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数字时代,个人面对的最大挑战是被矮化成消费者

近期,腾讯·大家专栏作家、《经济学人·商论》执行总编辑吴晨先生,在成都的寻麓书馆做了一场关于“数字经济大转型”讲座,以下为本次讲座的精彩内容。

吴晨先生

吴晨:很高兴来到成都,来到寻麓书馆。今天,我带着我的新书《聚变》来跟大家分享,为什么要构建和怎么去构建面向未来的知识体系。

我这本书的一条重要主线是我们处在大的转型时代,这个转型是从工业经济向数字经济的转型。在这个过程中,对每个人的挑战是知识体系折旧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面临新的东西会越来越多,所以我们更需要去找到,或者保留原有的一些构建自己知识体系的,不断更新自己知识体系的能力。

我们面临一个什么样的时代?10亿个小时以前,人类(智人)刚刚从非洲走出来;10亿分钟之前,犹太教也好,基督教也好,中国的佛学也好,轴心的领导刚产生;10亿秒钟以前,IBM的PC,1973年个人电脑时代刚刚开启;10亿次搜索以前是今天早晨,它告诉你整个变化是怎么以乘数级迈向来。这句话其实也不是很新的,是谷歌的首席经济学家在2015年说的,他告诉我们变化是快速而来,变化背后最重要的推手是科技的变革。

未来,人和机器的最大区别是什么?机器在某些特定领域有大量的数据会比人做得好得多;而人最大的特点是有情感交流的能力,可以把很多貌似不相干的东西拉在一起,摩擦出新的火花来,怎么去保留和训练这样的能力就变得非常重要了。

我们梳理过去300年科技变革给我们带来的变化,其实是三次重要的变革:第一次重要的变革是1750年蒸汽动力带来的变革,工业革命带来的变革;第二次变革是1973年开始的芯片、个人电脑,开启的自动化变革;第三次变革是2014、2015年开启的人工智能跟大数据广泛应用带来的变革。而三场变革背后都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推动力:第一个推动力是自动化,第二个推动力是全球化。自动化在前,全球化在后,但是两者又有不同的张力。

蒸汽机刚刚开始被发明出来是在英国,当蒸汽火车被传播到中国来,我们比英国要晚将近100年,在中国修建的第一条铁路比英国也要晚将近100年。所以说机器动力带来的自动化到全球化的过程传播它是有滞后性,这样的滞后让大家不断地受影响,带来的冲击也不是立刻,不同的人都有充分的学习时间。

第二轮变革核心点是在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用个人电脑开启了一系列的变化。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当数字表格发生了之后,被广泛运用之后,它彻底改变了会计行业,它的自动化和流程梳理带来的变化是非常大的。现在,很多企业仍在流程自动化的钻研过程当中。

我们现在面临的第三轮变革是人工智能跟大数据带来的变革,可能是全球化跟自动化中间的间隔最小,甚至是在同时发生的,所以说我们每个人都会感觉到变化特别快,不断在改变我们的工作跟生活。

吴晨先生

这一轮的变革背后到底有什么样重要的推手?

第一个推手是摩尔定律。摩尔定律不是现在才发现的,50年前就有摩尔定律。芯片上的半导体可以每18个月翻一倍,芯片的算力每18个月可以翻一倍,它推动了整个自动化的改革。大数据是未来的石油,人工智能是未来的电,哺育人工智能大数据的速度,全球每年存储发生的数据的量在翻番,甚至速度更快。在这个意义上,摩尔定律仍然发挥作用,一方面算力理解为人工智能的应用能力,仍然在不断地提升,另一方面这个世界里数据的量在不断地提升。

第二条定律,推动这轮变革非常重要的是网络效应。什么叫网络效应?就是你用微信,我用微信,最新的那一个人用微信的成本一定更低,他可以连接的人,他的效用会更高。在产品跟应用的推广过程当中,边际的那个人效率越来越高。网络效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就是提供网络效应的平台,而且网络效应是数字时代特有的,因为它不断地,特别容易把人连接起来。提供网络效应的数字平台,它们估值的成长,它们影响力的成长比它们增加那些会员使用者的速度更快,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正处在一个大的平台型企业几乎是赢家通吃的状态,这是理解数字社会的第二个抓手。

