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佳琦女孩”自述:他治好了我的选择困难症

围观5天,见证李佳琦直播奇幻之处。

文丨程越溪

实不相瞒,自从看过一系列文章,认识李佳琦之后,我多年的网购选择困难症全好了。一同变好的,还有困扰我多时,在百度上自查自诊许久也不见好转的强迫症、焦虑症、孤独症等病症,它们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缓解。感谢李佳琦。

在此之前,我已经好久都没怎么网购了,双十一都没瞧一眼。除了数学不好,主要就是选择困难了。每当需要个什么而在淘宝上搜索一通时,我都会对自己的选择发出疑问:这个品牌真的好吗,另外一个会不会更好,这个价格是不是买亏了,几十万的好评是刷出来的吗,买了以后会不会又因为退货麻烦无奈签收?

我一度投奔些所谓高品质的电商平台,觉得它们有时候选品还可以。但这种高品质生活好是好,有个毛病,很难持续过下去。倒不是说他们在运营上出了什么纰漏,而是有些不相干的因素影响到了我的购买力。比如说,猪肉涨价了。众所周知,衣服可不买,肉不能不吃。这势必就大大挤压了我原先的生活成本,加上,从去年底持续至今的裁员潮、劳资纠纷,也让我对未来能否持续过这种高品质生活持怀疑态度。

于是乎,作为一个29岁单身女北漂,目前我又回归了淘宝。照例,我又将面临选择困难症的侵袭。

最开始看李佳琦直播是他沪漂的故事打动了我。他讲自己刚来上海时只认识3条路,像极了刚来北京时只知道中关村国贸五道口的我。

而一旦进到他的直播间,真就像是被魔鬼牢牢抓住了。我连看了5个晚上直播,包括最近胡歌桂纶镁来的那个晚上,物质和心灵都收获颇丰。读到这里肯定有许多人关心我钱包的情况,先卖个关子,还是回到患者自述这条主线上来。

01

买买买,从此不纠结

我首先是被这个27岁大男孩亢奋的情绪感染了。说实话,我已经好久没在活人身上看到这种亢奋和激情了。如果不太明白这个意思,我可以稍微提醒一下,那就是所谓“丧文化”其实已在年轻人中间流行许久了,类似词语还有“感觉被掏空”、“内心平静”。所以看到眼前这个年轻人浑身充满活力,热情洋溢地卖货,我别提多激动了。当然,你也可以说直播上千场之后,李佳琦很可能是在表演了——即便如此,这水准也是最佳新人级别的。

像在广场上召集人群一样,他先是多次重复“hello”、“所有女生”、“我们来喽”等开场白,迟迟不进入主题。这一举动刚开始令我感到困惑,后来逐渐明白,网络直播就像个超级虚拟舞台,人员进出频繁,他想让更多新人听见他的招呼。

在产品介绍环节,李佳琦用的不少形容词其实没太多新意了,和媒体报道的一样,“超好用”、“amazing”、“好好看”几个主要的循环使用,也会插入些自创文案,比如“涂上这个你就是仙女本仙”。

听他讲话我一度怀疑自己开了两倍速,直到小助理突然插话拉低节奏,我才知道其实是主播语速惊人。

最有杀伤力的依旧是口红。据说他有1万支口红,最多试色纪录是一场380支口红。一支大牌口红便宜的200多,普通人绝无机会干这事儿,可见女生信任他,完全是出于他的经验优势了。最有杀伤力的推销词是“买它”、“你就买它”,“皮肤黄就买213号”,有几次一听他这么说我就想下单。

仔细想想为什么一直困扰我的选择困难没了,答案就是:OMG,买口红这么多年,终于有个专业的人告诉我到底该买什么颜色了!!而且和这么多女生一起下单,买不了上当买不了吃亏。

哪怕事后我才反应过来,他其实早就帮我设定好了一个选项——“黄皮肤该买哪个颜色”,而不是“我该不该再买个口红”。

我有时也会想想,为什么会出现个“口红一哥”而不是“口红一姐”呢?如果把李佳琦换成个美女会怎样?脑中刚一浮现这个形象,我就大致了解了原因。至少我这个用户就会怀疑,口红涂得这么好看,真的是口红的原因吗?确定不是因为主播的脸?而李佳琦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就完全打消了我这种顾虑,大意是口红永远是你们涂比我涂好看,因为你们是女孩子。真会说话,简直暖哭。

一阵介绍和“买它”后,就要迎来本次直播小高潮了,上链接。这是个十分有仪式感的活动。在正式上之前,李佳琦会吆喝好几声,告知领券注意事项,窗口也会适时弹出领券页面,3秒后消失。领完139减40这种大折扣券之后,你会觉得,如果不赶快使用一下,简直就是很对不起它了。

所以这一波操作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在花钱,而是在赚钱,这么划算我还不买,还要等到哪一天?别人都在省钱,我却无动于衷,岂不是亏大了?

