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被“考驾照”支配的恐惧,古人也经历过

因为,"车",对于今天的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交通工具,可对于古代来说,更多的是军备力量,因此,能不能开车,如何选拔开车的人,在古代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故而,古代的"驾照",考起来,比现在要难得多。

车在古代的地位

古代的"车",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非常的重要,因为当时"车"多指战车。在战国的时候,更是以战车的多少,论国力的强弱,比如,将国家分为"千乘之国"、"百乘之国"。《论语·先进篇》有:"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管子·乘马》:"一乘者,四马也。"每乘,拥有四匹马拉的兵车一辆,车上甲士3人,车下步卒72人,后勤人员25人,共计100人。以车的数量,甚至可以直接得出一个国家的军队人数储备量。

可见对于古人来说"车"有多么的重要,毕竟今天人们开车是为了自己方便,而古代开车却是为了国家,或者是在战场这种危险的地方。《战国策》的《齐晋鞌之战》,就记载了和战车有关的战争:"自始合,苟有险,余必下推车;此车一人殿之,可以集事。"

讲的是只要遇到危险,就要先去推战车,只要这辆战车在,就可以继续作战,可见在战争中战车是多么的重要。不仅如此,对战时,首先攻击的就是"御者",《战国策.齐晋鞌之战》记载:射其左,越于车下。射其右,毙于车中,綦毋张丧车。首先攻击的就是驾车时站在战车左边和和右边的人,为的就是让对方弃车,进而容易攻击对方。可见"车"的重要性,因此古代驾车之人的选拔,会更加严厉一些。

驾车的五种技术:"五驭"

和今天一样,驾车的人也是需要考试检验的,主要测试的就是驾车人的技术如何。而古代驾车的五种技术,在《·地官司徒·保氏》有记载:"保氏掌谏王恶而养国子以道,乃教之:一曰,二曰,三曰,四曰,五曰,六曰。古代君子六艺中的"",就是五种驾车时,要经过的考核。

郑玄在给他做注解的时候解释到:五驭:鸣和鸾,逐水曲,过君表,舞交衢,逐禽左。

其中第一点是说,驾车时,要保持稳定的车速,不要时快时慢,车架上马身上的铃铛声摆动要有规律。第二点是说,在学习驾车的时候要随着弯曲的河岸快行,但是还要保证不掉入水中。第三点是说,如果家世战车时,天子正在巡视,要保持一定的队形,不能乱。第四点是说,在经过狭窄的通道时,要驾驶自如。第五点是,在驾驶车子时,还能做到从左面可以将猎物打下来。可见对于车技的要求,是多么的严格。

"驾车"成为必修课

1,私学的形成

上文所讲的是,驾驶军队战车时的要求,但是这个规则也适用于日常加水车辆。而驾车成为当时人民的必须课,则要联系到春秋时期私学的形成。春秋时期甚至于更早的西周,能够接受教育的人,大多是贵族,有"礼不下庶人"的说法,所以,接受教育的人的必修课"六艺"其实早已形成,《周礼·保氏》中就有:"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书,六曰九数。" 说教导贵族子弟,甚至是太子,都是以六艺为主的。

一直到了春秋时期,齐国为了争霸,建立"稷下学宫"以后,私学兴起,"礼不下庶人"的政策被改变,普通百姓无法读书,也无书可读的现象终于得到改善。后来的孔子将它发扬光大,,孔子所办的私学是当时规模最大,培养人才最多,社会影响最大的学校,比如经常说孔子有: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人。其中家贫之人很多,著名的有"颜回、子路"。在《论语·述而》记载:"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只要到了十五岁,孔子就愿意不考虑家境、国籍,接受他入学。

2,将"君子"和"六艺"联系起来

而孔子私学中,学生们要学习的内容就是"六艺",其中"御"也是其中之一。儒家的思想中,对于人的教育目标最高标准就是"君子",渐渐的"六艺"成为以"君子"为修习目标的普通人的主要学习内容,所以,今天大家都可以考驾照,还是得益于孔夫子呢。在《史记·太史公自序》记载:"夫儒者以六艺为法。"讲的是儒家私学的教育方针是以"六艺"为主的。

驾车的意义

可古代贵族也好,以及后来的私学也好,之所以对"御"如此重视,是因为"御"还有另外的一层意思——"驾驭"。车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就是他们对"御"重视的原因,因为其中中包含着贵族统治者的重要学习内容——驾驭学。著名的"田忌赛马",就是对此的最好说明。将马对应的上中下三等合理分配,考究的是统治者的分管之能,对于敌方的认知能力,甚至于随机应该的能力,这不仅是治国之能,也是治军、对战之能。

而这项运动,在今天演变为——赛车。在风驰电掣的赛车运动中,也不是选手孤军作战,一般会配以团队和副手,这相当于现代的微型作战。对赛车手驾驶车技的技术要求有多高,不言而喻!而且地点和古代考驾照时的环境也很相似,多是比较崎岖难行的路段,对选手的应变能力,时间安排能力也是很大的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