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网红比明星火

2019年,谁是曾跻身于互联网关注焦点的人?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定会有一些令大众陌生的名字,但这个名单已经不止是那些一茬茬冒头、你却压根不认识的小鲜肉明星,更有一个逐渐膨胀到人们不得不关注的群体:网络红人。

“我们遇到什么困难也不要怕,微笑着面对它,消除恐惧的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坚持,才是胜利,加油,奥利给!

2019年到了最后的关头,我以为不会再有魔性土味金句洗我的脑了,直到败给了朝阳冬泳怪鸽·巨魔战将,然后再也无法用正确的发音读出“奥利给”这三个字。

一年过去,回首今年的最洗脑流行语时,来自“土味”网红的标志性slogan牢牢地占据了半壁江山。

奥利给之前,韩美娟负责直击你的灵魂和双眼,阴阳怪气的“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只要听过一遍,就成了脑海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再往前倒,giao哥凭借一句极富感染力的“我太难了”成功冲出giao圈、走向全网,与大众文化完成了一次和谐的交融。

不得不承认,今年的流行语真是越土越让人快乐。

当然,很多人在猛地发现自己已经被这些土味老哥包围的时候,都难免会一时跟不上节奏,发出与时代脱节的声音:

“这谁啊?他干吗呢?为什么这么火?”

不过这年头如果遇到自己不认识的人莫名其妙地席卷了你的朋友圈,也完全不用慌。

因为,今年99%在网上冲浪的人可能都有过这种困惑。

网红的“扩大化”

2019年,谁是曾跻身于互联网关注焦点的人?

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定会有一些令大众陌生的名字,但这个名单已经不止是那些一茬茬冒头、你却压根不认识的小鲜肉明星,更有一个逐渐膨胀到人们不得不关注的群体:

网络红人。

当李佳琦突然征服了“所有女生”的时候,阿沁和刘阳分手的热搜爆了好几次的时候,土味老哥的魔性嗓音在脑海中绕梁三日的时候……

都曾有人感到奇怪,并震惊于自己此前的无知:这个网红居然这么火吗?我竟然不知道?

但我们又不得不承认,这一年中他们确实都曾以某种方式,大规模地攫取了大众的注意力。或许可以说,2019年是网红的“破壁”之年

当然,这个“网红”的定义已经和从前习惯性的理解非常不一样。

之前的所谓网红,几乎都指代那些年轻漂亮(并让人脸盲)的小姐姐,她们从事直播、美妆、平面模特等能将颜值优势最大化的、以网络为传播基础的职业,并最终难逃自己开个网店卖东西的宿命。

再看看今年火过的网红,那简直是百花齐放、包罗万象,别管男女老少、土气洋气,一个比一个让人过目难忘。

鬼畜文化和主打土味的短视频网红们互相成就,从之前的药水哥、giao哥到今年的韩美娟、奥利给,视觉冲击一个比一个大,标志性金句一个比一个魔性。

万红丛中一点绿的李佳琦,和端庄稳重训练有素的薇娅,俩人跟以前亲自上阵当模特卖衣服的网红完全不是一个路子,却成了今年的最强带货顶流,颠覆了网红卖货的逻辑。

引爆公共话题,也成了今年网红频频“出圈”的方式。

比如前段时间引起关注的宇芽,她本是因“神仿妆”而知名的美妆博主,也正是因为这层小有名气的身份,又推动了整个社会对家暴话题的大讨论。

阿沁、LU一丝、美妆博主Emma……这些在自己领域里颇有名气、但对于圈外人比较陌生的名字,也频频因为情感方面的私事而在热搜榜上名列前茅。

今年互联网上的网红万象,确实比之前主要以年轻女孩容貌为核心卖点的逻辑丰富多了。

他们以网络为根据地,争相打破“网红=漂亮小姐姐”的壁,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冲向大众眼前。

一般意义上的网红VS今年“出圈”的网红

而这实际上打破的,是小圈子和大众之间的壁垒。

那些让网红们对大众也有了吸引力的契机,就像撕裂了一个口子,让人窥探到你不知道的地方,存在着不知多少个用自己的逻辑运行着的平行世界。

当小圈子的里的佼佼者一个接一个地走进主流,这让人应接不暇的一年或许会被评价为“群魔乱舞”。

但它至少也让人意识到,如今在网上想要收割名利,早已不止是年轻漂亮的女孩贩卖容颜这一种方式

“明星比网红高贵吗”

本质上,网红也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精神娱乐消费内容的公众人物,只不过是依赖着网络这个渠道。

于是,当网红足够红的时候,就必然会够到娱乐圈的门槛,进入更面向大众的娱乐大卖场。

所以我们在过去的这一年里看到,从网红身份起家的人,开始频频在某些场合与明星发生交集,成为娱乐圈的座上宾。

比如李佳琦薇娅的直播间不断有明星做客、一同卖货,阿沁在分手风波后还现身娱乐圈的时尚盛典。

甚至他们会开始频繁分担明星的职能:

从抖音火起来的费启鸣,和李光洁等演员搭档拍了戏;papi酱今年在数档综艺节目中担任嘉宾……

网红开始越来越多地和明星们竞争同样的工作岗位。

其实长久以来,网友心中自觉地画着一条“明星>网红”的鄙视链,认为明星和网红之间是有壁的。

长相,有壁;专业技能,明星似乎也显得更“高级”一些。

如果想讽刺一个明星不务正业没作品、只活在社交网络上售卖自己的人设,最一针见血的方式就是说“ta现在就像个网红”。

然而今年,明星和网红之间的这道壁也越来越被打破了。

如果说网友讽刺“明星网红化”是瞧不上他们的发展路线,那么更有趣的是则“网红明星化”——

像今年爆红出圈的李佳琦,一夜之间有了流量明星必备的站子、站姐、精修图,有了粉丝自发的控评,和偶尔在业务上犯错时粉丝对待爱豆般的贴心宽容。

舆论能奖赏给一个网红的“阶级跃升”,无外乎如今一个当红明星应有的这些“待遇”。

不仅如此,明星们也频频主动向网红带起的文化和潮流靠拢。

过去的这一年里,不止一个年轻帅气的男爱豆沉迷giao文化,以模仿土味摇花手为潮流;

有些女明星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的美妆心得、推介产品,反而比她们演戏的口碑还好一些;

即便是胡歌和桂纶镁这样的知名度,俩人去李佳琦的直播间宣传电影,依然会为10万张电影票在5秒内抢售一空而极为惊讶。

像这样极富冲击力的“入侵”频频发生,使得已经有人开始预想,在这个消费主义时代里,有些明星的能力和收入都干不过带货网红,以后娱乐行业会不会进一步下沉?

这里的本质问题,其实并不是明星和网红的身份谁高谁低。所谓的鄙视链和阶层本身就是旁观者主观臆想出来的,两端的明星和网红必然会在形势的变化中改变彼此的相处模式。

网红强势“入侵”明星的领地并不是无差别地打破了那道壁,只是充分反映了当人们越来越追求快速变现的时候,“谁流量大谁说了算”是不可阻挡的逻辑

而太多人没料到,网红“说了算”的号召力也有比明星还强的一天。

“瓜总是要吃的,就看谁放了”

所以本质上,2019年所有吸睛的网红身上都存在着一个令人好奇的问题:这种强大的号召力到底从何而来?

如果社交网络时代人们的注意力注定要被某些特定的内容分走,网友总是要吃瓜的,那么其实关键就是谁愿意做那个被消费的人。

这两年崛起的网红,又正好赶上了一个明星公众形象集体保守,不断往回缩的时期

他们很多话不敢多说、不能多说,涉及个人形象的负面新闻尽量拖到已经没人感兴趣再公布或被曝光,尽量只在安全的空间内活动,避免声势过于浩大的舆情把自己推到出头鸟的位置上。

这种“无趣”,显然满足不了吃瓜群众想消费公众人物的需求,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李小璐婚变之类的“私德大瓜”一旦出现,就一年比一年群情轰动。

没有那么多包袱的网红,反而抓住了明星让出来的空间,把社交网络上的一亩三分地变成了自己的大舞台。

最近美妆博主LU一丝自曝老公哺乳期出轨后,没过多久就晒出了离婚证,也引起了热议

无论是撕对象出轨,还是现身说法反家暴,每每进入舆论风暴中心的网红都重在“亲自下场”、“人赃俱获”,毫不吝惜展示出生动翔实的私人生活,供舆论评判。

这样的举动,也让那些平时被认为有钱有名、总被捧着的网红形象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使网友油然而生一种亲近感,好像从未为别人的“家丑”这么义愤填膺过。

只要你敢撕——不管是撕那个会点燃群众怒火的对象,还是撕开自己的伤疤,那就没有你出不了的圈儿。

阿沁分手风波中,不少金句让看客极有代入感

这样一来,一个个成功占据大众视线的网红,又何止是带货变现的时候更直接?

如果说现在的娱乐消费都是公众人物自我包装后满足某种市场需求的售卖,那么网红展现给大家的样子,其实是比明星更细分、更有针对性的商品

所以我们能看到那么多各色各样的网红,只是通过一小块手机屏幕,就把自己最擅长的事变成了拥趸无数的小王国。

土味老铁们将所谓的“装疯卖傻”做到极致,形成了如今坚不可摧的土味王国,让无数年轻人沉迷它的魔性和解压;

贩卖爱情细节的情侣博主,360度无死角地用自己的爱情填满观众的少女幻想,甚至能做到比上情侣真人秀的明星还敬业;

还有贩卖穿衣品位的,贩卖美妆技巧的,贩卖留学白富美人设的,贩卖小资情调的,贩卖乡村原生态生活的……几乎每个领域都有人通过一块小小的屏幕,让你观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

在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网红的年代,这个行业必然野蛮地生长,然后总会有那么几个人在合适的时机和大众的注意力发生碰撞。

不过,2019年网红的集中爆发出圈,也不见得代表着以后每年都会有越来越多的李佳琦们出现。

如今明星和爆红的网红相比显得吃亏,是因为他们生产作品、建立口碑的周期与之相比又显得长了很多,因而引发了“慢半拍”的焦虑。

但网红这个充满偶然性的行业里,能做到金字塔尖的人,又怎么可能只是纯粹运气好、被一阵风吹上去的?

他们也要保持高强度的工作,不能懈怠地进行内容输出,需要总能让受众觉得有新鲜感,在自己贩卖的领域内做到高度的专业和敬业。

人们的注意力的确在当下容易被短期收买,但这并不代表“短平快”的刺激就是唯一的成功法则。

相反,2019年一个接一个令人目不暇接的网红恰恰能说明,谁爬上潮头的速度越快,越该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

站在流量的顶端时,脚下涌动的不是别的,正是难以预测的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