棱镜丨对话特拉华州破产律师:贾跃亭破产方案对债权人并不友好

律师表示,在特拉华州提交文件可能使债权人参与破产案变得昂贵和不便。因为根据特拉华州的破产法律,任何向法庭提交的文件,必须通过持有特拉华州执照的律师,所以会给国内债权人寻找合适的律师造成不便,以及金钱上的压力。

《棱镜》作者 康路

出品 | 棱镜·腾讯小满工作室

2019年12月6日,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的官方债权人大会(下称“341会”)将在美国特拉华州召开。

而在此前的11月25日,贾跃亭已经在美国洛杉矶组织非官方沟通会,来自20家债权机构的35名代表参会,他们参观FF公司,体验FF 91预量产车。

贾跃亭还在非官方沟通会上致歉,称债务重组成功与否决定FF的生死,也决定着债权人的利益。

被问及非官方沟通会和“341会”的区别时,特拉华州律所The Rosner Law Group的破产律师刘钊(Zhao “Ruby” Liu)对《棱镜》表示,“341会”是根据美国《破产法》第341条规定,在美国受托人办公室(the Office of the U.S. Trustee)监督下举行的债权人会议,债务人必须出席,给债权人一个机会向债务人质询各方面问题。

“一般这个会议之前,债务人需要递交两个文件:财务披露和负债明细表,其实就是财产和债务的清单。债权人会提前有时间看到这些材料,并且在会议上有针对性地提问。”律师刘钊说。

11月26日,贾跃亭的债权人之一上海懒财代理律师在接受《棱镜》专访时曾经质疑贾跃亭财务信披,称后者涉嫌隐匿财产。

被问及面对债权人的质疑,破产法庭是否会进行调查取证时,经常代表债权人出席特拉华州破产法庭的刘钊对《棱镜》表示,债权人需自行举证,供法庭参考,如果债权人对债务人存在质疑,除可以在341会上对债务人进行当面询问之外,还可以在会后索取材料,“但债务人可能会以索取的材料过多或过于宽泛,将导致沉重财务负担进行拒绝,这也成为美国破产案中,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常常交锋的一个点。”

在官方债权人大会即将召开前,未被邀请参加非官方沟通会的懒财向《棱镜》确认将出席“341会”。

《棱镜》同时注意到,在“341会”召开之前,贾跃亭方向特拉华州破产法庭提交申请,要求法庭认可债务人已经披露“足够的信息”,并申请法庭批准下一次的投票和听证时间,进一步推进破产重组的进程。

附部分对话实录:

棱镜:12月6日,贾跃亭个人破产将在特拉华州威明顿市召开法庭监督下的债权人大会。依据美国《破产法》,债权人大会(341会)的流程是什么?债务人本人是否一定要出席?主要解决什么问题?

刘钊:“341会”是《破产法》规定在美国受托人办公室(the Office of the U.S. Trustee)监督下举行会议,债务人必须出席,给债权人一个机会向债务人提跟他财产相关的各方面的问题。

会议首先由美国受托人办公室的代表对债务人的申请及资产和债务明细表进行面对面的审查。债务人须就有关债务人的行为、财产、负债、财务状况及任何可能影响债务人解除权(discharge)的事项,作出回答。

如果债务人被发现回答时做伪证,将面临刑事处罚。一般这个会议之前,债务人需要递交两个文件:财务报表(Statement of Financial Affairs)和资产及负债明细表 (Schedules of Assets and Liabilities)。债权人会提前有时间看到这些材料,并且在会议上有针对性地提问。

棱镜:债权人如果无法到场提问,依据惯例还有哪些出席的方式?正式的债权人大会是否是唯一官方认定的向债务人提问的场合?

刘钊:债务人的重组工作主要是为了使无抵押性债权人受益。因为债务人从破产申请中获得了很多好处,例如自动中止和解除债务,所以该过程必须对债权人开放和透明。美国 《破产法》要求债务人在案子开始后20-40天内提交其资产和负债明细表和财务报表。这两份文件提供了大量有关债务人的信息,包括债务人在最近90天内向谁付款,以及可能向谁起诉以收回财产等。

债务人必须出席“341会”并回答问题。债权人可以参加“341会”并提出问题或聘请律师参加。如果部分债权人当天不能出席,以后官方监督下和债务人面对面的机会就少了,但可能还会有非正式沟通。

根据美国《破产法》,债权人还可以通过“破产规则第2004条检查(Bankruptcy Rule 2004 Examination)”向债务人索取相关文件,要求更多的信息披露。 但询问也有必要的限度,比如询问的成本不得超过债务人的获益,也就是说债务人一方可以以提供文件“负担太重”为理由拒绝,毕竟债务人的名下财产也有限。

棱镜:在12月6日之前,贾跃亭方提出的预打包计划(Prepackage Plan)并没有通过投票。那么在12月6日能够讨论哪些议题?

