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隋炀帝而称老大的宇文化及就那样失败了

宇文化及

本有机会威服海内的。虽然他是个匈奴人,但是隋唐之际,民族、阶级,都不是啥大事儿。何况他有的是威望。杨广当晋王的时候,宇文述就站队杨广,杨广君临天下之后,宇文家自然是高级配置。杨广甚至将自己的大女儿南阳公主许配给了宇文述的第三子宇文士及。

当然了,宇文化及也大权在握,深受杨广信任。

信任的人背叛起来,伤害值是会翻倍的。杨广 就是这样被暴击的。

公元 618 年 3 月 10 日的夜间,杨广的亲兵骁果营直冲入宫中,杨广吓得藏了起来,结果被搜了出来,据说是要押解到朝堂上去的。

杨广咬牙切齿,问宇文化及何在。

回答是,宇文大人在朝上等陛下。

也许是宇文化及心里有鬼,杨广被押解到半路,宇文化及变卦了,这人带来做甚么?砍了砍了!

杨广的老部下们也不手软,一条带子勒死了杨广 。

在此之前,杨广还饶过宇文化及的狗命,但这条狗并不记恩。

弑君之后,宇文化及拥兵十万,成了理所当然的老大。他也不客气,直接占据了六宫,奉养一如杨广鼎盛之时。

这也罢了,大权在握嘛,奢侈一点,也能容忍。

最严重的是,宇文化及是个白痴 。等到开会之时,他在帐中南面而坐,人家进来汇报工作,他“嘿然不对”。

什么叫“嘿然不对”?

就是“嗯”了一声,然后,没有然后了。

等会议结束之后,才找人来一个一个问,这个啥意思,那个怎么办 。

后来干脆自己不开会了,不想主持日常会议,一律交给别人,自己门外派了几十个兵把守,谁也不准进来。

也就是 工作的事儿,他一概不感兴趣。

其他的事,他兴趣很大。比如到了徐州,水路不通,他干脆停下来,先抢一波,步骤非常分明,先抢牛车,因为牛车相当于载重货车。一次抢两千辆。

先把姑娘、珍宝装上车。自己的兵甲,让当兵的背着,山高路远,人困马乏,怨声载道。

带兵捉隋炀帝的司马德戡首先不服气了,抱怨道:“你们骗了我呀,说杀了杨广就有好日子过,没想到遇上这么个混账玩意儿。”

他们对宇文化及的评价是“庸暗”。

抱怨不是没有原因的。

实际上是相互的。当初宇文化及手持政权的时候,想尽办法把司马德戡弄上了骁果营司令的位置,司马德戡权重之时,宇文化及已经在暗暗忌惮,多方限制了。杨广死后,宇文化及论功行赏,给了司马德戡一个礼部尚书的官儿,看似升官,实则夺权。

司马德戡不是傻子,自然心中不服气。暗中操作了一番。于是,这时候就趁机要弄死宇文化及。还请了外援,准备一击成功。

《隋唐演义》中的杨广(左)和宇文化及,眼神颇值得玩味

宇文化及的情报工作倒是做的不错,司马德戡被抓。

两人开始对质,对质的内容,颇值得玩味。

宇文化及说:我与公同心协力共定海内 ,出于万死,今日事成,才想与君共守富贵,怎么就反了呢?

司马德戡说:屁!杀杨广是因为他淫虐,扶你上位,你比杨广还过分。这叫被逼无奈,只不过天不遂我。

宇文化及哼了一声,以杨广同等的待遇送司马德戡上路。

从宇文化及的话里来看,在他心中,天下已定,剩下的就是坐享富贵了。

这种思想意识,实际上已经注定了失败。宇文化及成了过街老鼠,各处势力围剿他,最终被活捉了,有趣的是,也把他装上了牛车。

牛车上没有姑娘和珍宝,因为那是囚车。

连突厥人都对他恨之入骨。他的头颅被窦建德送到突厥义成公主那里,突厥人把这颗头 悬在王廷之中,赞叹欣赏。

宇文化及的一生,都是在完美表演失败。庸才也就罢了,最怕的是思想意识上庸。而且极不讲道义,负恩累叶。做事也是顾前不顾后,躬为戎首,亲行鸩毒,衅深指鹿,事切食蹯,天地所不容,人神所同愤。

才能不足,志向低一点也可以。踏踏实实蛮好嘛,譬如一个女子,既老又丑,那就踏踏实实过自己的日子,也没人说啥,偏偏要树立志向降服优秀男人,这就是蚍蜉撼树了。跟宇文化及没多大区别,就算他夙蒙顾盼,出入外内,奉望阶墀。昔陪籓国,统领禁卫,及从升皇祚,陪列九卿。

但质地不好,本性凶狠,还恣其贪秽,又是交结恶党,又是侵掠货财,简直枭獍为心,禽兽不若,纵毒兴祸,死有余辜。

唐太宗李世民上位之后,对宇文化及毫不手软,死了也不放过他,郑重表示,宇文化及这种蠢货行为,虽事是前代,岁月已久,而天下之恶,古今同弃,宜置重典,以励臣节。其子孙并宜禁锢,勿令齿叙。

你看,宇文化及的愚蠢,祸害到了后代。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