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芾书法到最后写成一笔书,是情感所致还是炫技?

当前,随着网络的发展和自媒体的发达,每个人都可以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或写写文章或发表于个人观点。在书坛有一个现象,有为数不少的书法爱好者或所谓的专家,热衷于对古代书法作品的技法分析,把字的笔画细节分析的非常细致,甚至都要用尺子测量角度了,如:如何入笔、入笔的角度等等,当然对书法入门者来讲有一定的帮助。书法技法层面具有可操作的意义,但这类分析并没有还原作者书写时的状态,因为作者不是为创作而书写,如:颜真卿《祭侄稿》,苏轼《寒食帖》作者在写的时候是不会考虑这么多的。如,那是一种“忘情”书写,颜真卿亲人被害,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是悲痛至极的心态。苏轼写寒食诗时是苦闷至极的心态,就如同红楼梦里所言“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时空穿梭回到盛唐、大宋,两位作者会会哑然失笑,我当时写这作品时哪里还有心情想着怎么写,书毕已是泪满襟。

颜真卿《祭侄稿局部》

有句话说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学书法不能只看到外在特征,要做到通过“特征”分析 “技巧”,再感受艺术家“功夫”的深浅。书法艺术的欣赏,本质上也是如此,是一个由外而内的分析和还原。

由外行到内行有一个学习过程,尤其是书法,是一个长期积累,甚至是一生的事。

苏轼《寒食帖》局部

特征,是表象。是艺术家塑造的意象;

技巧,是方法。是艺术家运用的灵活性方法;

功夫,是内涵。艺术家的核心能力,是一种自我表达驾驭能力。

一件书法作品,基本特征是带给人的视觉感受和感觉;技巧就要上升一个层面,是作品中体现出的用笔、结构、章法、墨法;功夫是作品中体现作者执笔、运笔能力,和线条的驾驭和整体把握能力,最深层次就是创作作品时的文化生态,作者的精神情感。

王羲之《兰亭序》局部

苏轼的一句话“书初无意于佳乃佳耳”!有些特征出现具偶然性,不能把偶然当做必然去研究,就如《兰亭序》《祭侄稿》书法史上的经典,在临摹学习时没有必要也去涂抹,目的是临习作者的笔画、笔法,整体结构布局等。

柳公权行书《兰亭诗》局部

技巧与功夫的认知

书法不是炫技。

一点一画是为一个字的结体服务,同样的笔画在不同的字中的写法也会不同,还得根据实际情况而应变,在书法学习的过程中要分清哪些是技巧哪些是功夫。诗词歌赋文章等国学经典,即便是倒背如流,也不能算是国学家,只是记忆层面,没有专著就不能算是国学家。

米芾 《临沂使君帖》

米芾 《临沂使君帖》,写到后是情感所致还是炫技呢?只有米芾自己知道!

技巧、特色与功夫

技巧、特色与功夫是一个整体,互为影响。书法的特色反映书法家的创新能力,是以技巧和功夫为支撑的;再有技巧的艺术家,没有功夫就走不长;如果书写没有特色,千篇一律就很难引起注意。书法学习最终是为了创作,临摹的再好再像,不能最终走向实践是徒劳。就像武术也要讲功夫,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招式是套路,一招一式背后是功夫。功夫是要经过长期历练得来的。

这就说到演员行当的老戏骨,演戏时对角色的把握,有的演员拼的是演技,老戏骨释放的则是经验,是生活,老戏骨能把握,会拿捏,会掌握火候。老戏骨也是历经青年时代走过来的,“台上十分钟,天下十年功”,这里蕴含着深刻的道理。

书法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