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父男孩为保命截掉一条腿,姑姑:你妈跑了我照顾你

“我有妈妈,但我在心里已经无法准确描绘出她的样子。”病房里,还在化疗的独腿少年垂旭,在姑姑的搀扶下艰难得站住,两岁丧父、母亲改嫁,十年后为保命截掉一条腿。为了照顾哥哥患病的遗子,姑姑孟维岭已经两个月没有见到刚刚断奶的孩子。(腾讯大燕网·大燕公益 出品 图/文 张国宁 视频/占康敏)

(点击【孤儿旭儿艰难求生】,可进入腾讯公益为这位重病孩子提供捐助。)

今年14岁的孟垂旭来自河北省沧州市,在他两岁那年,父亲就因甲亢去世,没多久,母亲便抛下垂旭改嫁,在这十年间,垂旭和妈妈完全断了音信,“我有妈妈,但我在心里已经无法准确描绘出她的样子。”垂旭说。(患病前的垂旭)

成了孤儿的垂旭只能由爷爷奶奶抚养。哥哥去世时孟维岭正念初中,看到侄子没有了爸爸妈妈,年迈的父母照顾孙子也异常吃力,孟维岭便提前辍学打工,挣钱给侄子花,在她心里早已把垂旭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孩子。

那时的日子虽没有大富大贵,但也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看着垂旭一天天长大,全家人希望的火苗也越来越大。然而,2018年4月,垂旭的奶奶被查出胃癌晚期,同年10月便撒手人寰,“我妈临走时一直拉着我的手,让我照顾好垂旭,” 孟维岭说,“还没看到垂旭成人,我妈妈咽气的时候两眼也没闭上。”

就在一家人还没从悲痛的情绪中走出来时,今年3月份,垂旭打完球后时常感到腿疼,本以为运动过度就没放在心上,到6月份时病情加重,爷爷便带着垂旭去县医院检查,医生说是淤血,并无大碍,吃点药就好了。然而十几天后,垂旭已经疼到无法站立,我们听从当地医生的建议直接来到天津,经过医生确诊是右肱骨恶性肿瘤。

两个疗程的化疗结束后,垂旭突发病理性骨折,检查结果出来后确诊右肱骨恶性骨肉瘤,为了防止病情恶化,垂旭做了截肢手术。截完肢后的垂旭变得沉默寡言,整日紧锁眉头,“他现在的饭量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一,但却在不停的变胖,根本无法控制。”姑姑孟维岭说。

“嫂子,旭旭得了骨肉瘤,你要不来看看吧?”电话另一头有些犹豫,许久没有回答,“旭旭的病情挺严重的,现在要截肢保命,这些年没见了,来看看孩子吧。”病房里,垂旭见到了十几年未曾谋面的妈妈,简单的嘘寒问暖后,垂旭的妈妈扔下三万块钱离去。“你想妈妈吗?”“还行。”

“你妈走了,姑姑照顾你。”从小就在哥哥背上长大的孟维岭,与哥哥感情极为深厚,为了照顾自己的侄儿,孟维岭已经两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自己刚刚断奶的孩子,每天只能通过网络与孩子见面,视频那头孩子怯生生的望着孟维岭,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孩子的声音,孟维岭的双眼早已泛红,孟维岭离开两个多月,孩子已对妈妈陌生,一边是自己亲生的儿子,一边是无人管的侄子。

母亲去世,年迈的父亲又有糖尿病,哥哥英年早逝,嫂子改嫁,孟维岭成了家里唯一的顶梁柱。为了照顾侄儿已几个月没有回家,丈夫也多次用离婚相挟,让她放弃,“人亲妈都不管,你当姑的管那么多干啥。”

窗外的阳光洒进病房,做完截肢手术的垂旭盯着天花板发呆,据医生介绍,垂旭保守估计也要十个疗程的化疗,而前后高达三十万的费用让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犯了难。“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都要照顾我侄子一辈子。”

(点击【孤儿旭儿艰难求生】,可进入腾讯公益为这位重病孩子提供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