第三条定律,未来的很多创新是聚合式的创新,是把两个不同领域的东西结合起来。最简单的例子——拉杆箱轮子跟箱子,火车旅行已经比较广泛应用的时候,会觉得行李太重,但是在欧美男性为女性拎箱子被认为是会美德,他们不会觉得箱子很重,但是当大众都开始用拉杆箱,尤其是出行行李越来越多的时候,你会发现轮子+箱子是最好的聚合式创新。这样的创新真正推广是不容易的,我们在探讨科技的发展,一定是要看十字路口的问题。

我这本书叫《聚变:站在商业跟科技的十字路口》,就是因为商业是检验一项科技好还是不好,能不能被广泛应用的最重要的试验场,而科技是推动商业变革的重要推手,一定是两者融合的交叉入口才能真正看到新的有意思的地方。

比如说乔布斯就说过他希望做的任何产品都希望是在艺术跟科技的十字路口,我的手机要有美感,但是又要有现代性,十字路口会产生非常有意思的点。

《经济学人》是非常推崇全球化的刊物,全球化一开始是产品、商品跟贸易的全球化,然后是资金跟资本的全球化,然后是人的全球化。人的全球化很重要,我们在20年前每年出国的人不会超过100万,而现在每年出过的人达到2亿人次以上,人在不断地流动。从工业经济向数字经济转型是思想的全球化,我们一定要让思想流动起来,让不同的想法能够有机会碰撞。

未来面临的问题是复杂的、未知的问题,不是简单的线性把这件事做好,铁路从60公里到100公里、200公里、300公里,只是线性的增长不需要多元化,我们只需要很强的执行力,而我们现在面临的是复杂的,未知的问题,就需要群策群力,需要集体的智慧,而且集体是不同的人。我在这本书里倡导的也是这个理念。

这本书从三个不同的视角来写,过去的视角、其他国家的视角、跨行业的视角,帮助我们理解好的科技、新的科技在真正的应用跟推广过程当中它到底会面临什么样的阻力,它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推动,才真正能够成为商业上有用的应用,这样也有助于未来当大数据跟人工智能带来的新变革,我们会对它带来的变化有一个更好的预判。所以我讲三个角度,历史的维度、跨界的维度和不同国家的经验。

我讲一个简单的例子,还是拉杆箱的例子,第一个想出来把箱子和轮子结合起来做拉杆箱的人,他把这个idea拿出来跑到做箱子的工厂,商家就马上拥抱?不是。第一个人把点子画出草图给到箱包厂的时候,箱包厂人说这个东西不会有人要的。过了十几年,又有一个人想出来,他跑到商场说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个原型展示一下,商场说不会有人要。每个人都特别容易陷在自己的小领域里,按照自己的理解去理解市场。直到第三个人真的把某个商场说服了,把东西做出来,展示出来,发现销量特别好。等到销量特别好的时候,大家都蜂拥来做,而且箱子在不断更新迭代。科技面临的阻力,一方面是既有的再位者的阻力,另一方面就是认知上的阻力,每个人认知上都有很多围墙,打破这些围墙是很重要的。

再举一个例子,跟创新非常相关。在过去50年航运业最重要的创新是标准的集装箱,集装箱这个概念被创造出来之后,所有的人就马上拥抱集装箱?不是,最简单的比较,一艘中型散装的货物到港口之后需要400个工人一个星期的时间装卸,同样一艘集装箱货,现在基本上叫无人港口,只有两三个操作人员在系统上确保机器都在正常运行,两个小时装卸完毕。

其实这不是现有的,这是几十年前就发生的,当一个新的技术马上要去实施的时候,首先面临的就是你要抢夺很多人的饭碗,一个码头有多少工人,他是家里最主要挣工资的人,他们本来有很多工作要做,一下子他们没有工作做了,怎么办?有很多卡车司机也不干了,卡车在没有集装箱之前,什么车都可以运东西,现在要投资买标准的集装箱卡车,这些都是面临的阻力。

