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李佳琦到甄子丹,流量之外《吐槽大会4》还在期待什么?

文 | 吴喋喋

编辑 | 何润萱

《吐槽大会》第四季回归,11月30日首播就空降灯塔综艺热度榜首,在腾讯视频热搜榜首排名第三,综艺类排名第一,光是主咖李佳琦的节目相关热搜就上了三个:“李佳琦吐槽大会”、“庞博吐槽李佳琦贴成龙海报”、“为减少袁咏仪购物却碰上李佳琦”。

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看来,这样的热度完全是意料之中:首先《吐槽大会》总能请来最有话题度的主咖,第一期是“顶级流量”李佳琦,第二期是争议缠身最近又总被拿来和吴京比较的甄子丹。而且《吐槽大会》已经自带流量了。

2017年初《吐槽大会》第一季播出,7天播放量破2亿成为现象级网综;第二季播放量超18.4亿,第三季超过了24亿。尽管是一档名为“吐槽”的节目,却不断吸引话题明星参与其中,去年的第三季杨超越和张艺兴都来了,当时主持人张绍刚在《南方周末》的采访中这么说道:“艺人现在对《吐槽大会》很矛盾,节目在吸粉方面真的太牛了。”

第二期中,有很多争议点的主咖甄子丹依然刷到了好感度。一个身上有戏霸、打伤吴京等负面传闻的功夫明星好脾气地坐在座位上接受吐槽,尤其是李诞和其他嘉宾们还不断调侃甄子丹的武力值,说他可能会在台下报复自己,这无疑是很“挑衅”的——但甄子丹一直保持着风度和笑容。卡姆一开始就说:“今天我眼里的主咖不是甄子丹老师,是他屁股下面这个宝座。”甄子丹立刻知情识趣配合地站起来,致意卡姆,拱手让座。

但与此同时,也有观众认为《吐槽大会》里请来的主咖越来越不“值得”吐槽了:比如第一期里,路人缘超强的李佳琦通篇只有“不粘锅翻车”一个槽点; 第二期里看似争议不少的甄子丹,反而流露温文尔雅的一面:惧内、会弹钢琴、永远乐呵呵。

不过对于《吐槽大会4》来说,他们并不打算在“冒犯”明星的路上越走越远,而是“回归到脱口秀本身”。毕竟“冒犯”总有临界值,但脱口秀本身的魅力仍然是一座有待挖掘的富矿。

“如果想来猎奇,一定会有审美疲劳”

观众越来越难以在《吐槽大会》里获得“冒犯”明星所带来的刺激和快乐,有三个层面的原因:观众、明星、节目都在成长。

“如果想来猎奇,一定会有疲劳的。因为猎奇就涉及到心理阈值、兴奋阈值的问题,第一次刺激一定是新鲜的,反复在同样一个兴奋程度去刺激,观众一定就会厌倦,如果是按这个规律、这个逻辑来做《吐槽大会》,一定会越走越把自己逼死。”笑果文化董事长、创始人叶烽说道。

不仅观众看了节目,恐怕明星也看过了,如今艺人们基本是做了被吐槽的心理准备才来的,所以也很难看到明星在台上失控,反而一个个都有了与先前刻板印象背离的“反差萌”:“很能打”的甄子丹说自己怕老婆,向华强的儿子向佐说“谁说我们干这行不缺钱”,富豪杨子被调侃“节目组请不起杨紫所以请了他”也笑得很开心。

甄子丹在《吐槽大会》

与此同时,节目本身的诉求也在转向。叶烽希望观众能逐渐把关注点从节目的尺度上转移开来:“骂人、说隐私,这个反而是我们想要规避的,我们希望它能够有更多年轻人生活的共鸣,或者能够有更多脱口秀专业本身的呈现,实际上在《吐槽大会》里,呈现底层支撑的还是脱口秀本身。”

一个常见的思维是:一档综艺做到第四季必然会有瓶颈,观众会出现审美疲劳,节目要创新,做出改变才能延续生命力。

《吐槽大会》第四季里,场景舞美出现了一些新变化,嘉宾们要从一个人脸形状的通道走上舞台,寓意“卸下假面”,这个设计遭到了总策划人李诞的吐槽:“那个设计是一个人头,还做得有点像我,太讨厌了,整的我特别自恋似的,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我不知道谁做的。” 这当然是一种“职业性吐槽”而已,事实上不少观众都注意到了舞美的升级,调侃道:《吐槽大会》有钱了。

虽然舞美上更花心思了,但《吐槽大会》的核心团队并不认为他们需要为应对观众的审美疲劳而做太多改变。“每年有观众新的进来,有旧的观众离开,都会有,”叶烽说道,“我们讨论过无数次说能变成什么新的节目模式吗?答案是不能,第一是不能,第二是不需要。”

不仅节目形式、模式上没有做太多改变,《吐槽大会》也并不打算在对嘉宾的“冒犯”程度上进行突破,因为通过“冒犯”嘉宾所带来的刺激是无法长久的,随着《吐槽大会》和脱口秀文化的普及,艺人面对吐槽在脱敏,观众同样会脱敏。

那么《吐槽大会》还会有什么改变吗?

