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人都想封杀她,但我偏要挺

终于坎坷而来。

一部电影。

看过的男人,想起妈妈;

看过的女人,想起自己。

没看过的,却愤怒高喊“封杀”。

一部电影。

与整个国家为敌。

Sir温馨提示:观影前请备好纸巾。

因为它的力量,远不止“一部电影”——

《82年生的金智英》

82

郑裕美+孔刘。

两人共同主演过的作品:《熔炉》《釜山行》。

什么故事能请得动他俩?

看过剧本,几乎是第一时间爱上。

郑裕美:当时挺奇怪的,就是感觉这个作品好像只有我才能驾驭。我觉得这是我现在能轻松驾驭的角色。我不需要多加修饰,也不需要减去什么。就是觉得我应该演这部作品。

孔刘:我从拿到剧本开始就想到了妈妈。

但他们都同时提到一个词:压力。

故事曾引起举国争议。

根据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一位女性初为人母,放弃工作,在社会、家庭、伴侣等层层重压下,患上人格分裂。

书刚出版就在韩国销量破100万册,先后获总统文在寅、国会议员鲁会燦,以及各路演员实名推荐。

随后蔓延至整个东亚,女性必读。

但,马上引起疯狂骂战。

在男权氛围严重的韩国,它激怒了大部分男性的敏感神经。

谁提骂谁。

提起它的女星:Red Velvet的成员Irene、少女时代的秀英……无不受到粉丝的攻击和威胁。

烧照片的、威胁大批脱粉的,无奇不有。

图片来自Vista看天下

高潮,从电影版官宣开始。

大批男性网民上映前就涌入韩国影评网站NAVER,恶意评分。

导致网站不得不变更模式,取消映前评分机制。

甚者,直接到郑裕美个人社交账号下辱骂:

图片来自Vista看天下

如今电影上映,已观影观众评分高达9.53。

网民却只有6.34。

捧它的、恨它的,站在舆论两极。

它做错什么?又做对了什么?

此前,一名19岁的少年,曾向青瓦台请愿——

取消电影拍摄。

他的理由很具有代表性:《82年生的金智英》会助长社会损耗性的性别矛盾。

一段说出女性之苦的故事,至于加之这么严重的罪名?

不。

这完全超出一本书,一部电影能引起的波澜。

但也是对这本书,这部电影最好的定位:

它刺痛一个国家长久运行的根基,代表着一个时代觉醒的萌芽。

你以为的导火索,可能只是一根刺破假象的针。

1982年,4月1日愚人节,金智英出生了。

好像她确实是个“愚人”。

长大的过程,充满疑惑:

为什么,姐姐向往没有韩国人的北欧?

为什么,爸爸千里迢迢从英国带回的钢笔,只送给弟弟?

字幕来自凤凰天使TSKS,下同

再长大一点,她开始懂事。

但有些东西,大人还是说她“不懂”。

比如,奶奶的唠叨:

她总对妈妈说,要多生几个男孩呀。

智英想,男孩有什么女孩做不到的吗?

我也会好好孝敬妈妈啊。

但说出这句话时,妈妈的眼神里除了感动,好像始终隐藏一些她看不穿的思绪。

懂事不够。

孝顺不够。

乖巧不够。

那到底怎么做一个“好”女儿?

这是小金智英当时最大的疑惑。

幸好,这没影响金智英顺利长大,成绩不错,工作能力突出。

但她还是有些事想不明白。

一次部门内晋升,论资历,论能力,同事都觉得这次肯定有她。

名单公布,意外落选。

为什么?

她当面质问同为女性的上司——金组长。

公司人见人怕的女强人。

金组长给她的回答里,前半段智英都听得懂:你能力佳,状态好,年轻有为……

唯独最后一句,她不解:

——但你是女职员。

理由也充分:女职员要结婚、休产假,不仅耽误工作,而且随时可能辞职,公司不敢作为长久培养对象。

但智英不解的是:你能做到,我怎么不可以?

鼓起勇气,打足鸡血据理力争:

“我就算结婚生子,也有自信能好好工作,就跟您一样!”

傻傻的热情,跟小时候一样。

这时,上司又露出了与母亲相似的,复杂的笑容。

她没有解释,只是反问一个问题:

“智英,你看起来,我很好吗?”

画面一转,好不好,镜头告诉你——

公司会议,隔壁组长蹬鼻子上脸,工作不谈,上来就一通关于性别的揶揄。

反击?

