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ofo年底裁员百人:占仅剩员工一半 或再次搬家压缩成本

有被裁员工表示,今年前三个季度ofo在延庆等地尝试了有桩共享单车模式,运营业绩很不错,不过进入冬季后数据开始呈直线下滑的趋势。对方分析,压缩成本过冬可能是ofo本次裁员和搬家的主要原因。

据多个渠道的消息源透露,ofo于本周开启了新一轮裁员。

爆料称此次裁员的规模达到百人以上,而目前ofo的员工总数已经不足200人,这意味着本次裁员比例将超过50%。除了裁员外,长庚君还得知,ofo正在计划搬离位于酒仙桥的WeWork办公区,这距离ofo上一次搬家仅仅只有3个多月的时间。

有被裁员工告诉长庚君,今年前三个季度ofo在延庆等地尝试了有桩共享单车模式,运营业绩很不错,不过进入冬季后数据开始呈直线下滑的趋势。对方分析,压缩成本过冬可能是ofo本次裁员和搬家的主要原因。

据透露,对于今年新入职的员工,ofo并未承诺给予裁员补偿。不过有老员工告诉长庚君,ofo方面私下承诺了一定数额的补偿,但是要等春节后才能发放这些补偿。

以ofo目前近200人的规模,搬至酒仙桥后一个月的办公场地租金大约在45万左右。这笔钱对于巅峰时期的ofo而言只是九牛一毛,不过对于如今的ofo而言却捉襟见肘,再次搬家或许意味着随着北方进入冬季,ofo可能连这笔办公费用都难以凑齐。

“老戴真的尽力了,他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来让公司活下去,现在无论以公司的名义还是他个人的名义都再也借不到任何钱了,接下来就看能不能熬过这个寒冬。”一位ofo老员工告诉长庚君。对方称目前员工们对ofo裁员的消息并不抵触,原因是大家都看到了创始团队在这1年来的努力。

据了解,今年以来,ofo分别尝试了押金转P2P、押金转电商代金券等新业务模式,不过遗憾的是,这些举措不仅没有取得预期效果,还引发了外界的诸多争议。

以ofo近期推出的押金转购物券活动为例,虽然ofo方面将这个活动描述为“无需排队,直接退还押金”,但是用户发现用户如果想要退出199元押金,需要在ofo的电商平台购买超过1000元的商品,而这些商品的价格远高于其他电商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戴威、陈正江等ofo创始团队成员已经多次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作为ofo法人的陈正江甚至已经被限制出镜。

有离职员工透露,尽管ofo的经营状况步履维艰,但是戴威今年在内部曾经多次表示过不会逃避债务,会为ofo的每一分钱欠款和每一个用户负责到底,今年ofo的部分运营资金都是戴威以个人名义借款筹措。

有媒体估算过,目前ofo拖欠的供应商欠款、用户押金累计高达30亿人民币以上。长庚君觉得,面对这笔天文数字的欠款,戴威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或许,戴威为之买单的,不仅仅是ofo的债务,而是整个资本市场的浮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