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新材赴美上市:营收增速不到10%,但IPO定价过高

环保新材的成长速度并不算快,目前处在亏损之中,却要求IPO市场为其支付可观的溢价,因此多数投资者很可能对其敬而远之。

中国的环保新材已经递交申请,计划通过“代销”IPO在美国上市。他们所从事的绿色建筑材料行业虽然颇有前途,但是该公司自身成长速度不快,目前遭受亏损,而定价却偏高,恐怕很难得到市场的青睐。

概览

环保新材集团有限公司已经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补充文件(F-1/A),计划在纳斯达克市场IPO,融资1600万美元。

该公司利用采矿废料和煤粉灰,而非传统的沙土来制造混凝土和砂浆,使建筑材料变得更加绿色、环保。

环保新材的成长速度并不算快,目前处在亏损之中,却要求IPO市场为其支付可观的溢价,因此多数投资者很可能对其敬而远之。

公司与技术

环保新材位于南京,2004年建立,生产和销售高压加气混凝土砌块和预拌砂浆,这些产品主要是利用采矿废料(铁尾矿、铜尾矿等)和粉煤灰生产出来的。

公司管理层以首席执行官、董事林金如为首,后者2004年就开始为公司效力。

环保新材是一家控股公司,主要通过其可变权益实体(VIE)南京福亚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开展业务,后者由林金如于2004年创建,业务主要覆盖南京市内和周边地区。

该公司的主要产品包括高压加气混凝土砌块、预拌砂浆和其他建筑材料。

客户获取

环保新材的产品主要销售给那些按照客户要求承包项目的建筑公司。

他们的客户主要都位于大南京地区,以及工厂方圆50公里内的城市群。

销售和营销支出相对于营收的百分比相对稳定。

以每投入1美元销售及营销支出可以带来多少美元新增营收计算的销售及营销有效率在最近六个月周期内降至0.7。

市场与竞争

根据Grand View Research的一份2018年市场研究报告,全球绿色水泥市场2015年的总规模为192.5亿美元,到2024年预计将达到377.5亿美元,总量227366.3吨,从2016年到2024年年均复合增长率8.5%。

驱动预期市场增长的主要因素包括各国监管当局的要求日益严格,以及亚太地区建筑行业的迅速发展等。

由于经济的高速发展,以中国和印度为首的亚太地区预计会成为市场扩张最为迅速的板块,这些经济体的可任意支配收入不断增长,而且人口也在增多之中。

已经在提供或者正在准备提供绿色水泥产品的主要竞争者包括:

西麦斯

中国建材

Calera Corporation

海德堡水泥

拉法基豪瑞

财务表现

环保新材近期的财务业绩大致可以概括如下:

营收适度增长

毛利润和毛利润率提升

运营利润变化不定

遭遇亏损

运营现金流变化不定

以下即来自该公司文件的各种细节财务数据。

截至2019年8月底,公司持有现金392777美元,负债1270万美元。

截至2019年8月底的十二个月内,公司自由现金流696314美元。

IPO细节

环保新材IPO采用的是较为少见的“代销”( best efforts)模式,而非常规的“包销”(firm commitment)模式。包销模式下,承销商以自己的资金购入全部股票,承销期满后若还有剩余,则承销商自行持有;代销模式下,承销商期满后则会将未售出股票退还给发行公司。

不计承销商“绿鞋期权”,根据代销协议预期售股数量的中值360万股和发行价格区间的中值4.50美元计算,这一IPO交易的规模大约为1600万美元。

IPO最小发股数量180万股,最大发股数量333万股,献售股东的目标是最多售出105万股。

假如IPO成功,该公司相应的企业价值大约为7580万美元。

不计承销商“绿鞋期权”、私募股权和限制股,公开流通股票相对于全部发行在外股票的占比大约为21.77%。

根据最新文件,该公司计划将IPO净收益投入下列用途:

——完成厂房和湿拌砂浆生产线的建设;

——销售和业务发展;

——其他一般性企业用途。

承销商只有Network 1 Financial Securities一家。

评论

环保新材是一家规模很小的企业,希望通过一种少见的代销方式在美国进行IPO交易。

从该公司的财务数据当中不难看出,他们是从一家很小的公司开始发展,但是营收成长的速度却不快。

由于货币汇率波动,该公司在最近一个周期遭遇了相对于自身规模其实已经很可观的净亏损,这也让人看到了他们在汇率因素面前的脆弱性,这很可能是因为规模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具备对冲能力。

销售支出相对于营收的比率,以及其有效率都大致稳定。

绿色建材市场在未来若干年当中预计都会持续扩张,因此行业大趋势对于该公司显然是有利的。

就估值而言,环保新材管理层的定价实际上是要投资者接受大约10.4的企业价值对营收比率。根据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发布的2019年1月数据,一篮子上市建筑材料公司的这一比率只有大约1.26。

环保新材的预期估值与同行现实估值的差距之大令人瞠目结舌,再加上该公司并不亮丽的成长轨迹,恐怕没有多少投资者会愿意热情拥抱这一IPO。(费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