现场读者

我们仔细看集装箱运用的历史,你会发现它有很有意思的第一推动,这个第一推动是美国的越战。越战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时候,美军发现南越的军队实在是不能打,他们决定升级,决定自己派军队到越南去,就需要有大量的补给送到越南。国防部五角大楼就说谁能够帮我越快越好的把大量物资运到越南去,有商人提出来我来帮你做,但是要按照我的方式来做。

国防的投资通常是创新很重要的推手,美国的创新有一个部门叫DAPRA,美国国防部的研究局在不断地在推动创新,而军方的采购也一定是很多有意思的创新实践最好的机会,这次航运业最好的机会。所以把大量的物资运过去,60年代末70年代初也是东亚制造崛起的时代,这些集装箱运到越南的时候不会空箱回来,会运着亚洲制造的货物回到美国。几年之后太平洋的航线就超越了大西洋的航线,成为全球最繁忙的航线,而集装箱的发展也确保了全球化、全球贸易的快速发展。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一直是双位数的增长,这就是科技发展、商业应用背后的推动力。如果不理解这样的推动力,集装箱刚刚出来大家就开始很担心。

在数字化的时代怎么去更好的保留前数字化时代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是很重要的。我随身会带着一个小本子,带着一支笔,我觉得纸跟笔是最好的前数字生活方式。为什么?因为它简单,它只有单一的目的,它让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马上随身、随手记下来。如果从人的认知学发展的角度来说,比较困难的学习方式是最有效的学习方式,你写在纸上可能记录过程当中还要加入自己的思考,因为你不可能把讲者的每一句话都记下来,但是它其实就是在学习。当过了几天的时候整理自己的笔记,放在手机里和电脑里的时候它又是再一次学习,所以它更有效。

在数字时代,最重要的就是每个人的手机,它已经变成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我们肢体的一部分,它还不断地能给我们带来各种各样的诱惑,给我们带来各种各样吸引我们注意力的,让我们分心的东西,所以这时候纸跟笔是最简单的,它不会让你分心,因为它有最简单、最直接的目的。在数字经济时代下,怎么思考有哪些前数字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应该保留,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谈人工智能是最重要的点,我们到底应该怎么认识人工智能,怎么认知人工智能。过去两年我花了很多时间去思考,去聊,去挖掘的问题——人工智能是什么?人工智能是未来的电,大数据是未来的石油,我们能不能从电的发展过程当中,对人工智能的认知有一定的帮助?

我举个例子。1800年的时候电还没有被创造出来,是一个前电的时代,美国退役的总统回到父亲的庄园,他喜欢看书,他也喜欢看Party,庄园的别墅也很大,他每年要花很多钱买蜡烛,晚上读书和宴客都需要蜡烛,当年每年要花一万多美元买蜡烛。在那个时代,如果你想做一个读书人,做一个夜生活很丰富的人,一定要是有钱人,你要买得起蜡烛。

白色的蜡烛也催生了很重要的行业,这个行业就是美国东北的捕鲸业。美国的捕鲸业不是像日本是为了吃鲸鱼肉,美国捕鲸业是为了把抹香鲸拉回来之后,两个人在抹香鲸的鼻孔后面打洞下去,每个人身上拴着绳子,你就拿着桶把鲸油捞上来,这样的鲸油做成的蜡烛没有烟,持续比较久,不熏眼睛,很好,当然也很贵。这是没有电的时代,你的阅读成本是很高的。

100年之后,1900年在纽约当时已经开始电气化了,纽约一个家庭平均用于照明的费用每年大概是400美元多,仍然很贵,但是比起一万多美元而言已经便宜很多,现在我相信没有谁家里面用不起电灯,这是巨大的变化。

这告诉我们两件事情:第一,有电跟没电带来的巨大变化。第二,当电能变得越来越普及,当电变得越来越便宜,以至于你不计较电的成本的时候,它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变化,这是重要的变革。这样的变革在人工智能身上同样能够看到,当人工智能变得越来越便宜,当人工智能变得越来越即采即用的时候,它到底给我们带来什么变化?

