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证券热衷“券商式放贷”遭处罚 快速提升业绩幻想破灭

“放贷”是门好生意,但“放贷”能拯救中小券商的业绩吗?“放贷”能提升中小券商的竞争力吗?

文丨飞鱼资本市场团队

流程编辑 | 何逸晴

12月2日晚间,南京证券(601990)公告,确认沪深交易所对公司的处分决定:暂停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即自2019年11月30日(含当日)至2020年2月29日(含当日),不得新增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初始交易。

南京证券的这个处罚意味着什么呢?

对行业来说,有着监管风向标的意义;对南京证券来说,掐断了其试图依赖“券商式放贷”快速提升业绩的幻想。

热衷“券商式放贷”

先要解释下什么叫“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

公开释义是这样写的:指符合条件的资金融入方(简称“融入方”)以所持有的股票或其他证券质押,向符合条件的资金融出方(简称“融出方”)融入资金,并约定在未来返还资金、解除质押的交易。

换成大白话就是,缺钱方(多指“融入方”)将股票和其他证券质押给机构(多指“融出方”),机构借出钱,回报是“本金”和“利息”。这在业内又被调侃成““券商式放贷”业务。

这个业务对于券商来说,最大的优点是: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不需要什么业务能力,只要有本金出借就行——简单、方便、坐收利息,特别适合中小券商快速提升业绩。

缺点则是,这个业务一旦太好做了,“爱上”这个业务的券商在短期内再难有热情回归和发展本源业务。

这也是为什么在南京证券的公开信息中会看到两个有意思的内容。

一个是半年报披露的财务数据,今年上半年南京证券股票质押业务利息收入为8849万元,同比增长36.41%。在增幅排名中排第十位。

一个是在上市后不久,南京证券发布了一个60亿元的定增预案。其中,计划使用不超过25亿元募集资金,用于包括融资融券和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在内的信用交易业务,扩大资本中介业务规模。

业务来钱快,投入更多的钱扩大这个业务,试图快速提升营收,做大规模。从经营企业的角度来看,什么赚钱做什么,什么来钱快做什么,这个逻辑没有错,但放到金融机构身上则是另外一个观点。

于是,监管很快注意到这个情况——一帮中小券商过度投入到股票质押式回购这个业务中来。

梳理监管关于股票质押式回购的政策可以发现,在市场好的时候,监管愿意为券商开通这样一个“放贷”业务的口子,但在市场一般的时候,则不愿意券商将业务重点放在这上面——因为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下,做的越大,集聚的风险就越高,而中小券商在风控合规上恰恰大多数没有能力来识别和应对相关风险。

中小券商的出路

当然,从另一个层面,相信监管也不愿意中小券商“走偏”——提升核心业务能力才是重点,而不是靠本金收利息。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上半年,股票质押利息收入同比增幅最大的10家券商,除了南京证券,还有开源证券、中航证券、华宝证券、中邮证券、联储证券、大通证券、安信证券、国都证券和国盛证券。

而截至目前,被处罚的券商,除了南京证券,还有中邮证券、万联证券、英大证券、财富证券。

监管传递出来的态度很明确:要务正业。

上述券商之所以“爱上”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主要原因还是近两年市场不济,中小券商业务发展压力大。

以南京证券为例,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9.04亿元,同比减少9.8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6亿元,同比减少29.14%。

将时间拉长点可以看出,2018年则是近5年来净利润最低的一年。

南京证券这一类规模的券商,在经纪业务上和投行业务上大多表现平平。

想要快速提高业绩,“放贷”式业务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这一选择却未回答:中小券商的出路在哪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