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八旗最硬气之战:主将拔剑自刎,4千精兵全部战死

晚清时期,八旗子弟给人的印象实在不咋地,整天只会提着鸟笼在北京城里晃晃悠悠,拿着朝廷财政补贴过着“寄生虫”般之日子。骑射,满洲勇士引以为豪的看家本领,丢得一干二净,大部分旗人男丁连战马都不敢骑,还谈何谈射箭杀敌呢?当然,凡事总有例外,这些懦弱的八旗弟子,一旦被逼迫到一定境地,他们就会爆发出惊人之战斗力,与对手战斗到最后一刻,很有入关之前的风采。太平天国运动时期,八旗子弟在一场战斗中表现得最为硬气,4000余兵马无一人投降对手,全部战斗而亡;主帅江宁将军祥厚,拒绝投降,最后拔出佩刀,自刎而死。此战,堪称晚清八旗最硬气,也是最有血性之一战,很令人敬佩。

1853年3月19日,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朱锡琨、黄益芸等太平天国早期第一流悍将从仪凤门、聚宝门、洪武门等杀入南京。而后,太平军兵分五路,追歼残敌,两江总督陆建瀛麾下仅存的1200名绿营兵纷纷溃逃,陆建瀛无奈之下只能跑向满城,希望祥厚能够接纳他。满城,也就是内城,是旗人居住的地方,汉人不能随意进入,这是满清实行之一项特殊政策,目的是保证旗人之纯洁性,同时监视汉人,维护清朝统治。当时,满城内八旗男丁4000余人,是战斗力量;妇女、儿童也不少。祥厚一向与陆建瀛关系不好,于是紧闭城门,拒绝汉族督抚陆建瀛入内,结果陆建瀛被太平军当场砍死。关键时刻闹矛盾,祥厚确实不地道,但他坚守城池,也算是一条汉子。

满城防御严密,粮草、弹药、水源都很充足,足够支撑一阵,这是祥厚敢于坚守之底气所在。当然,太平军政策也有问题,就是打着民族主义旗号,扬言要杀尽一切“胡妖”,将满洲八旗杀干净,恢复汉族土地。如此一来,八旗子弟已经没有退路,战斗是死,投降也是死,何不死得痛痛快快,轰轰烈烈呢?为了守住满城,祥厚在太平军攻打南京外城时,就将八旗兵丁撤到城内,粮草、弹药等战略物资也一起运进来,致使陆建瀛孤军作战,南京外城被攻破。此外,祥厚还发动妇女、儿童,鼓励她们登上城楼协助防守,击杀太平军。谢介鹤在《金陵癸甲纪事略》中说:“将军不许外出迎敌,率官兵守皇城(满城),满族妇女、幼弱亦登城协助防守”可知,祥厚是打算死守内城了。

满城尚在,就意味着南京攻坚战没结束,东王九千岁杨秀清自然不允许,于是他亲自指挥攻打满城之战斗,林凤祥、李开芳、罗大纲这三位悍将充当前锋。19日下午,林凤祥、罗大纲等各自率领3000精锐,分别从正阳门、朝阳门发起攻势;太平军前赴后继,在火炮掩护下,架设云梯攻城。祥厚登上城头,指挥八旗兵丁用枪炮进行还击;妇女、儿童则部分使用枪炮射击,部分则拿着砖头往下猛砸,部分则拿着滚烫桐油往下泼,而后采用火攻。如此,连续进攻三次,太平军都没取得什么进展,还损失了1500余兵马,满城下横尸无数,惨烈程度超过南京外城攻坚战。可以说,此时八旗子弟在生存之压力下,爆发出了战斗力。

正面进攻损失太大,杨秀清可不想吃这亏。要知道,这1500人基本都是从两广拉过来的老兵,是精华中的精华,岂能白白送命呢。为此,杨秀清改变策略,让这些老兵退到淮清桥以西休整,改由“三江两湖”一带兵马进攻,且采取“车轮战术”,仗着人多势众,持续发起猛烈攻势。八旗子弟呢?虽爆发出战斗力,可没有后续补充,且平时缺乏锻炼,又没有时间下城吃饭,许多人体力耗尽,力尽气竭而亡。此时,之前退往内城协助防守的5000汉族壮勇发生哗变,因饷银问题大吵大闹,甚至拒绝登城协助防守,还打算联合太平军,夹击平日里欺负他们的八旗子弟。更要命的是,杨秀清改变了政策,宣布:“准许旗人拜降”,并暂缓攻城,也就是投降就不杀,你们不要做无谓牺牲,毫无意义。

得到杨秀清许诺,旗人纷纷请求祥厚出城谈判,保住大伙性命。但是,祥厚深受皇帝恩德,拒绝投降太平军,表示要战斗到最后一刻,流尽最后一滴血。将军没表态,八旗子弟只能继续反击太平军,坚守满城。如此,杨秀清很恼火,于是调来城内俘获的8000斤重炮,炸毁城墙20余仗,杀进了内城。此时,杨秀清又改变政策,宣布:“擒得旗人者,赏银五两”。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太平军将士纷纷操刀上阵,与旗人进行厮杀。当然,八旗子弟已经无路可退,他们利用每一条街道,每一座障碍物抵御太平军。双方从中午杀到下午,4000八旗基本全部报销,损失殆尽。江宁将军祥厚呢?战斗到最后一刻,身边亲兵无一幸存,知道大势已去,有愧于皇帝,于是拔出佩刀,自刎而死。如此,满城陷落。

此次南京满城战斗,4000八旗劲旅凭借坚固城墙,与太平军大战一天一夜,城破之后则进行巷战,最后全部阵亡;主将祥厚,拒绝投降,最后拔剑自刎,也算是有气节之人。纵观晚清70余年,此战应该算是八旗子弟最硬气、最血性之一战了。对此,各位又是如何看待?

参考书目:《太平天国战争全史》、《金陵癸甲纪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