刘钊:债务人贾跃亭已对该预打包计划进行了修订,并将寻求以较快的速度予以确认。 但是,债权人可能会寻求撤消此破产案,或将案件转移到另一个美国司法管辖区(如加利福尼亚州)。

棱镜:债权人是否可以提出替代计划?如何理解破产方案需要至少一半债权人同意,且同意参与的债权人持有的债权价值超总额三分之二?

刘钊:从提出破产申请起,债务人有120天时间提出重组计划,然后等债权人及法庭批准。这期间债权人不可以提出替代计划。法院可将提出重组计划的时间延长至18个月。如果债务人在指定时间内无法就重组计划取得债权人同意,债权人便有权提出另一份计划以取代。

债务人确认重组计划的过程涉及诸多谈判。 实际上,特拉华州的一位法官曾称将破产重组方案形容为“谈判邀请函”。 从法律程序上,债务人提出重组计划及债权人表决前,需要先提交一份书面披露声明 (Disclosure Statement),并获得破产法庭批准。这份披露声明的目的是提供有关债务人的咨询,让索偿者和债权人有更充分的资料,判断重组计划。 债权人可以对披露声明提出质疑,称其不准确或不完整。

破产法院只有在相信披露声明提供足够信息让债权人作出支持或反对的投票决定,才会认可这份披露声明文件。

披露声明获得批准后,债务人可以投票接受或拒绝重组计划。债权人分为很多等级,例如有抵押型债权人(secured creditors),有优先权的无抵押性债权人(priority unsecured creditors), 无优先权的无抵押性债权人 (non-priority unsecured creditors)。并不是所有等级的债权人都有资格参与破产方案的投票。

想要通过重组计划,《破产法》要求每一个有资格参与的等级,其参与投票的债权人至少一半以上人数接受此计划,且接受的债权人所持有的债权价值超过总额的三分之二。我举个例子,4个同一等级的债权人(甲 – $10,000, 乙 – $15,000, 丙– $25,000, and 丁– $50,000,总债务$100,000)。

若四人都参与投票,想要通过重组计划,需3人通过,且总债务超过$66,666.66)。例1:如丙丁接受,甲乙否决,计划不通过,因为接受人数没有超过一半。例2:如甲乙丙接受,丁否决,计划不通过,因为接受计划债权人的总债务低于三分之二。例3:如甲乙丁接受,丙否决。计划通过。很多债权人如果觉得拿不回来多少,也不想去支付更多的律师费去继续参与破产案,会选择弃权,看着案子自己怎么走,最后能拿到钱就拿钱,不能拿到钱就算了。可往往因此,反而有时会让债务人拿到可以通过计划的选票比例。还是刚才那个例子。例4:若只有甲乙丙参选,丁弃权。甲丙接受,乙否决。计划通过。因为参选人数有三,两人接受(超过一半),参选债权人的债券总数为$50,000,接受的两名债权人占$35,000债券(超过参选债券总额的三分之二)。例5:甲参选,乙丙丁都弃权。计划通过。

棱镜:你怎么理解贾跃亭选择在特拉华州申请个人破产保护,而不是他造车企业的主要运营地加州法院申请个人破产。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保护在不同州的待遇会有不同吗?

刘钊:破产属于联邦法律范围,因此每个州的《破产法》均相同。 但不同的破产法院对于该法的解释,应用及先例是不同的。特拉华州的先例及法院通常倾向于债务人,更有利于重组工作,法院效率也高,这是许多债务人选择在特拉华州申请破产重组的原因。很多众所周知的破产案都发生在特拉华州。

相对于美国其他大多数的联邦法院,特拉华的破产法院法官对于第十一章重组案例更有经验。案子审理速度也更迅速。但同时,在特拉华州提交文件可能使债权人参与破产案变得昂贵和不便。因为根据特拉华州的破产法律,任何向法庭提交的文件,必须通过持有特拉华州执照的律师,所以会给国内债权人寻找合适的律师造成不便,以及金钱上的压力。贾跃亭的案例尤其特殊,其主要债权人均在中国,而在特拉华州会说中文的破产律师不多,我是其中一个。

棱镜:个人破产保护的财产披露如何认定?如果债权人质疑债务人的财产披露情况,认为有财产隐匿的情况,需要自己举证吗?还是由破产法院组织调查?

刘钊:破产法院不会自行进行调查,需要债权人自行举证。美国破产法提供了许多“证据开示(Discovery)”机制。“341会”是一种方式,债权人另外可以要求法院进行“破产规则第2004条检查”。债权人有义务提出一些可靠的证据来支持进行“2004检查”的要求。(注:但询问有必要的限度,比如询问的成本不得超过债务人的获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