首先,人工智能是预测的机器。如果人工智能把未来的预测做得越来越好,它会给我们的商业,给我们的很多工作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大家出行坐飞机机场里都会有贵宾室,贵宾室到底扮演什么样的作用,它解决什么样的商业目的?如果到商学院开课,MBA的学生会给你很好的答案,贵宾室是为那些愿意花更多钱坐公务舱,或者经常飞同一家航空公司的会员提供更好的休息环境,让他们在登机前更好休息的解决方案。

但再仔细想想看,这群他们要服务的人,经常飞的人和愿意花钱买更贵舱位的人,通常意义上可以把他想象成为是一个对时间和效率要求很高的人,通常也不会特别在意自己的休息场所是否更舒服,当然他们很希望有,但对于他们来讲时间会更重要。如果说人工智能的小助理,现在天气预测,路况预测,航路预测,航空公司出港的信息,机场的信息,车辆的信息越来越集成,都可以更好的做预测。哪一天这个预测的准确度是99.99%的时候,这些人最优的选择应该是在机舱门关闭前五分钟,到机舱口直接登机走,不浪费任何一分钟在机场停留。

如果这是人工智能未来的预测机器能做到之后,它给你带来的是它会让很多服务变得没有意义,因为没有这样的需求,这我想给大家带来的新思考。当人工智能作为一个好的预测机器之后,它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它不是一个新的科技取代旧的科技,而它会把商业世界里很多我们觉得理所应当的、司空见惯的东西被挑战,这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

人工智能还是什么?人工智能是从搜索变成推荐。我们去搜索的时候,每个人有自己的喜好、眼界、想法,我们肯定不会搜我们根本都不知道的东西,很难搜出来。推荐就不一样了,推荐不只是算法对你的认知,对你的判断,同时它还要结合很多跟你画像相似、背景相似、学历相似、收入相似、精力相似,这些人都在干嘛?当搜索变成推荐的时候,它能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吴晨先生

我们经常会讲思维实验,思维实验就是说现实世界不一定会完全按照这个逻辑演进下来,但是它值得我们去思考,引发我们的思考。思维实验是说:当搜索变成推荐,同时算法的预测机器人能力越来越强的时候,电商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如果电商可以对你的未来需求预测度高达95%,甚至更高,电商就会变成一家非常高效的物流公司,为什么?因为你每天早晨如果需要10样东西,可以把10样东西放在你家门口,如果预测度是95%以上,一定有9样东西是你想要的,拿走直接付钱,付钱这件事也直接被处理掉,最后那件东西你掂量是要还是不要,要就拿走,不要就直接放在门口退货,只要把物流、退货这件事做好就好。这是一件极简的方式,当搜索变成推荐,同时又是预测机器的时候。

这本书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章节,叫奈飞经济学。奈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公司,也是非常值得我们仔细挖掘的。奈飞历时很长,跨越了人工智能前和人工智能后两个时代,甚至跨越到数字媒体时代之前。奈飞起家是一家做DVD的租售的公司,我还在美国读书,就成了奈飞的用户,每个月可以无限期的借DVD,借了DVD看完了把它放在信封里面,往邮局一扔就行了,你又可以接着借下面的。在流媒体时代之前,这就是最好的消费方式。

在那个年代,奈飞已经很清楚的认识到一家企业最重要的资产是他的数字资产,而对于一家To C的企业,对于消费者企业来讲,最大的数字资产是用户的喜好是什么,怎么去量化和了解用户的喜好。在前数字时代,你用信封去寄DVD,信封背后是有四五个问题,你喜不喜欢这个片子,打几分,会不会向别人推荐,还想看什么片子,你或多或少都会填。这样的用户的反馈,一种前数字时代收集用户反馈的方式,积累出来的对用户的洞察,帮助这家公司当转型到来的时候最快做转型,转型最标志性的一件事就是拍了《纸牌屋》。