没办法,她的确是“好上司”,但绝不是“好母亲”,“好妻子”。

争辩不可能改变观念,唯有认怂,用一个笑话化解。

时过境迁,金智英结婚生子。

只能辞职在家,专职主妇。

但渐渐,尿片横飞的生活让她消沉。

她仍羡慕着那些在职场打拼的小姐妹,认为那才是她心目中向往的“好女人”。

事实呢?

那天,她送完儿子去幼儿园,好不容易约旧同事们下午茶。

却曝出最近一件可怕的新闻:

公司三楼的女厕,被偷偷装了针孔摄像头,视频正在网上悄悄流传。

这不是最可怕的。

发现这一切的男同事不仅没揭发,竟当成乐事与旁人分享。

直到一位女同事被男友禁止上某间厕所,丑事才得以曝光。

此时,注意一个细节——

前一秒,姐妹们还能为憋尿的手段打趣。

后一秒,默契地低头沉默。

耻辱、无力、恐惧,因为维权之难,因为除不完的隐患。

“好”妻子、“好”员工、“好”母亲、“好”女人......

美妙的“好”,画成了一座华丽的牢,里面的人举步维艰。

归根到底,她们有做错什么吗?

没有吧。

电影从金智英的视角切入,把从小到大的所有懵懂与不解,纯真地展示在我们面前。

用旁人的言语和行动按图索骥,白描出那棵名为“男权”的大树下,庞大而纠缠的根茎。

看完金智英的一生,打破了我们对男权社会的认知偏差:

它的确牢固地存在着。

但恐怖,并非因为它的牢固。

而是它的“无形”。

它悄悄地,如空气一样,生长弥漫在每个人的一举一动之间。

建立着“好”的标准,洗刷着人的意志。

到头来,你去判断它的对错,反而荒谬。

无论男女。

都只是它的笼中猎物。

下一位出场的主角,是金智英的老公(孔刘 饰)。

一反女性电影套路,这位老公格外暖。

他爱她吗?

爱且深爱。

婚后,讨论要不要孩子时,他一脸无害。

使出男神卖萌杀——

“我会好好帮您的啦~”

事后呢?

他的确做到了。

且事无巨细,体贴温柔。

带老婆回自己家探望,主动洗碗;

看家务太多,他机灵打掩护。

偷偷收拾行李,以便趁婆婆不在尽快带老婆溜走。

甚至。

金智英提出想重新进入职场,他也考虑自己请育儿假,分担压力。

甜啊。

在Sir看,他完全已经比市面上的“老公们”好上百倍。

但结果怎样?

——通通失败。

帮媳妇洗碗,妈妈看到,在一旁讲风凉话:

哎呀,我儿媳妇真是有个好丈夫啊~

吓得金智英赶紧解释:

妈,在家都是我做的

刚收拾好行李准备溜……

这边妈妈喊的亲戚朋友到了,又一轮斟茶递水。

智英终于崩溃了。

对着丈夫一大家子,说出心中大实话。

对面回应:这孩子病得不轻啊?

更别提育儿假。

丈夫回公司了解政策,谁知马上被同事劝阻。

曾经请过育儿假的男同事都去哪了?

要不被炒,要不就没升职过……

不现实。

不仅老公。

在《金智英》里,你似乎找不到一个真正歹毒的反派。

例如,看上去最“可恶”的婆婆。

孔刘的母亲。

她是坏吗?

不,她只是遵循“规则”。

比如,当自己的女儿赶到家,想帮金智英做家务时。

她马上阻止:

坐着,你又不是在婆家

这句话背后什么意思。

是她偏爱自己的女儿吗?

不。

她在说:在自己家可以不做家务,但到了婆家,你也要做,这是规矩。

女儿,媳妇,一视同仁。

再比如,那个从小“偏心”的金智英父亲。

钢笔,只送儿子。

买回一箱补身的中药,也只给儿子。

金智英的妈妈不干了,质问他为什么只买给儿子。

父亲一脸懵逼。

注意他说的理由:

怎么回事

金部长的儿子开了家中医院

我就帮衬了一箱

父亲帮衬父亲。

儿子帮衬儿子。

这是他工作环境中最常见的现象,也是这社会最习以为常的人情交易。

哪里不对了?

再看他的神情——

你看到什么?

面对妻子哭天抢地的崩溃,Sir看到的是一个大写的麻木。

类似的表情与台词,电影中多次出现:

女人就是要嫁人生孩子

一个人做六七个人的饭都只是随便吃吃啊

家里至少得有四个男的

他们错了吗?