随后李佳琦开始倒计时,5、4、3、2、1,链接上了。像是售货员终于从仓库抱来了货品。点进左下角货品清单,已经可以看到最新上的货“开了”,点进后出现可购买链接。

不过如果你是按照上述步骤做的话,基本已经和这次秒杀无缘了。手太慢。正确做法是,在他还没有喊出那句“开喽”之前,你就要早早打开商品页面,紧盯“购买”处,一旦它可点击,你就要以最快速度进入购买页,飞速“提交订单”,才有一丢丢的机会上船,成为“已购买人群”中闪耀的一员。

整个过程紧张刺激,拼杀激烈,让人心潮澎湃。抢到单了,接下来看直播的心情可以悠闲点了,没抢到的要继续聚精会神、严阵以待,准备接下来的秒杀。

这还不算完,第一波没抢到,佳琦又会在合适时间上第二批5000、5万、10万的货。也就是你第一条命“死了”,现在给你第二条命,要好好把握。

据说这个上货时间也是非常讲究:太晚,消费者容易忘;太早,显得品牌猴急。最好中途还要有些紧急上货、在线电联老板、忍痛割货等环节,游戏才更好玩。不过也有玩砸了的,有次百雀羚临时撤场,据说是最后关头价格没谈拢。

长达几小时的直播就这么被分成几个小组,每组又由多个5分钟左右的卖货内容构成,开卖前都会预告一波。目前李佳琦的产品已涉及众多品类,一场看下来,总会有点我缺的东西。再说他现在已是个IP了,可想而知议价权也更高,买他产品的理由越来越多了。

这种消费狂欢景象,你只要进来看一次,就会有种错觉:外界盛传的什么“经济下滑”、“消费低迷”怕不是假的吧。

仅仅是李佳琦亢奋的情绪,游戏般的体验,不足以让人拿着手机盯看俩小时以上。这里就要提到佳琦直播间如何治好了我第二个病症,轻微的城市生活孤独症。

02

顺利成为“佳琦女孩”

在秒杀卖货之外,我像是同时看了一个大型综艺节目。

第一看主播和用户的互动。由于李佳琦美妆产品卖得较多,半身出镜,感觉他离我很近,在直播时他眼睛一般紧盯右侧屏幕,不断及时反馈粉丝信息,除了做解答,互动是更好玩的。比如有次他说,“这个颜色你们还是别买了,白得发光的仙女才可以”。许多粉丝当时就在页面刷“我就是仙女”。直播时如果试色不好看,粉丝也会集体刷屏“垮了”,时不时挑战下主播的控场能力。

第二是看他和小助理互怼。李佳琦说话做事快,助理慢,两人的对比是看点。有次卖鸡翅,小助理不干活,在一旁专心吃,李佳琦怒其不争,“不要再吃鸡腿了,别人都说你bia ji嘴”,小助理反呛“你才这样”;有次李佳琦说有款被子很保暖,小助理在背后抱着小狗幽幽地说了一句,“有我暖吗”,直播画面当时停顿了5秒。有人就说看他俩直播很治愈,甚至有种看加长版《康熙来了》的感觉。

虽然我现在不是每场都剁手了(主要是剁不上),但晚上看看两人的节目,不失为很好的睡前消遣。

另外,这也是现在唯一一个,让我感觉有这么多人同时陪在一起的节目形式。有点像看新剧时观众一起“刷弹幕”。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在直播间刷上几个留言,尽管它不久就会被700多万观众的话语完全淹没。

看李佳琦直播让我重新置身于一群庞大女孩中间,既是同伴又是竞争关系。有时想想这件事过于奇幻。几百万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彼此不言语,在敲字中沟通,在想象中完成了陪伴与交流。李佳琦每次一喊“所有女生”,我都感到自己正是其中一员。

看越多李佳琦,对他生活也就越了解了,有点像“明星养成”。知道了他是湖南岳阳人,笑起来会露虎牙,极瘦,在屏幕前会时不时缩鼻子,性格周到,拥有5只比熊犬,在粉丝要求下,Never(其中一条狗)生产时还进行了直播。