《纸牌屋》背后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故事,奈飞的目标是要快速成为HBO,他对标的企业是HBO,HBO是美国市场上最好的付费的没有广告的美剧产生公司。我要快速成为HBO,但是我要让HBO永远赶不上我。快速成为HBO是说内容上一定要快速成为HBO,让HBO永远赶不上我就是HBO对用户的洞察这件事永远赶不上,这是它的变化,《纸牌屋》就是很重要的例子。

《纸牌屋》就是你看到一个剧本,你看到一个导演,看到一些演员列表,奈飞就决定拍两季,花2亿美元,在2012年那是大数字,因为传统意义上所有其他的电视公司都说剧本、演员、导演,然后你再拍一集。这一集拿过来我们看,先是管理层看,然后再找一些典型用户看,看他们觉得怎么样,好我再订,最多订一季。订一季开始放了,放到第四集、第五集、第六集的时候,看用户的收视率高不高,高就决定接着再订一集,不高就卡掉,这就是前数字时代的逻辑。奈飞拿到剧本就决定拍了,而且更重要的是《纸牌屋》是新创的剧,最快的时间获奖,7个月就获得了美国最佳的奖,这些是当搜索变成推荐,帮他特别了解一下想要什么,就像用药配方对了我就大胆去做,他就彻底改变了整个美剧的生态。

如果大家看美剧是美剧爆发式的增长时代,美剧的剧集跟2012年相比是一年翻了三番,电视剧的剧集量翻了三番,对于观众而言,尤其是国内盗版观众而言,基本上是盛宴,但是它背后是有一个巨大的推手,这个巨大的推手抓住了数字时代流媒体的机会,而流媒体是更多的让你有触点捕捉用户需求。奈飞每天捕捉他的用户,现在全球有13亿多的用户,都在用手机或者平板、电脑看,搜索这些用户的数据点超过2000多数据企业在收集。

我讲的这两点,一个是搜索推荐,一个是预测机器,让我们对人工智能可能的、潜在的发展是充满了担忧的。但是如果看了第三点,你会发现我们要停下来仔细梳理一下,因为人工智能是电,但发电背后最重要的是石油,而石油是什么?是大数据,大数据最有价值的是什么?是每个人在线上跟线下的行为数据,也就是在传统意义上每个人的隐私的数据,而这个数据正在被广泛的应用,而广泛的应用这件事规则似乎还不是很明确。

沙龙现场

去年开始美国跟欧洲都在对数据,尤其是个人行为数据的使用这件事上开始较真。中国是人工智能跟大数据发展最快的地方,因为我们似乎对数据保护这件事不是那么感冒。欧洲去年出了一个新的法案,就是要保护数据。我们觉得在大数据时代隐私保护这件事是前数字时代的概念成立的,但我们认为什么东西是需要大家仔细思考的,而且要不断参与讨论,因为它是未来最重要的公共政策的节点:

第一,我产生的这些数据归谁,我在社交媒体上产生的数据,我在购物平台上产生的数据,等等,这些数据归谁,所有权归谁?第二个,它应该怎么被使用,使用规则应该怎么被制定?因为在大数据时代一定是把数据聚合之后它的价值才最大。第三个,这些数据能交易吗?个人能不能交易,平台能不能交易?第四个,怎么制定规则?这个规则有没有透明度,每一个普通老百姓有没有发言权?这都是一系列数字时代生活方式必须要去问的问题,不然我觉得再向前走就会出现很多很挑战的事情。

第四条,网络效应。网络效应造成的是提供特别吸引人的产品和服务的平台变得越来越大,赢家通吃。对于IT的巨头,当他们深入到我们的工作跟生活的方方面面的时候,一方面我们要关注他们是不是太大,是不是垄断了我们的生活。另一方面,我们要关注他们是不是已经承载了太多公共的属性,如果他们是承载公共属性,我们对他是不是要有不同的要求。

美国哈佛大学的一名退休老教授,他写的一本书叫《偷窥资本主义》,说资本巨头不断偷窥我们的生活,对我们了解太多了,而他们获取这样的信息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卖东西给我们,还有可能影响我们的思想。作为消费者,你去消费一个产品、消费一个服务和消费一个理念是一样的,因为可以引导你去买一样东西,也可能引导你去做一件事情,这是很大的挑战。我相信在未来的发展过程当中也是会面临同样的问题。

