望而已,我更在意的是让这群孩子失望。

第一导演:这都差不多十年了,十周年了。

关锦鹏:对,整整十年了,2009年拍的。

第一导演:那你还关注他们吗?

关锦鹏:有啊,都变成好朋友了,常常通微信。

第一导演:他们现在都是舞蹈演员吗,还是改行了?

关锦鹏:不是了,有很多改行了。我刚刚那一期《我就是演员》里面,又在排李冰冰演的一个《双食记》,我就想到他们班有一个女演员合适,一讲出来你们最起码知道,娄艺潇,这个就是唯一一个大家知道的,娄艺潇就是那个班的,其他的人偶尔拍戏,但知名度不高。这就是他们班的状况。

娄艺潇

第一导演:演员肯定还蛮难做的。

关锦鹏:是,不容易,而且很被动,特别被动。

第一导演:现在演员的焦虑感也会比较大吧。

关锦鹏:是,包括李冰冰那么有经验的演员了,她求好的心让她显得……《我就是演员》那个栏目时间也紧迫,我也觉得李冰冰就有焦虑,但那个焦虑是她自己能忍受,主要她还是求好,两期她演的结果都有不错的成绩。她有足够的经验,《风声》她演得多好,那年她不是《风声》拿了金马影后嘛。

李冰冰,《风声》剧照

第一导演:但她这几年就平淡了,拍了好几个美国合拍片。

关锦鹏:大环境都这样子,现在都讲流量。

第一导演:那你怎么看综艺流量,比如说像火箭少女,她们真的适合大银幕吗?

关锦鹏:我觉得这些都是节目组的策略,虽然找的几个大咖,张国立、李冰冰、马思纯、秦昊、佟大为……但说实话,孟美岐,李冰冰的徒弟,搞不好观众追着她还多过追李冰冰呢,所以都是一些噱头,没有必要把它看的太严重。

第一导演:那今天你要去挑选女性演员,选择的标准和从前有变化吗?流量明星你真的会一点都不想考虑吗?

关锦鹏:重要的是合适,比如说孟美岐,有一期她的角色比较重,我们排的是王小帅的《地久天长》,她演王源那个角色,我们把他改成女的,那期孟美岐戏份比较重,我在她身上发现有一点让我想起梅艳芳,这很奇怪。

孟美岐

第一导演:到底因为什么特质呢?

关锦鹏:她有一股劲,有一股很强大的东西。

第一导演:像男性的东西吗?

关锦鹏:倒不是,梅艳芳也不像男性,梅艳芳除了有江湖气以外,其它都很女人,到最终她最后一场演唱会,还表示遗憾,没有真的穿过婚纱。演戏穿的多了,自己真正结婚穿婚纱没有,所以梅艳芳骨子里头,我觉得她有趣的地方真正是,你可以说她是男性,她有很江湖气,照顾朋友,对待朋友都很男性,甚至比男人更男人,但她有女性的渴求,那个东西是很有趣。

第一导演:所以你要说孟美岐身上有梅艳芳,我可能一时间想不明白。

关锦鹏:这个很主观的,我了解梅艳芳有多深,拍完《胭脂扣》以后,我跟梅艳芳变成非常好的朋友。

1988年《胭脂扣》片场合影,左起:张国荣、梅艳芳、关锦鹏

第一导演:《胭脂扣》《阮玲玉》那时候是跟嘉禾合作,我小时候看到片头字幕挂着成龙的名字,都有点莫名,当时你们关系如何?

关锦鹏:当时成龙也有自己的公司,他发现有个剧本,适合关锦鹏拍的,他会找到我,我不会因为你是成龙,跟我电影搭不上调而拒绝,不会的,还是会合作的。

第一导演:我记得最初成龙说想演《胭脂扣》里张国荣演的十二少。

关锦鹏:有试过让他演十二少,他们老板提完了以后,也觉得自己打自己嘴巴。

第一导演:哈哈哈哈,成龙试装了吗?

关锦鹏:没有。

第一导演:所以就是随便提了一下,有这么一个想法而已。

关锦鹏:对,你可以考虑一下成龙,我们觉得他不太合适,但是你想想吧。

03、香港电影之名:能拍就拍,不能拍回香港拍

第一导演:我前阵子有次和尔冬升聊,聊了些香港电影的宏观问题,您怎么看今年香港电影整体状况?

关锦鹏:今年香港片子的数量真的很不多,好像才二十几部。

第一导演:因为现在很多事情在干扰。

关锦鹏:对,当然票房也不好,因为香港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的确让香港人都觉得很难受,很难过,哪有心情去看电影。

第一导演:作为前辈导演,你夹在这个中间,是不是更难去抉择,或者说做一个明确的判断?

关锦鹏:我觉得电影还是要拍的,比如说香港特区商务及经济发展局主办的首部剧情电影计划,今年首奖提高到有八百万还是九百万。

第一导演:今年这么高了?

