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视野下的‘’藏山藏孤‘’事件

明朝吏部尚书乔宇,乐平(今昔阳)人,进士出身。一生好学,诗文功夫了得,时称北方文苑之魁。他曾写过一首诗:

两崖云起涧西东,庙貌长留烈士风。

仇国遗虚秋草绿,盂山半壁晚霞红。

存孤事往功何伟,食报深恩典并隆。

况有英灵作霖雨,高名千古播寰中。

诗中的盂山就是藏山,坐落在山西省阳泉市盂县城北18公里的重峦叠嶂中。‘’存孤‘’说的是一段令人闻之荡气回肠潸然泪下的往事。

赵盾,春秋中前期晋国卿大夫,赵衰之子,杰出的政治家、战略指挥家。他在晋国执政期间,权倾朝野,使晋国君权首次受到冲击与削弱,树赵氏之威,使赵氏一族独大晋国。

晋灵公,晋文公之孙,晋襄公之子,幼年继位,年长后喜好声色,宠信屠岸贾,荒淫无道,以重税来满足奢侈的生活,致使民不聊生。

晋景公,为晋文公之孙、晋成公之子。于公元前599年继其父晋成公在位,晋景公曾被楚国打败,使楚庄王成为霸主,不过晋景公亦曾攻败齐国。晋景公在晚年将国都由绛迁往新田(今山西侯马),并改称新绛。之後又发兵消除专政的赵氏家族,取得了公室对卿族的第一次胜利。

贾岸贾,春秋时期晋国大夫。晋灵公时,因为阿谀奉承得宠。晋灵公被赵穿杀死,他一度被贬。晋景公时,屠岸贾任司寇,在赵同、赵括得罪郤氏、栾氏时,图谋作乱以控制晋国政权,决计首先消灭赵氏势力。于是就借口赵穿(赵盾的族弟)曾刺杀晋灵公,其责任在于赵盾,便背着晋景公擅自发兵攻打赵氏于下宫,诛杀了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等,灭了赵氏全族300余口。

赵盾之子赵朔的妻子,是晋景公的妹妹,当时怀有身孕,逃进王宫躲避。过了不久,生下一子后托付于赵家门客公孙杵臼,自缢而死。公孙杵臼将婴儿辗转救出宫,携婴儿投奔老友程婴。

此时屠岸贾急欲斩草除根,为搜出孤儿便假传景公之命,要将全国半岁以下一月以上的婴儿全部杀绝。

程婴对公孙杵臼说:“屠岸贾这次没找到孩子,绝对不会罢休。你看怎么办?”公孙杵臼一腔血气地问:“育孤与死,哪件事容易?”

程婴回答:“死容易,育孤当然难。”公孙杵臼:“赵君生前待你最好,你去做最难的事情。让我去做容易的事情我先去死吧!”

恰好程婴家中也有一个正在襁褓中的婴儿,程婴含泪采取了调包之计,将自己的孩子抱上,与公孙杵臼一齐逃到了永济境内的首阳山中。让妻子带着赵氏孤儿朝另一个方向逃去。

屠岸贾闻之,率师来追。程婴无奈只好从山中出来说:“程婴不肖,无法保生赵氏孤儿。孩子反正也是死,屠岸将军如能付我千金,我就告诉你孩子的藏身之处。‘’屠岸贾答应了。程婴领路,终于找到隐匿山中的公孙杵臼和婴儿。

杵臼当着众人的面,大骂程婴,他一边骂一边伴装乞求:“杀我可以,孩子是无辜的,请留下他一条活命吧!”众人当然不允。程婴眼睁睁地看着亲生儿子和好友公孙杵臼死在乱刀之下。

程婴身负忘恩负义出卖朋友残害忠良的“骂名”,带着赵氏孤儿来到了山高谷深、僻静荒芜的盂山隐居起来。这一隐居就是十五年。在这片人迹罕至的深山中,穿梭着一老一少的身影,温文习武,在这片与世隔绝的沟谷中,积聚着复仇的力量。赵氏孤儿,终于长成了顶天立地的汉子。

晋悼公,春秋中期晋国少主,政治天赋超群的英主,年仅26岁称霸中原,匡复晋国霸权。在位时重用韩厥、智罃、魏绛、赵武等贤臣,压制中行偃、范匄、栾黡等强族,惩乱任贤,整顿内政,晋悼公四年(前569年)魏绛推行“和戎狄”的策略,同戎狄相处融洽。联宋纳吴,纠合诸侯,将晋国霸业推至巅峰。

苍天不负有心人。赵武15岁时,在年高望重的晋大夫韩厥等人的努力下,晋悼公为赵氏昭雪,平反了冤狱,发兵攻灭屠岸贾,并尽灭其族,立赵武为大夫,恢复了赵氏的土地封邑。赵氏冤情大白于天下,程婴忠义大白于天下,公孙杵臼忠烈大白于天下。

最后的程婴,并未品味胜利的美酒,十数年积聚的丧子之痛,丧君之痛,丧友之痛一并袭上心头,程婴自刎而死,赵武为此服孝三年。

事后看来,孤儿赵武成了赵氏复兴的奠基人,后升任正卿,执掌国政,力主和睦诸侯,终促成晋楚弭兵之盟。赵武为政期间的作为为其赢得了良好的声望、赞誉和威信,赵氏也藉以提高了其影响力,这对赵氏的发展和壮大来说可谓遇到了良机。

可以看出赵武的为政之路与其祖赵盾不同,他一反其祖之专制、狠辣、凌厉,表现出来的是温和、忠信、礼义、谨慎,除了其性格原因,不得不说这与赵氏曾经的中衰有关,赵武作为赵氏唯一的幸存者,他经历了很多的苦难,也承担了太多的责任,因此表现出来的就是这样一面。而赵武的韬光养晦也使得赵氏最终又傲然屹立于晋国,并再次成为与其余五大卿族平起平坐、甚至有超越。

春秋末期,曾经的霸主经过衰落,实权由智家、赵家、韩家、魏家把持,以智家的势力最大。前453年,赵、韩、魏三家联合灭了智家,晋被赵、韩、魏三家所分,形成三家分晋的局面,晋君成为附庸。前403年,周天子正式承认三家为诸侯。“三家分晋”成为了中国春秋时代和战国时代的分界点。

历史角度来看,钟灵毓秀的藏山和纯朴善良的当地人们构成了力保赵家忠良之后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更造就了国之栋梁和赵氏根祖。可以说,没有藏山藏孤育孤,就没有“三家分晋”、“晋阳古城”、“七国争雄”、“赵宋王朝”,中国的历史就得改写,因此,藏山藏孤为中国的历史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2004年元月龚书铎等国内百余位资深史学家出席了在京召开的“弘扬民族精神·赵氏孤儿与藏山文化研讨会”,再次定位藏山为赵氏孤儿藏匿地。后被山西省旅游局认定为“三晋历史文化名山”。

元代剧作家纪君祥最早把它改编成戏剧作品《赵氏孤儿》,成为中国十大悲剧之首。十八世纪法国作家伏尔泰将其译成话剧《中国孤儿》在欧洲上演,引起轰动,是我国最早走出国门的古典戏剧作品。藏山藏孤形成的忠义文化不仅是盂县,更是山西和中国乃至世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2010年,“赵氏孤儿传说”申报为“国家级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

注:文中资料来源皆为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