在数字时代,每个人最大的挑战是从公民被矮化成为消费者,公民是有自己独立见解、独立判断的人,消费者是不断地买买买,想我所想要,不断地为别人服务的,这是完全不同的。如果人人都成为消费者,没有公民存在的时候,这个社会是有很大的问题。

我们谈人工智能还是要谈人工智能意味着什么,当人工智能快速发展,当人工智能变成通用型的智能的时候它到底意味着什么,当人工智能超越了人类的智慧的时候它到底意味着什么。在这个书里,我还在探索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人类的智慧。生物的智慧是基于DNA不断地进化,而机器的智慧可能是基于芯片不断的迭代,芯片产生的智慧未来有没有可能跟人类智慧并驾齐驱,甚至是超越。我们是不是应该选择当我们不能超越敌人的时候我们要加入敌人,当人类的大脑不能够跟上机器的变化的时候,我们应该脑机互联来解决这样的问题。

观察数字经济的转型,需要哪些抓手?转型不仅仅是从工业向数字时代的转型,同时也是迈向知识经济的转型,从一个有形物体、有形资产更重要,迈向一个无形资产更重要的社会。去年诺奖得主之一罗默提出来“知识与创新将是未来经济发展最大的推手”,为什么思想跟创意是最重要的推手,因为思想的交汇,全球化的市场,思想跟思想之间不是做加法的,不是1+1=2,是做乘法的。

现场交流

因为无形资产跟有形资产有特别大的区别,如果我们比较一下大数据是未来的石油,但是它作为未来的石油跟实实在在的石油是不一样的,石油催生出来的是新的能源使用,是汽车跟柴油机,跟火车,还有万亿美元的金融市场,但是它仍然是需要交易的,交易的过程当中所有权是要做分割的。

但是知识是不需要的,我的想法传输给你并不代表我的想法没有了,所以知识是有特别强的溢出性,它可以给大家带来巨大的变革。我们如果认定之前提出来的创新最重要的是来自于跨界,来自于不同领域里成熟的想法的重新捆绑的时候,你会发展知识的“杂交”给我们带来的可能性是非常巨大的。这是我们要理解知识经济最大的特点,也会需要我们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知识产权保护本来是一个前数字时代概念,那我们怎么鼓励开放式的创新又是很多新的问题。

最后我想讲怎么保留人不同于机器很重要的美德,我提到Humility和Humiliate,这个词大家第一次听可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举了一个例子,是一个印度裔美国人的例子,印度裔在商界、学界好像比中国人在美国混得更好。这个人是印度生、印度长的女性职业经理人,最后做到了百事可乐的CEO跟董事长,刚刚退休。她45岁时被选推选为百事公司的董事,这对一个45岁少数裔非美国人女性而言,是非常高的成就。她把自己妈妈从印度接过来帮她看两个孩子,你想象一下她升职那天开车回家进家门之后是什么样子。她妈妈看见她开车回来,进家门就跟她说家里面冰箱里没有牛奶了,让她开车出去到超市买两瓶牛奶,她自己开车出去买了两瓶牛奶又回来,回来又放到冰箱里。她妈妈才跟她说:我不知道你今天在公司里发生了什么,但是你既然请我过来照顾这个家,在这个家里你得听我的,我希望你不要把公司里面带来的任何的情绪、想法带到家里。

每个人在职业发展的过程当中都有起伏,每个人都有光鲜的那一刻,每个人都有骄傲到尾巴翘得很高的那一刻,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人给你适时的泼冷水就会出问题。英语有这样两个词,一个叫Humility一个叫Humiliate,都是跟泥土有关的:Humility就是你永远不会跟生你养你的这片土地分离的感觉,就永远不忘本的,你如果永远记着你是哪儿你就不会那么骄傲自大,永远是谦虚的;Humiliate完全相反,你时不时都想攀高枝,都想翘尾巴飘起来,但是一旦犯错被人踩在你把里的样子就是Humiliate,就是被羞辱的感觉。在发展的过程当中,都要戒骄戒躁。