关锦鹏:对,所以还是有很多年轻导演在拍戏的。我觉得这种干扰,发生事情的干扰,看你怎么对待,我甚至觉得拍戏有些时候可以分担一下你的精神,别老困在一个波动里面。

第一导演:我不知道您现在对香港年轻人他们的精神状态、情感困惑的观察还多不多,还是说因为您年龄段,已经不再去深入观察他们了?

关锦鹏:没有没有,在我家里,我弟弟的儿子女儿,我妹妹的儿子女儿,我常跟他们沟通的。我觉得有很多(感受),哪怕他们不是做电影的,但我觉得在很多工作的经验上还是可以分享的,比如说工作态度,比较纯粹相信自己能做什么,能把事情做到怎么样,这个东西,不管是年轻朋友,还是香港的一些年轻导演,有机会就去分享。近几年香港的年轻导演,我鼓励他们应该扩大一些自己的视野。

第一导演:从哪些维度去扩大这个视野?

关锦鹏:比如说,从黄进导演的《一念无明》开始,你看到近几年很多香港年轻导演关注的都是一些社会弱势社群。

黄进(右)

第一导演:《沦落人》。

关锦鹏:对,包括《沦落人》、《黄金花》,讲儿子自闭的,跟他母亲的关系,《非同凡响》是讲弱智学校的,最近还有几部在拍的,关于露宿者的,就是睡街头的人,还有捡纸皮的、收塑料瓶、铁罐的老太太。

当然,我跟他们说,香港这个社会,弱势社群人物很值得关心,但是拍本土电影,还有更多的香港议题可以做。

就像你刚才提到年轻人,比如年轻人对将来比较迷茫,香港楼价那么高,哪买得起房子,现在很多父母都是拿自己的房子去按给银行换钱来给儿女做首付的。

第一导演:其实大陆也是这样。

关锦鹏:是,香港的工作环境啊,那种自由、民生的很多事情,都让香港年轻人有点透不过气来。

第一导演:我觉得八九十年代那个时候,香港年轻人好像理想主义还蛮大的,现在是不是没有那么大的理想主义精神,都比较消极,比较愤怒。

关锦鹏:比较愤怒是有的,但不一定是消极。当然我觉得有很多年轻人,甚至家里环境允许的,跑到国外读书,这个不能看作是消极,因为他还是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

第一导演:如果是愤怒的话,像《小丑》这样的电影,它可能会“走偏”,会不会让香港电影不能持续性地走下去,你会为此担忧吗?

关锦鹏:我不担心这个,我觉得香港电影人有足够团结的力量,很多有经验的前辈的导演、制片人,还是蛮关心香港年轻导演的。你怕市场是以大陆为主,但是也有投资人愿意帮他们,可能钱不多,预算不高,但还是鼓励年轻导演拍本土电影。

第一导演:你现在会时刻关注大陆电影市场吗?

关锦鹏:我不主动接触也有朋友会告诉我。

第一导演:尔冬升上次和我说,现在想做的片子,过不了,想问人,问不着,因为领导班子全换了,我说你江湖地位摆在这里也没用吗,他说没用。

关锦鹏:我觉得这个东西能拍就拍,不能拍回香港拍吧,说实在话,你运用一些策略,费很多力气,再跟有关部门去打交道,沟通,这个沟通也不见得可以沟通得了。大陆还是有政策的,那好了,我不能满足政策,我就不拍,或者回香港拍低成本。拍戏,我觉得还是纯粹一点比较好。

第一导演:你怎么看这两年主旋律电影大爆炸,《战狼》之类的?

关锦鹏:我都没看,《战狼》没看,《流浪地球》也没看。

第一导演:不感兴趣?

关锦鹏:完全不感兴趣,甭说这个,你肯定都不相信,我一集《星球大战》都没看过!

第一导演:惊了。

关锦鹏:《铁金刚》(007)我看,《夺宝奇兵》我看。但什么《复仇者联盟》,什么漫威,我不看,但我喜欢黑寡妇这个角色,这个角色蛮好看的。我看《小丑》,好看。

其实还是看人物,对我来讲那种科幻,《星球大战》,我都烦。

《夺宝奇兵》 海报,导演斯皮尔伯格

第一导演:《黑客帝国》那种科幻你有看吗,港译叫《二十二世纪杀人网络》。

关锦鹏:有看,那个有看。

第一导演:《哪吒》呢?

关锦鹏:没看,我最近都不在大陆。

第一导演:您现在工作比例怎么分配的,什么时候在大陆,什么时候在香港?

关锦鹏:我前几年有在北京租一套房,但现在退掉了,我个人是觉得我很想在香港拍香港。我觉得现在很多年轻导演他们拍的很好,当代一些生活、人物的故事,那个东西其实离我们香港人也远。

第一导演:回去还拍一些更自由一点的东西。

关锦鹏:就是纯粹,可以发挥,你所想的,不要受太多的规范。

第一导演:那现在导演协会的工作你还有参与吗?

关锦鹏:有,我不是委员,但是每次开会,大家商量一些事情,我还是去的。你说的是香港导演协会吧,不是大陆的?

第一导演:是的,是香港导演协会。

关锦鹏:好。

*采访、文 / 法兰西胶片

*文中图片均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