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故里都有人争抢,长孙皇后故里为何无人争夺?

最近一段时间,湖北省襄阳市某企业,要在襄阳给郭靖和黄蓉树立雕像的新闻,成了网络热议的话题。有些人认为,郭靖和黄蓉是金庸虚构的人物,在正史上查无此人,襄阳不应该为他们树立雕像。

王某认为:“小地方难得出一个有号召力的名人,只要能和名人攀上关系,不管是不是虚构的人物,都可以利用他们发展旅游经济。在这个西门庆故里都有人争的时代,襄阳为郭靖和黄蓉树雕像,以此来发展旅游经济,倒也无可厚非。”

郭靖、黄蓉剧照,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西门庆作为《水浒传》里虚构的人物,在历史上可谓是臭名昭著。即便是西门庆之流,山东省聊城市的阳谷县和临清县,也在争夺他的故里旅游资源。两个县以西门庆故里为噱头,建造相关的旅游设施,一时间引发舆论喧嚷。

舆论的喧嚷,正中阳谷县和临清县的下怀。它们借助这波舆论风潮,赚足了眼球,让两个县的知名度大大增强。临清县和阳谷县一番争论,结果取得了双赢的结果,当真是演了一出好双簧。

西门庆剧照,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在这个“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年代,争夺名人故里的戏码,在神州大地上频繁上演。比如武则天的故里之争,就在四川广元和山西文水之间上演。

武则天的父亲名叫武士彟,是并州文水人。武则天的祖籍地在山西省吕梁市文水县,《新旧两唐书》都说武则天是“并州文水人”。文水县以则天圣母庙为核心,大力发展武则天的旅游资源,可谓是赚足了眼球和钞票。

武则天剧照,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武士彟是唐朝开国功臣,曾经担任过利州都督,利州就是四川的广元地区。武则天的童年,随父亲在利州度过。广元利用这一点做文章,以黄泽寺景区为核心,大力发展武则天旅游资源,可谓是赚足了眼球和钞票。

在这个西门庆故里都有人争的年代,笔者发现长孙皇后的故里,却没有人出来争。《新旧两唐书》对于长孙皇后故里的记载,出现了完全相反的情况。

《旧唐书.列传第一》记载说:“太宗文德顺圣皇后长孙氏,长安人,隋右骁卫将军晟之女也。”

《新唐书.列传第一》记载说:“太宗文德顺圣皇后长孙氏,河南洛阳人。

长孙皇后剧照,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长孙皇后的祖籍地在河南洛阳,她的祖父长孙兕有两个比较出名的儿子,一个叫长孙炽,一个叫长孙晟。长孙炽是长孙兕的嫡长子,继承了洛阳的祖产。长孙晟不是嫡长子,只能去外面打拼。长孙晟定居长安,生下了长孙皇后。

《新旧两唐书》关于长孙皇后故里的说法,一个记载的是出生地,一个记载的是祖籍地。跟武则天故里和西门庆故里不同,陕西西安和河南洛阳,都不热衷于争夺长孙皇后故里的旅游资源。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洛阳和西安,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它们的旅游资源非常丰富,根本就不需要靠长孙皇后的招牌,来吸引游客。

李世民剧照,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出生在长安的历史名人,少说也能组成一个军。举个例子,《旧唐书.高祖本纪》就记载说:“高祖以周天和元年生于长安,七岁袭唐国公。”

唐朝的皇帝,除了李世民有明确记载出生在武功之外,其他的皇帝基本上都出生在长安。长安出生的帝王将相,加起来成千上万,根本就无需靠长孙皇后的金字招牌发展旅游业。

洛阳作为十三朝古都,也有着非常丰富的旅游资源。洛阳的北邙山上,安葬着二十几位帝王。洛阳的文化底蕴深厚,也无需靠长孙皇后的招牌来招揽游客。

李世民剧照,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洛阳和西安不争长孙皇后故里,说到底还是因为家大业大。阳谷县和临清县,文化家底贫薄,没有拿得出手的名人招揽游客,只能靠西门庆故里的噱头,来发展旅游业了。

文水县和广元也是文化家底贫薄,除了武则天之外,没有拿得出手的历史名人,只能靠武则天故里的噱头来招揽游客。

襄阳也是历史文化名城,虽然有诸葛亮等历史名人,但是文化家底并不深厚。襄阳拿虚构的郭靖和黄蓉招揽游客,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在神州大地上,像洛阳和西安那样文化家底深厚的城市,毕竟是少数。其他的城市好不容易能傍上名人,用他们为噱头来发展旅游业,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本文史料来源:《资治通鉴》《新旧两唐书》《水浒传》。

本文由王福星原创。码字不易,请尊重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本人已经和维权公司签约,委托维权公司代理维权。未经授权转载者,维权公司会代表本人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