美国有个著名的经济学家写了一本书叫《自满阶层》,他就在讲说美国人是不是变得越来越自满,美国人是不是不可一世,美国人是不是丧失了创新的动力,美国人是不是看不到自己阶层以外的人,我觉得这些是给我们很大的惊醒。前几天发生的39个偷渡客的事,在评论当中可以看到特别多因为圈层所以说不了解跟我们不同人的生活方式,所以有巨大的缺陷的,所以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谦逊,这是很重要的。

沙龙现场

我今天讲的这本书也是我读书的心得。我觉得读书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数字时代的工作跟生活的方式,因为读书过程当中你会偶遇到很多让你觉得特别开心,让你觉得特别有意思的环节,所以我专门有一个书评写的是《航天的细节》。这本书是美国的一个双胞胎宇航员哥哥写的,哥哥是在国际航天站上呆了一年,弟弟在地面上,因为双胞胎的DNA差不多,就可以看到一年在太空的旅行对于一个人的身体跟心理都会有些什么样的影响,对于骨骼,对于红细胞,对于白细胞各个方面有些什么样的影响,所以哥哥把这一年的经验写出来。

更好玩的一点是,在那个年代,现在美国人想要把人送到太空站上,必须要依赖于俄罗斯的联盟号飞船,因为美国的航天飞机退役了,美国新一代飞船还没有设计出来,美国跟俄罗斯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航天文化就有机会碰撞交融起来,《航天的细节》里面有一个很好的细节,这个宇航员第一次要出发飞上天,要跟所有亲人告别,告别完了穿好衣服上巴士,开到发射塔,三公里的距离,两公里的时候车停下来,所有宇航员下车朝右后轮撒泡尿,如果是女性怎么办呢?你事先准备好一小瓶尿,或者至少一瓶水在那个时间点对后面撒一下。美国宇航员也这么做,做完之后他问干嘛这样做,俄罗斯宇航员就跟他讲这是我们的传统,我们第一位宇航员加加林他上天之前也是坐巴士过去,二公里的时候他说不行我憋着一泡尿我得先上个厕所,在60年代的时候尿不湿都没有,联盟号里面也没有厕所,所以加加林说我不想做第一个上天但是尿裤子的宇航员,他就下来了,上了车到了发射塔,正常升上去,然后平安的落下来了,完成了第一次人类的航天旅行,就变成了一个传奇,也变成俄罗斯整个宇航天人的传统。

如果我们换一个视角去想,如果你是一个宇航员,你坐在300万吨的液体炸药上,然后引爆上天,死亡率是5%,如果有一种方式能够让你放松一下,让你有一些对潜在的危险不是那么在意,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在这个环节点,迷信跟科学某种意义上这个十字路口的冲突并不是那么明显,每个人也觉得这挺好玩的,放松。

第二本书是《简斯维尔》。大家可能都看过《美国工厂》,讲曹德旺在美国俄亥俄州的工厂代顿市的工厂,代顿跟简斯维尔特别像,简斯维尔是是美国威斯康辛州的一个小镇,两个城市都是汽车城,都是在2007年、2008年的时候工厂被关掉的,一两万工人和几十万人的社区因为工厂被关掉而破败,因为这些传统意义上的美国通用汽车的工厂,因为工会的保护,因为一系列的保护,工人都是拿着每小时26美元的工资,同时如果你加班的话还能有很多的加班工资,所以说只要生意好,只要景气的时代,蓝领工人都能拿到平均每年十万元的工资,是标准的白领的、标准的中产的生活方式。

而这样中产的生活方式因为自动化、全球化破产,所以《简斯维尔》就是非常好的记录,当工厂被关闭,当这么多人,当社区一下子变得凋零之后,它到底会印发什么样的社会矛盾,为什么很多政策想要帮助工人转岗,想要帮助工人培训的政策在现实中并没有取得很多效果。