至少,他们自己没有认为自己错。

说这些话,也没有附带任何恶意。

他们只是一群跟随那个巨大滚轮的辙印,亦步亦趋走到今天的盲从者。

但Sir也注意到,看过《金智英》的观众里,大多都做过同一个动作:

哭。

既然没有反派,为谁而哭?

哭,因为它太残酷了。

残酷在,它无死角地为你展示一个完全没有出口的密闭空间的窒息感。

残酷在,你满腔愤怒却找不到一个靶子去释放和发泄的无力感。

出口在哪?

这是故事必须解决的问题。

原著小说,提供了一个暗黑的结尾——

精神病。

用病态去对抗这个病态的世界,是唯一答案。

而电影则要“温暖”许多。

Sir最动容的,是电影中孔刘和郑裕美的一场对手戏。

老公和老婆摊牌,告诉她(可能)患病的事情。

他给她看了一段老婆“鬼上身”的视频。

视频里,她叫自己的老公“女婿”,连声音神情都变了。

两人的表演都极为动情。

尤其孔刘。

面对妻子的无助,拼命掩饰自己的担心——

先是面部抽搐,然后重重地咽了一口口水。

没有说话。

继续摆出聆听姿态,但眼眶已经红润。

对方进一步追问,他开口瞬间,眼泪几乎同时涌出。

目光闪烁,不敢直视。

但让Sir更感动的,是他们当下的反应。

不约而同,两人第一个想起的,是对方。

对方的隐忍,对方的付出——

- 你一定很辛苦吧 哥哥

- 我总是觉得你是因为和我结婚,才生病的……

感动之余。

也暴露了这对最中心的受害者,一直以来的潜意识。

他们为太多人活着了。

为伴侣,为家庭,为兄弟姐妹,为公司同事……

却很少为自己而活。

这正是电影为我们指出的出口——

自我觉醒。

Sir注意到,一句台词在电影中反复出现: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

讽刺的是,说这句台词的,反而都是老一辈。

他们意识到了时代的发展。

但无法逃出过去的牢笼。

金智英是改变的开始。

她在电影中有个隐藏的习惯——

说话总说一半。

压抑着她心中真正的想法。

老公关心她手腕伤势,她岔开话题,说医生很奇怪:

老公让她多休息,她也不诉苦。

而是用一个反问带过:

改变,从她患病开始。

别忘记一个细节:

金智英患上人格分裂,她分裂出的是谁?

不是别人。

正是她的母亲。

让她患病的,正是金智英内心长久压抑和碰撞的AB面。

A面:传统对自己的压抑;

B面:自己内心压抑不住的觉醒。

看她发病时说的话:

母亲上身,第一时间关心的是女婿的身体。

而没发病时,她终于可以抛开那个A面。

大胆展示她的B面。

说话,更狠了,也说到底了——

甚至,她把心里的话告诉了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后代。

尽管孩子不一定听得懂。

但她说得比什么时候都坚定,从容:

她逐渐活出了自己。

正如原著里最开头的那四句序言:

你们可以对一切都觉得理所当然

我却再也沒办法继续忍气吞声

可是我只有变成別人,才能为自己说话

我是金智英,1982年生

的确,电影软化了原著的种种绝望。

《82年生的金智英》称不上什么传世杰作,有些电影的技法也略显青涩。

这是一部现实意义大于电影技法的作品。

软化,不外乎它要传递最普世的一种情绪——

希望。

看看这些触目惊心的数据:

在2017年的统计里,韩国针对女性的犯罪案件高达3万件,比江南站杀人事件发生的2016年(2.7万件)增加10%。

亚洲经济

2017年男女雇佣率分别为71.2%与50.8%,相差20.4%。在工资方面,2017年男女员工的工资差距为34.6%,在OECD34个成员国中排在首位。据2018年的调查,韩国100大企业的高管共有6843人,其中女性有216人,仅占3.1%。

KBS WORLD

面对现实的水深火热,我们可以要求的不多。

希望在哪?

很简单。

有人能讲出当下的这些故事,并持续有人坚持讲着这些故事,足矣。

或者,再贪心一点。

我们还可以“做梦”。

通过电影,未来或许是这样:

有一天。

你给你的女儿,你的孙女,外孙女……说起金智英的故事时,她们的反应可能是——

“原来这样的事情以前发生过啊。”

而不是——

“这完全就是我的遭遇。”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