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司朗卖身,艾迈斯半导体收归旗下

记者 | 钱伯彦 发自德国慕尼黑

编辑 |

1

中欧时间12月6日深夜,上演了近一年的“肥皂剧”迎来了令人意外的大结局。

奥地利传感器与芯片制造商艾迈斯半导体(下称AMS)宣布,成功收购德国照明设备集团欧司朗。此前,外界普遍预计,AMS的并购案将以失败告终。

今年8月,两家美国私募基金公司贝恩资本与凯雷投资曾对欧司朗开出每股35欧元的收购要约。这一竞价得到了欧司朗董事会与监事会的支持,但半路杀出的AMS,最终以每股38.5欧元的报价成功截胡,并得到欧司朗最大股东安联投资的首肯。

遗憾的是,AMS的这次报价并没能打动其他股东。根据收购要约,AMS若想将欧司朗明媒正娶,需要购得后者至少62.5%的股份。

保守的德国人对“蛇吞象”的资本操作较为抵触: AMS年营收不过14亿欧元;欧司朗的年营收则达41亿欧元。

这也导致AMS的首次收购最终灰头土脸。

根据德国《有价证券收购法》规定,收购失败方在一年之内不得再次竞购。但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奥地利人很快便钻了法律的空子,利用注册皮包公司的手法,在不到两个月后再度发起并购。

二次求婚的AMS,将彩礼从每股38欧元涨到了每股41欧元。根据双方协商,AMS这次收购的门槛也相应下降为需购得55%的欧司朗股份,最后截止日期是12月5日24时。

这并不意味着AMS的二次收购就顺风顺水。直到12月4日,仅有15.8%的欧司朗股东接受了AMS的竞价,即便加上AMS此前已经拥有的20%股份,距离55%股权的门槛仍相去甚远。

为了鼓励小股东们接受AMS的报价,欧司朗与AMS的CEO向所有股东发出了公开信,信中着重强调道:“41欧/股的报价十分具有吸引力,与今年夏天AMS首次报价前的公司股价相比,高出40%以上。”

欧司朗与AMS的CEO向所有股东发出了公开信。拍摄:钱伯彦

欧司朗股东投票倒计时。图源:官网截图

除了拥有近20%股权的散户投资者外,决定此次收购成败的关键还在于,持有欧司朗约35-45%股权的各家对冲基金。

为了说服机构投资者,AMS CEO亚历山大·艾维克(Alexander Everke)一周之内连续在伦敦和纽约举行了两场路演。

哪些对冲基金最终成为了关键摇摆票,目前并不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艾维克的努力以及基金经理们对于收购失败后股价大幅下跌的恐惧,最终促成这段德奥联姻。

AMS为何能够“蛇吞象”般地吃下德国巨人欧司朗?

除了AMS善于利用贷款获得资金来源外,其清晰的企业战略及高成长的业绩指标,或是背后的根本原因。

AMS的主要产品及服务是面向消费电子产品的传感器解决方案。借助移动互联网大潮,近年来,该公司取得了爆炸性的业绩增长。过去三年内,AMS的营收从2016年的5.5亿欧元攀升至去年的14亿欧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60%。

强劲的业绩背后是清晰的战略:通过收购巩固技术优势,以及多管齐下摆脱对消费电子产品、特别是苹果公司的严重依赖。

2018年,AMS超过七成的营收来自于消费电子产品。据Schweizeraktien网站消息,苹果约占总营收的一半。

过去几年,AMS连续收购了Heptagon、Princeton Optronics等公司,以稳固人脸识别传感器技术。

“我们收购的不是营收数字,而是技术,我们要成为立足于德奥两国的传感器世界冠军。”艾维克在接受德媒boerse.de采访时曾说道。

艾维克的战略野望还不仅于此。

除了加码安卓手机厂商外,AMS还将目光放在了汽车产业。无论是驾驶辅助系统、自动泊车还是自动驾驶,传感器永远是复杂的AI算法的前提所在。

AMS希望,汽车产业能够成为公司的新增长点和继消费电子产品之后的第二大支柱。此前,汽车市场仅占AMS营收的三成左右。

汽车市场正是欧司朗已耕耘多年的成熟领域。借助收购欧司朗,AMS希望彻底打开一片新天地。

也正因如此,对欧司朗志在必得的AMS先前已放出风声,如果二次竞购依然失败,它不排除进一步在资本市场上收购30%以上的欧司朗股权,以谋求第三次并购。

“收购完成后,我们将和欧司朗一起提升汽车产值在新公司的营收占比,即使在已经饱和的市场下,我们依然能持续增长。,AMS的COO斯托克迈尔(Thomas Stockmeier)在此前的路演中如此确信道。

此外,AMS拥有包括淡马锡在内的稳健型大股东的支持,也是其能够笑到最后的重要原因之一。淡马锡持有AMS约5.4%的股份。

一个月前,德国工业领域第一大工会组织IG Metall因担忧两家公司合并会大面积裁员,曾试图通过淡马锡来施压AMS以逆转收购进程。在该工会给淡马锡的致函中,工会代表着重突出了AMS依赖贷款进行收购的结构性风险。但淡马锡依然选择在第一时间公开力挺AMS管理层的收购决策。

成功收购欧司朗后,AMS在摆脱对苹果公司严重依赖的道路上更进了一步。AMS相信,两家公司合并后所产生的协同效应,将节省至少3亿欧元的开支。

相比之下,欧司朗自2013年离开西门子集团自立门户后,始终处于战略摇摆期。

从一开始分拆并出售传统光源业务,到加码LED业务,再到进军汽车传感器市场、数字业务领域甚至是数字化农业解决方案,欧司朗一直在多条战线发力,但它始终无法填补传统光源业务被抛售后的营收缺口。

欧司朗的企业组织架构,已过渡到由光电半导体、数字和汽车三大业务唱主角的时代。

讽刺的是,随着欧司朗即将被并入AMS,汽车业务部成为他人嫁衣,此前欧司朗重点关注的数字业务部,则可能被AMS直接甩卖。欧司朗曾重金收购的数字化农业技术商Fluence和拥有智能光学测控的软件平台Digital Lumens,都隶属于数字业务部。

欧司朗管理层举棋不定的典型案例之一,是对待AMS两次收购要约时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

在9月AMS首次收购失败后,CEO奥拉夫·布里恩(Olaf Berlien)曾公开表示:“现在我们保留了自己的独立性,能够独立塑造自己的未来”。

在当时的欧司朗管理层看来,被AMS吞下可能意味着大面积裁员甚至是公司的解体。由于AMS的收购资金几乎全部来自于银行贷款,预计合并后新公司的财务状况并不容乐观。

布里恩同时承诺,将于11月12日的年报发布会上公告欧司朗的升级版企业战略。

仅仅两个月后,布里恩与二次求婚的AMS达成一致,在致股东的公开信中也反转了态度,措辞变成“合并将给欧司朗提供契机,加速推进公司走上新战略方向”。所谓的升级版企业战略,则需等待AMS收购事宜之后再做决定。

从某种意义上说,处于长期战略迷茫期的欧司朗,若能够在AMS的带领下重塑一个光电领域的欧洲冠军企业,也未尝不是一种双赢的选项。

(界面新闻高级记者庄键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