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财副教授被举报性骚扰:证据实锤是“加分项”,不能成为苛求

此番上财性骚扰举报与以往同类事件的最大差异,在于举报者在遭遇性骚扰的过程中就有相对冷静的证据保存意识,并且在事后有专业人士的介入指导,进行证据的获取、补正和固定。特别是事发当时的部分录音片段,对受害人的过程讲述起到了印证作用,包括对平日言语骚扰的截图存证,都称得上是“教科书式”的维权操作。

日前,一篇题为《曝光!上海财大会计学院已婚知名教授钱F胜在校园里公然将女学生锁进车内性骚扰》的举报帖在社交平台刷屏,上财官方微博12月6日晚间表示,“已注意到”相关信息,校方对此已成立调查组,展开调查工作。在《南方周末》的报道中,部分学生反映涉事教师在日常亦存在言语层面的骚扰和撩逗行为,存在“广撒网”的情况。

性骚扰甚至性侵的举报在社交平台上广泛传播,这不是第一次,但这绝对是“实锤”度较高的一次。这次图文+音频的举报方式,虽对被举报者的名讳做了一定程度的符号化处理,但已经近似实名指控,这也是涉事高校能有相对快速反应的基础。

从调查程序和逻辑出发,目前仍处于单方信息供给阶段的性骚扰举报,依然需要被举报者的回应(包括相反证据、说法的提供),涉事学校的第三方调查,以及有可能在涉及治安违法甚至刑事犯罪时的权威介入。如果说此番性骚扰举报,涉事学校的官方回应还称得上中规中矩,那么在南周报道中的部分信源中,有学校老师就此事“发消息给相关领导,要求暂停钱逢胜的教学资格,以后绝不允许他再担任资产评估专硕的课程教学”,并已得到了领导的肯定性回应,就应当算是基层范畴的快速反应和明确表态了。

在依然属于单方陈述的性骚扰指控中,事发环境对个案已做出不同程度的连锁反应,应当说在其他性骚扰指控中并不多见,当然,某些性骚扰实施主体在行为发生地的口碑、风评可能也有差异,多少会对举报信息发挥一些佐证或者反证的作用。必须承认,此番上财性骚扰举报与以往同类事件的最大差异,在于举报者在遭遇性骚扰的过程中就有相对冷静的证据保存意识,并且在事后有专业人士的介入指导,进行证据的获取、补正和固定。特别是事发当时的部分录音片段,对受害人的过程讲述起到了印证作用,包括对平日言语骚扰的截图存证,都称得上是“教科书式”的维权操作。

不难看到,外界对此番受害人的果决与勇敢抱持肯定态度,对性骚扰行为勇于打破沉默,并善于对指控做证据准备,这无疑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以往类似指控有效证据阙如的困境,这也有助于涉事学校的处理机制对相关事件有更快速的反应。

但同时也要明白,证据实锤在性骚扰举报中,属于“加分项”,却不能成为对身陷性骚扰侵害人群的一种苛求。性骚扰行为发生后,在受害人意识一度迷乱的状态中和事后,“我没有证据”往往会成为受害者打破沉默的最大障碍。包括本案被怀疑存在更多潜在受害者,不少同学对涉事教师平日一些不当言行的反感与警惕,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提出并得到专业帮助,很大程度上也与此有关。性骚扰往往从轻微冒犯举动开始,进而得寸进尺,第一时间的喝止需要勇气,但同时也要强调,不能因为没有专业化存证、取证的手段和意识,就只能忍气吞声,而不去选择向专业人士求助。

面对开始可能只是轻微的性骚扰,说出你的不适、反感和拒绝,除了要抵抗学术乃至职场权力的压制,最重要的还是说“不”的勇气。证据的扎实与否,在其中可以扮演“加分项”的角色,但不应该成为受害人怯于举报和寻求帮助的阻力。即便是到了治安乃至刑事指控层面,被害人陈述也只承担着部分的佐证功能,更多证据的及时收集同样需要专业机构的及时介入,而受害者打破沉默是开启和寻求后续所有专业介入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