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范思辙完成了郭麒麟“演员的诞生”

号脉影像经络,洞悉文娱风潮

“这位姑娘暂且留步,可否与小生共推牌九啊?”

当《庆余年》的观众正在焦急地等待着范闲与“鸡腿姑娘”身份误会澄清时,范思辙又出来插科打诨了。偏偏观众一点儿都不觉得扫兴,反而迅速进入他的节奏:这“傻帽儿”又来了,请开始你的表演。

这种在关键时刻抢主角风头却不让观众反感的角色,着实不多见,类似的场景,已经持续了两周。

以影视演员的身份受到观众的肯定,这在郭麒麟的演艺生涯中还是第一次,甚至很多人误以为,这就是他第一次做演员。

实际上,早在2017年,郭麒麟便已经跟随郭德纲出演了《林子大了》《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祖宗十九代》等电影,但由于电影反响平平,他也没有获得多少关注。

有意思的是,在郭麒麟接下来的两部剧中,均没有郭德纲的身影,分别是《给我一个十八岁》和《庆余年》。

脱离了父亲的“保驾护航”,郭麒麟反而如鱼得水,不仅两部作品的评价不俗,他所饰演的角色也开始被观众肯定。

在《给我一个十八岁》中,郭麒麟饰演一个喜欢惹是生非的“犯二”角色秋水。据他本人描述,这个角色与他本人有85%的相似度,也算是本色出演。而观众对他的表演态度暧昧:自然真实,但真的当不了男主。所以,尽管反响不错,但人们对他演戏这件事仍心存疑虑。

郭麒麟曾经非常介意观众给他贴上的各种标签,“郭德纲儿子”、“少班主”、“黑幕光环”……但真正能够让他撕下来的,却没几个。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慢慢释怀了,但对于自己想当演员这件事儿,郭麒麟斩钉截铁:“我不只是一个相声演员,更是一个演员。”

说完这句话之后,郭麒麟就凭借《士兵突击》的表演片段,成功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突围。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晋级给他带来的并不是观众的认可,而是非议。一时间,“黑幕”“靠爹才拿到的门票”等言论甚嚣尘上,处在风口浪尖的郭麒麟无奈之下,选择退出。

由此可见,郭麒麟身上的标签并不是靠无视和在舞台上的自嘲便能解决的。“星二代”的身份为他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也让人们看他的目光多了几分审慎和苛刻,甚至也有人认为他“不务正业,相声还没出师就来抢演员的饭碗了”。再加上之前出演的“烂片”,观众对郭麒麟的演员身份充满了质疑。

直到迎来了《庆余年》,郭麒麟获得了出演范家少爷范思辙的机会,而他也没令观众失望,充分发挥自己喜剧特长,让这个角色从书中“活”了过来。

这也让不少人好奇,什么样的角色能够让郭麒麟在演员这条路上的风评一夜扭转呢?

首先是人设贴合。《庆余年》原著中这样描述范思辙的出场:

“喂,你就是范闲?”

范闲转过脸去,看着从高高门槛外踏进来的那个少年,少年体形有些胖,左脸上生了几粒令人生厌的黑痣,一脸的怨气,正略带厌恶地看着自己。

纨绔子弟、微胖、脸上有黑痣。这不就是活脱脱舞台上郭麒麟的样子吗?尽管他近几年的减肥非常有成效,但想必观众对他曾经的模样还记忆犹新,似乎没有人比他更适合了。

看郭麒麟在剧中出场的第一个场景就知道了:范闲初入范府,柳氏正在午睡,府中的下人们都噤若寒蝉,只有范思辙在院中大声追打着不给自己零花钱的师爷。

范闲好心提醒道:“你先把气儿喘匀了再追。”范思辙下意识一个点头,随后才反应过来,略有一丝不快地转身,却不好奇范闲的身份,而是对他手里的鸡腿更感兴趣。

短短的几秒钟,从为讨钱打骂师爷到慢半拍地点头,再到关注点清奇,范思辙这个人物就这样被立住了。

而这些点,其实是与郭麒麟的形象有所重合的。比如在其最近参加的综艺《漫游记》中,郭麒麟的抠门、爱钱等性格就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人设上的贴合让郭麒麟表演的发挥异常自然,而且多年的相声舞台经验训练出了他良好的台词功底,字正腔圆的吐词和恰到好处的小表情、小动作让观众甚至让观众觉得这就是一个专业演员。

郭麒麟终于完成了“相声郭”到“演员郭”的转变。尤其令人惊喜的是,作为一个影视新秀,他在角色的塑造和演绎上,有自己的看法。

比如,《庆余年》的导演孙皓透露:郭麒麟接到范思辙这个角色的第一时间就与他进行了沟通,他认为范思辙不能为了喜剧而喜剧,这个想法与导演不谋而合。

因此,像上文提到的范思辙“慢半拍”“贪财”等引发观众笑料的情节,都是基于人物和情节之下的合理发展,而非强行硬拗。

这或许正是郭麒麟在多年喜剧舞台上所沉淀出的功底,此时灌输到“影视演员”这个身份中,却也贴切。

当有机会在戏中施展自己的喜剧专业时,郭麒麟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要绞尽脑汁地表现自己,而是“要先收一收”,对于一个演员来说,这已经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

不过,单从一部《庆余年》就认定郭麒麟已经成为一个好演员,似乎为时尚早。毕竟在观众眼中,范思辙仍然是一个为他量身定做的角色。

除此之外,郭麒麟多年养成的相声语言风格,在这部剧中让人眼前一亮的同时,也成为他表演的某种桎梏。

12月29日,战争题材电影《解放·终局营救》将在全国首映,郭麒麟在这部影片中扮演的角色,似乎和喜剧不沾边。而他在表演上的可塑性到底有多强,或许在这部片中才是见真章的时刻。

【文/午言绝】

The End

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