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吸毒被抓 5旬母亲身兼4份洗碗工日刷800个盘子供女读书

15岁的杨金珍和8岁的杨丽珍出生于云南省宁蒗彝族自治县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两年前的一个秋日她们的父亲杨正文因吸毒被抓,在戒毒所强制戒毒1年零6个月,53岁的母亲杨务干在丈夫被捕后身兼4份洗碗工,每日刷800个盘子独自苦撑供两个女儿读书。杨务干说:“两个孩子还小,他没有当好爸爸,我却不能不管这个家。”

云南省地处我国西南边疆,临近“金三角”地区,毒品的危害影响较大。其中宁蒗彝族自治县因为当地交通、经济、文化等多方面的因素,居民吸食毒品者较多。

杨正文今年41岁,常年在外打工,平日里老实可靠,染上毒瘾是家人始料未及之事。得知丈夫吸毒妻子杨务干悲痛欲绝,为吸毒丈夫欠下了不少外债,在其入狱后经常会有债主找上门要求母女三人还清欠款,母女三人的生活本就拮据,丈夫入狱后更是穷到揭不开锅,为了还清欠款,杨务干再三思考后只得外出打工。如果你想帮助大山姐妹顺利完成学业,请点击【母亲为女打4份工

杨务干打工的地方在离村子20里左右的小镇上,因其年龄已大,也无任何工作经验,只能在小饭馆做起了洗碗工的工作。因当地经济水平有限,小饭馆的洗碗工收入不佳,一天的工资也就在15元左右,并不能维持母女三人的正常生活开支。为了早日还清欠款,赚取两个女儿每日的生活费,杨务干兼职了当地四个小饭馆的洗碗工。

杨务干每天6点起床,简单的带点干粮便徒步向镇上出发,到达镇上的时间已是8点钟。每个小饭馆一天的盘子清洗数在100-200个不等,四家饭馆的盘子数累计在800个左右,每个盘子清洗3遍,为不耽误时间,她都会将每家饭馆盘子的清洗时长控制在两个小时以内。杨务干说:“很难休息,多休息5分钟,就可能接不上下一家的活了。”

杨金珍现在就读的学校离杨务干打工的地方不远,有好几次她去看望母亲都发现妈妈在用冷水洗碗,当时的气温在5摄氏度左右,母亲的双手在冷水中冻得通红,上面布满了冻裂的小口子,不经意间还会有鲜血溢出,节俭的母亲舍不得上药,用废弃的布料将受伤的地方缠住。“当时心里特别难受,我想留下来帮她,她拼命的赶我回去好好上课。”杨金珍说。如果你想帮助大山姐妹顺利完成学业,请点击【母亲为女打4份工

今年三月份父亲杨正文戒毒成功回到家乡,他没有立即回到家中,而是直接踏上了外出打工的道路。杨务干说:“他说他对不起这个家,他没有脸面再给两个孩子当爸爸。”杨务干对丈夫早已失望,她只希望丈夫可以自己还债,而她可以一心供两个女儿上学读书。

大女儿杨金珍现读初二,小女儿杨丽珍现读二年级,姐妹二人聪明懂事,学习成绩优异。为了保证两个女儿之后的生活,杨务干借钱租下了金珍学校旁的一个小门头房做起了炸饵块、卖凉粉的生意。无奈生意萧条,每天的收入不过20元左右,每个月的盈利交完租金后所剩无几,懂事的金珍每个周末都会帮母亲照顾生意,有了女儿的陪伴,杨务干的心头多少有一丝甜意。

如今母女三人住的房子是由国家脱贫攻坚结对帮扶进行的翻盖,杨务干说:“国家给了我们一个温暖的家,两个孩子一定要好好上学,以后为国家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一年后杨金珍便将去县城读高中,花费将不断增多,两个孩子之后的上学费用让杨务干每日愁容满面,杨务干曾想过重新做回洗碗工的工作,但两个孝顺的女儿却坚决不同意,她们实在不想已经53岁的母亲还要为这个家奔波劳累。杨务干说:“吃再多苦我都不在乎,我只想供两个孩子好好读书。”如果你想帮助大山姐妹顺利完成学业,请点击【母亲为女打4份工】,或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母亲为女打4份工”完成捐赠,感谢您的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