“你要说它变化,在内容上来说不如称之为回归”, 叶烽说道,比起吐槽明星是否犀利,节目希望带来更多脱口秀专业本身的呈现,叶烽认为《吐槽大会》的目标对象,将越来越精确到“脱口秀观众”而非广义上的综艺观众。

回归脱口秀本身,底气何在?

“回归脱口秀本身”,最强烈的信号或许来自卡姆。

卡姆是优秀的脱口秀演员,还拿到了《脱口秀大会2》的冠军。但在过去两年的综艺表现中,他显得有些缺乏观众缘,2018年2月他曾作为嘉宾登上《吐槽大会》第二季,微博网友表示:“卡姆和马景涛一样尴尬,下次能不能别让他上了?”

卡姆于是没有出现在《吐槽大会》第三季的舞台上。但第四季他不仅回归了,甚至可以说挑起了大梁。

《吐槽大会》中的卡姆

第一期节目的话题中心无疑是李佳琦,但更让人感受到酣畅淋漓的一段脱口秀表演来自倒数第二个登台的卡姆,观众的情绪直观地表达在弹幕里:卡姆太好笑了。节奏、气口、情绪、笑点,一气呵成,甚至还来了两个炫技的即兴段子,这位在上台之前极少被cue、仿佛隐身的脱口秀冠军,却奉献了脱口秀观众最想看的那种“原教旨”脱口秀表演。

《吐槽大会》第一期中的卡姆

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总经理邱越非常看好这一季里的卡姆:“在这一季《吐槽大会》里面,他就像当年的李诞、池子一样,是能够一下子出来被人记住的。”

豆瓣关于第四季Talk king的押宝讨论里,卡姆成了被频繁提名的人选;豆瓣热评里也不乏对卡姆的赞誉:“第一期卡姆最佳”、“最好每期都有卡姆压阵”、“卡姆一定要常驻啊”。第二期里卡姆依然是“炸场”担当,当他用一连串密集的梗逗笑观众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终于不用假笑了是不是,前面都挺累的吧?”观众的笑声顷刻间演变变成了尖叫呐喊。

在卡姆、李诞、庞博、王建国们所引发的一次次大笑里,部分综艺观众正在蜕变为真正的脱口秀观众。“这是个转化,原来不知道有脱口秀这个东西,慢慢的你会发现观众对于脱口秀这件事情的认知会越来越强,就会变成脱口秀的消费群体。”邱越说道。

《吐槽大会》从2017年初第一季开播走现在,话题热度一路走高,其身后的脱口秀市场也在成长。

2012年5月,东方卫视推出脱口秀节目《今晚80后脱口秀》,这是国内脱口秀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尝试突破圈层、走向大众。2016年前后网综高速发展,出现了《火星情报局》等网络脱口秀节目。2017年有了现象级的《吐槽大会》,接着笑果文化又陆续打造了《脱口秀大会》等综艺。池子、王建国、庞博等原本名不见经传的脱口秀演员如今积累了大量人气,微博粉丝数飙升到数百万。

李诞在《脱口秀大会》的发言

在综艺巨大的影响力之下,三年间脱口秀线下演出市场持续增长,据腾讯新闻报道,笑果2019年的观众人数已经达到23.7万,比2017年增长近500%;目前脱口秀的演出可以已经做到常态化,保证每周和每月的固定演出频次,尽管平均每场的规模仍在150人以下。

市场发展也带动了脱口秀演员的成长,有从业者对毒眸表示,拥有15分钟以上成熟段子的脱口秀演员数,已经从2017年时的30人左右,上升至2018年的百人以上,到2018年年底,能开专场的演员数也升至20人左右。

从这个层面来看,《吐槽大会4》“回归脱口秀本身”的时机,或许已经成熟了。它不仅仅是一档综艺,更像一个人才济济的脱口秀剧场,这里不拘一格地欢迎好的创作和好的脱口秀表演,观众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走进来,但终将因为喜欢脱口秀而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