你读完这本书之后再看《美国工厂》,你会觉得《美国工厂》这个角度是有问题的,我看完《美国工厂》第一时间就给腾讯·大家写了一篇文章,我说奥巴马选的这个导演犯了三个错误,其实就算不同的语境去看,这本书也是给了我们很重要的语境,我们怎么理解,为什么蓝领的工人为那么多比例的选特朗普当他们的总统,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本书。

《美国陷阱》号称是今年比较牛的一本书,号称是百万级的,法国阿尔斯通的一个高管因为涉嫌向印度尼西亚的议员的儿子行贿,为了在印度尼西亚的一个锅炉的项目竞标能够中标做的这件事,而且都不是亲身参与,他只是在过程当中经常会操纵,所以他知道这件事,然后在美国的监狱体系里面进进出出呆了4年,对美国的监狱,对美国的司法,对美国针对白领犯罪的司法体系有了深刻的理解。

不去讲他到底做对了,还是做错了,但是背后体现的是美元结算的原则跟美国司法的原则,因为大多数国家,大多数跨国公司都要用美元结算,依赖采用美元结算的金融机构,而美国对于美元结算有很多的监管,所以他的法律边界就可以延伸到美国之外,他的反腐败法、反洗钱法都可以延伸到美国秩序权之外去惩罚其他人。

这本书里也有很多很有意思的数据,美国的反腐败法真正被广泛使用是在金融危机之后,而在金融危机之后你会发现针对外国的跨国公司,非美国的跨国公司,无论是立案的数量,还是让这些跨国公司认罪、认罚的金钱的数量都是惊人的,这也是值得我们仔细思考的,美国长臂原则对整个全球体系到底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

现场交流

最后一本书,我刚才在楼上寻麓书馆也看到了,这本书叫《当下的启蒙》,美国很重要的一位思想家的一本书。《当下的启蒙》里面我觉得最重要的内容叫蓝色谎言,什么叫蓝色谎言呢?因为小圈子的利益,把小圈子的利益放在最重要的地位上,你甚至都不会仔细去挖掘事实的真相,只是用小圈子大家能够共同接受的一种说法去解决问题。在一个圈层化越来越厉害的时代,我们每个人更容易找到跟我们类似的人,也更愿意和我们类似的人在一起的时候,其实蓝色谎言是最值得我们去警醒的。

这又是一个前数字时代的方式,或者说数字时代的行为对我们到底有什么理解?比如《战争与和平》里面的安娜,她要做一个很重要的抉择,她是跟她喜欢的情夫一起私奔,还是回到家跟她不喜欢的丈夫接着过日子,很多人都会面临这样的人生抉择。你会把这个事问SIR吗:我该做什么选择,你帮我选一选,这意味着什么?我相信我们都不会做这样的事,但是你很难避免我们的孩子做这样的事,因为他们从小在语音互动过程中已经很习惯了。当他们习惯了问每天天气怎么样,这道数学题怎么解,意大利的首都在哪儿,她哪天问我该不该跟那个男孩一起出去玩。再问很多问题就麻烦了。

构建适应未来经济发展的规则和制度,第一,非常强调从人治变到法治,怎么理解在权力场的过程当中信息流动可能不通畅,可能让系统发生问题,这时候规则和系统很重要。第二个,开放就是更通畅的信息流,加速系统对变化的反应,因为我们面临的是日益复杂,又是未知的未来。第三个,一定要有多元的想法,一定要集思广益,不同源头的想法要碰撞,才能够更好的解决未来的、复杂的、未知的问题。

最后我解释一下我的书为什么叫《聚变》。时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思想在发生剧烈的变化,未来我们就要聚起来。不同领域,不同想法,不同阶层,不同经验,不同专业的人聚合起来才能够以不变应万变,集体的智慧可以帮助我们对未来复杂新的问题能够有一些新的想法。

大家如果对阅读感兴趣,我自己的目标是一年给大家推荐50本我读过觉得有意思的书,而且是新书,而且很多是外国书,这是很重要的。大家关注我的个人公号——晨读书局。

我自己的这本书,其中最重要的是商业跟科技的十字路口,如果大家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可以从这本书更详细的了解到我在过去这一年的思考。

《聚变:商业和科技的前沿思考》,吴晨著,浙江大学出版社,2019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