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恋童癖”诽谤案胜诉:我没法每句话都经过深思熟虑

因诽谤被告上法庭的特斯拉公司CEO马斯克终于松了一口气。当地时间12月6日,马斯克在与英国人弗农·昂斯沃斯的“恋童癖”诽谤案中胜诉。

马斯克(左)在与英国人弗农·昂斯沃斯(右)的“恋童癖”诽谤案中胜诉。图据《商业内幕》

据BBC新闻12月7日报道,经过为期四天的审判,加州洛杉矶地方法院陪审团用了不到一小时就作出了一致裁决,马斯克去年一条推文的内容并不符合诽谤的法律标准,因此无需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2018年6月,在泰国清莱府少年足球队的岩洞拯救行动中,64岁的英国救援专家、潜水员昂斯沃斯是重要的协调负责人之一。当时,马斯克也派了特斯拉的工程师和一艘小型潜水艇前往泰国协助救援,但这搜潜艇从未被使用过。

昂斯沃斯批评微型潜艇不切实际,只是公关噱头,结果马斯克开火反驳,在推特上发帖攻击对方是“恋童癖”(pedo guy)。

感到自己被羞辱的弗农·昂斯沃斯一怒之下将马斯克告上了法庭,要求这位特斯拉创始人赔偿1.9亿美元,理由是这条推文损害了他的声誉。

弗农·昂斯沃斯说,这条推文让他“蒙羞”。图据BBC新闻

然而,马斯克并不这么认为。他的律师斯皮罗在庭审一开始就表示,有关此案涉及侮辱的说法“不是事实的陈述”。他说,马斯克的推文不是针对昂斯沃斯的“犯罪指控”,而只是“男人之间在争吵中开玩笑的嘲弄”。

当昂斯沃斯的的律师伍德问马斯克,认为自己的影响力有多大时,马斯克回答:“我不能确定自己有多大的影响力。我曾要求人们认真对待气候变化……但一直没有成功。”而当被问及是否认为自己应该谨慎地选择措辞时,马斯克回答道:“我说过很多话,不可能所有话都经过深思熟虑。”

马斯克还在法庭上表示,“pedo guy”一词在自己成长的南非很常见。今年9月,他在一份提交法庭的文件中也曾对此进行了辩解,称这个词在他童年时生活的南非是一句常见的骂人话,意思是“令人毛骨悚然的老人”,用来侮辱一个人的外表和举止,没有性含义。

在四天的审判后,陪审团仅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便作出了“诽谤不成立”裁决。陪审团主席乔舒亚·琼斯表示,昂斯沃斯的法律团队无法证明他们的指控,应该更关注证据。美联社援引他的话报道:“我认为他们试图让我们的情绪参与其中。”

赢得这场官司后,马斯克离开洛杉矶法庭。图据BBC新闻

在昂斯沃斯的律师伍德看来,这一决定“对社会来说不是一个好的裁决”。因为这起案件一直受到密切关注,它被认为是第一起由个人通过推特发布信息而引发审判的重大诽谤诉讼,同时也被视为对美国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诽谤内容的法律门槛的测试。

而赢得这场纷争的马斯克在离开法庭时对记者说:“我对人性的信心又恢复了。”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徐缓 编译报道

编辑 李彬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