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日干旱之后,一场久违的冬雨,泉州西街尽是有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