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一百多个简单的游戏,这个网站向你解释了许多深奥理论

用游戏消除偏见。

一个名为“Explorable Explanation”的游戏网站最近发布了一款新的网页Flash游戏——《焦虑》。就像网站英文名的直译“可探索的说明”那样,这个叫作“焦虑”的小游戏是作者为了向深受焦虑症困扰的人提供信息和帮助而创作的作品。

在不到30分钟的游戏流程里,作者加入自己对抗焦虑症的经验、过程,还有关于人类和自身心理疾病的互动故事。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联想到近几年逐渐流行的一个定义——“功能游戏”,它往往带有一定的目的性(这个目的与“好玩”无关),负责向玩家提供某些方面的帮助,但最关键的是,这些功能游戏通常服务于特定人群,而该群体以外的玩家不需要,也不会对这样的游戏感兴趣。

在网站“Explorable Explanation”里,存在上百个诸如此类的作品。这些小游戏看上去更像是对一种知识、概念的解释,即“用游戏的形式,为人们科普或者说明某种深奥难懂的知识。”在教育方面,游戏固然是一种更吸引人的新形式,但如果内容无法做到和游戏性完美结合,那么所谓的“吸引人”,也只是一纸空谈。

但对于这个网站,你能看到不少“知识”和“游戏”完美结合的作品,《信任的进化》就是一个典型。作为一个2017年诞生的游戏,它已经被翻译成十几种语言,在各国的玩家间流行,而这个游戏的核心,便是向没有数学基础的人解释清楚什么是“博弈论”。

通过游戏,你可以操作小人采取不同的行为和策略,在游戏环境中,选择欺骗和合作并没有对错之分,只会带来相应的后果。通过与游戏中给定的不同性格的NPC互动,最终玩家会自己总结出一套最优的行动方案,此时作者才会将博弈论的相关知识娓娓道来:

有别于一般的说教,这种形式更能让玩家产生一种“知识是我自己探索,而非其他人灌输”的感觉。

在游戏的最后,作者甚至还额外添加了一种“沙盒模式”,能让玩家自己修改加入“博弈”的NPC的性格和种类。

这种互动性在网站的另一款游戏《我们终将变成我们所关注的东西》(We become what we behold)中体现地更加明显。为了解释媒体的话语和态度是如何影响毫不知情的普通人,游戏让玩家扮演了一个主流媒体的摄影师,你所拍到的任何画面都会通过屏幕传播给收看的观众。

一顶帽子加上一句煽动性的标题就能改变人们的装扮风格,而一张片面的照片就能引起两种人群的相互敌视。

当我想拍下一些美好和谐的画面时,新闻的收视率又会警告我不能继续这么做:

在一张张带有强烈矛盾,引起争执的照片中,电视机外的观众最终引发了不可调和的流血冲突,就像游戏名字想传达的信号一样;“我们终将变成我们所关注的东西”。

将一些原本冷门的知识或道理包装得更通俗易懂,以做到更好的传播。这也是作者Nicky Case 为网站制作第一款小游戏时的想法。

Nicky是一名来自新加坡的独立游戏开发者,同时也是LGBT群体的一员,他在多年前和自己的父母公开了这一事实,但却遭到了他们的强烈指责。这些由于“出柜、偏见”产生的焦虑和误解也让他开始思考自己未来该做的事:人们的误解会导致仇恨、愤怒等负面情绪,而游戏,这一他所擅长的交互形式或许能改变这种趋势。

2014年,Nicky制作了实现这一想法的第一个游戏《出柜模拟器》(Coming Out Simulator)。

这是一款文字游戏,通过文字AVG的交互性叙事模拟了一名即将向亲人出柜的孩子当时的心理状态,同时也是作者Nicky当时所面临的处境。因此,它更像一部作者的自传,对那些不了解的LGBT的人来说,他们可以通过这种形式接触这个陌生的世界。

这款游戏获得了当年IGF的最佳叙事奖提名,同时也得到了许多玩家的好评。就像Nicky最初的目标:借助游戏帮助人们更好的理解世界和彼此,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又陆续制作了上百个独立小游戏,其中有不少被翻译成了中文。感兴趣的玩家也可以点击阅读原文体验。

“游戏作为一种艺术表达与传播的媒介,尚未成熟但前景诱人。”Nicky曾经这样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