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之前,《寄生虫》导演拍了一部暗黑母爱电影

在2009年《母亲》上映之前,片方公布的正式预告片在短短一周内便吸引到66万网民点击观看。

有如此热度,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10年后拍出《寄生虫》的奉俊昊。

那时,他的前作是刷新韩国影史票房纪录的《汉江怪物》,还有更早前的《杀人回忆》,观众自然会期待,他会不会再出现象级神作。

然后,“元祖花美男”元斌时隔四年重返大银幕,“国民妈妈”金惠子时隔10年再拍电影,两位“久违”的演员现身,使得电影的期待值完全不输奉俊昊和宋康昊的合体。

虽然票房上《母亲》未能再创神迹,300万人次的数据只有《汉江怪物》的零头,但奉俊昊依然没有让人失望,入选戛纳一种关注单元,亚洲电影大奖最佳电影,力压朴赞郁导演、宋康昊主演的《蝙蝠》代表韩国“申奥”,获得多个北美影评人奖项的最佳外语片,他的作品保持着高水准。

他延续了《杀人回忆》出色的犯罪惊悚氛围,母爱的主题被放到了如此的极端环境中,使得电影变成了一部极其另类的类型片。

是的,奉俊昊又在不知不觉之中打破了类型片的常规。

关于母爱,一般给人的印象是“温馨的”,“感动的”,“伟大的”。

然而《母亲》的故事却是“无奈的”,“悲愤的”,“疯狂的”

奉俊昊花了20分钟的时间铺垫,奠定了电影阴暗的基调,并交代了诸多的基本信息。

一,故事发生在一个小镇上,通过一场车祸,反映出当地警察对弱势群体权益的忽视;

二,尹泰宇是镇上出了名的“智障”,记忆力不好,常和一个小混混镇泰混在一起;

三,尹泰宇不承认自己是弱智,也不爽别人叫自己弱智,他一直有自己独立生活的想法;

四,尹泰宇的母亲擅长针灸,对儿子非常地溺爱。

五,母亲和尹泰宇相依为命,经济拮据。

影片进行到第21分钟,也就是第一个转折点,观众终于回想起了被《杀人回忆》支配的恐惧。

莫名其妙的凶杀案突如其来,警察蹲下查看受害者的样子,不就是宋康昊曾经做过的动作。

主剧情围绕着这起少女被害案而展开。

如无意外地,尹泰宇和母亲被卷入了案件当中。

因为案发当晚有人看到尹泰宇跟踪受害者,所以可怜的泰宇很快就被抓捕。警察为了赶紧结案,没有进行深入调查,就试图哄骗泰宇自首。

幸好,泰宇有一个尽责的母亲。

母亲想尽办法,找警察求情,请金牌律师,然而冷漠的社会环境令她徒劳无功,一种无力感悄然袭来,卑微的底层人物,根本就看不到获胜的希望。

这时候,母爱的力量就开始显现了。

如果不是因为爱,电影可能进行到1小时就直接剧终了。其实放弃对于母亲来说是不错的选择,尹泰宇进了监狱,她的生活压力就没那么大了,简直就是摆脱了累赘。

但爱就是非理性的,无论亲情,爱情,都会驱使人类忘却自身的利益,做出一些超出想象的事情。

关于母爱的奇迹故事屡见不鲜,母亲为儿子伸冤查案又算得了什么呢。为了进一步增加情节的可信度,编剧还加入了母亲和尹泰宇之间的一段往事,母亲对尹泰宇存有愧疚,她的行为动机也更加地能让观众理解和同情。

母爱推动着剧情的发展。母亲不是一个侦探,她查案的源动力完全来自于她的母性。

她要找到真相,找出真正的凶手,替儿子伸冤。

当观众和母亲站在同一阵线的时候,奉俊昊就成功了。

查案最重要的是什么?

避免主观臆断。

警察在凭借人证和物证逮捕尹泰宇,哪怕他们敷衍了事,其实也合情合理。

只是在母亲的视角看来,她单纯无知的儿子不可能干出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她一开始就在主观臆断,相信自己的相信。

观众很容易会在不知不觉之中也陷了进去,用“主观”来追查那个逍遥法外的凶手。

于是当真相揭晓之时,观众能够强烈感受到母亲内心的那种矛盾与悲痛。

严格来说那并不是“反转”,奉俊昊只是把事实放到了最后才公布,我们只是被母亲的感情干扰了客观判断罢了。

真正的反转是母亲知道真相之后,警察找上门来,告诉了她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

无法面对的真相,加上无法面对的现实,母亲的心理防线彻底被击溃了。

所以她最后跳起了舞,呼应了序幕中莫名其妙的舞蹈。

“我觉得大婶们在旅行汽车上跳舞应该是在我们韩国才有的一种风景。把它放到影片的最后,应该可以在滑稽中让观众感觉到一种悲凉,通过舞蹈,可以把一个像动物一般歇斯底里的母亲的情绪最大限度地展示给观众。”对于为什么要跳舞,奉俊昊这样解释。

与其说这是一部关于社会边缘人的电影,不如说是一部关于父母溺爱的电影。

母亲对于尹泰宇的爱是过度的,她把泰宇视作自己的一切,以至于泰宇的生命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束缚。

一个可能性是,泰宇的病不是天生的,是母亲多年前的那次“绝望的决定”所造成的。于是泰宇责怪她的时候,她情绪异常激动,宣泄着自己的“负罪感”。

她爱自己的儿子,却因此犯下了致命的错误。

她忽视了泰宇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一心只想着保护,却忽略了他的感受。

泰宇一直想要独立,想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这才导致他跟踪少女的行为。他厌倦了和母亲在一起的生活,却又无法摆脱,直到锒铛入狱,他才无意中对母亲吼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一句话。

“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

也许对于泰宇来说,监狱生活才更加“自由”,那是他离开母胎后的一次新生。

那么,母亲不顾一切替泰宇伸冤的行为,就有待商榷了。

一方面她确实是想拯救儿子,是无私的;另一方面,她是想继续“保护”儿子,强行要儿子留在自己的身边,是自私的。

爱是无私,也是自私。

无私的时候伟大,自私的时候疯狂。

《母亲》提醒了我们,就算是母爱,也会有疯狂的一面。一旦过了头,所造成的后果很可能是无可挽回的。

不是每个人都是会杀人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