我认为那几篇人物报道让李佳琦和“佳琦女孩”的关系又深了一些。李佳琦和我们许多人太像了。20多岁,来自中小城市,没什么特殊背景,一直做着普通工作,一个人到上海打拼,总觉得一天不努力就要被淘汰。只是佳琦是浓缩版的大众,他要努力百倍。镜头前他有着时刻观察“注意力”是否滑走的焦虑,偶尔开玩笑,多数时候是紧张地盯着屏幕。有人调侃李佳琦比小助理活还多,但我认为这个小助理选得太对了,正是因为他看起来轻松,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李佳琦的焦虑。

采访中佳琦也流露出一种对职业未来的不确定。这个我也太懂了。这个时代什么都是新的,很快就和昨天完全不一样了。既然它可以重来一次,谁能保证不会重来第二次呢。而一旦停下来,别说再上车,可能明天连车门在哪都不知道了。

更何况,直播卖货这件事,目前很大程度上就是价格竞争。这形式像极了个人版本的拼多多、双十一。如果哪天有个主播说他卖的东西能比李佳琦便宜两三块,两三块就够了,我不清楚会有多少粉丝立马投奔新地方。所以李佳琦的“宠粉”和明星是不一样的,明星要保持距离,营造崇拜感,李佳琦更要知道粉丝真的在想什么。

说到明星,这里要说说那晚看到胡歌和桂纶镁的情况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直播卖电影票,佳琦那晚也显得很兴奋,高兴地指向背景板,这期节目是淘某票、某某宣发平台赞助的。形式就完全是综艺节目采访了,让我想到以前导演带演员们上《鲁豫有约》这类节目的样子。

粉丝在6秒钟抢光了25.5万张电影票。我也想抢来着,虽然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片子。没抢到还是老原因,手慢。

这活动让我想到,以后电影宣传可能也不用跑路演了,就来各大直播间跑跑吧,省出来的钱撒电影票。

现场直播,每晚持续几小时。直播堪称一款让所有人设无处遁形的工具,这让我相信李佳琦的励志是看得见的。他的确向从不信“逆袭”的人证明了,哪怕在这个许多人觉得阶层已逐渐固化的时代,“小人物”还是存在成功机会的。哪怕这机会少得可怜,哪怕前面要加上无数条件。

所以说,李佳琦“贩卖”得最成功的其实是他自己,他的故事给了许多“佳琦女孩”一丝生活的希望:李佳琦可以一年直播380多场,我为什么不能再拼一下?

03

佳琦直播间,还能看多久?

李佳琦火了,也带来个问题——很多东西经常买不到了。

最近我抢得顺利的就只有一套自热火锅。抢到的主要原因是这玩意供货量大,而不是我的手速有所提高,更不是因为我最近想吃它。围观佳琦直播间的人越来越多了,假设一场直播400万人观看,只放出2万的产品,那么抢到的概率低至0.5%了。这会不会导致一些人的离开呢?

同时,粉丝也经常担心李佳琦要转行——以后晚上会不会很少见到他了?

毕竟他现在单位时间值钱了,直播也没以前频繁了,李佳琦开始上杂志,去参加时尚活动。最近娱乐八卦里大家已经开始讨论,参加某活动,明星面前的蛋糕一块没动,只有李佳琦把蛋糕都吃了。有新闻还说佳琦在考虑创业,办自己的品牌,美妆店。那或许是他的未来吧。毕竟直播这事儿太费嗓子了。

但同时我又觉得直播正在释放越来越大的能量,用网友流行话说就是,明星都来蹭网红流量了。刘嘉玲、李连杰、赵薇、那英卖的那些东西我全看了,就套路来说,没什么新的。赵薇卖酒时也说是亏本大甩卖,顺带还吐槽了下湖南卫视拍20多天节目喝她的酒也没给做个宣传。

看新闻说影视行业不景气,横店的人都转行当主播了。我对此并不持乐观态度。也许更多品类里会出现多个“李佳琦”,但平台超过90%,甚至更多流量肯定都是在前面几个主播那儿。

淘宝直播前两天有个小活动,已经开始让李佳琦和小主播同屏,帮她带流量了,我看弹幕也有不少不乐意看的。另外目前直播卖货的形式我认为也有待改进。每晚耗费几小时守着些并不知道会是什么的商品,时间久了伤身体。

写到最后,要交代下本人钱包的情况了。

毫无悬念,我一共下单了好几个现在看来已经忘了有什么功能的护肤品,有两个还是在不停刷新,他们“踢”掉没付款的人后捡漏得来的。我打算这段时间休整一下,等过两日发了工资再进去玩。这点克制力我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