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安:惊险!驾驶员飞出驾驶室差点被碾

接下来您要看到的这条新闻,画面十分惊险,在国道324线惠安螺阳镇,一名司机飞出驾驶室,差点被碾,怎么回事?日前,在国道324线惠安螺阳镇盘龙村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路边的监控拍下了事发时的惊险瞬间。

民警:

这辆白色货车在路口等待通行准备调头,他发现对面的一辆面包车穿过马路,他就马上调头,这时从惠安方向来的一辆货车躲闪不及就把他撞飞驾驶室。

监控画面慢放后可以看到,两辆车相撞瞬间,白色货车上的驾驶员从车窗里飞出,一头栽在地上,就在蓝色货车的车轮将要压到他身子时,由于惯性作用,他滚落到路边的排水沟,这才逃过一劫。而他的货车则跃过路中央的隔离水泥墩,跑到对面的车道上。

事故发生后,白色货车的驾驶员踉踉跄跄从水沟里爬出,头部鲜血直流。交警接警后,立即赶到现场疏导交通,并对事故展开调查,受伤的司机被急救车送往医院治疗。

惠安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民警 吴子钰:

我们发现造成本次事故的主要原因是驾驶人未取得有效机动车驾驶证,其还在考试培训驾驶证当中,因对路面情况观察不周,影响对面车辆通行,经验不足才造成了本次事故。

经查,白色货车司机陈某,今年27岁,江西人。还未考取驾照就驾驶货车给人送货,在本次事故中负主要责任。他在两车碰撞时会从车窗里飞出,是因为没有系安全带。陈某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在治疗出院后将进拘留所接受处罚。

本台记者:刘水蜜 郑永忠

【无线泉州】编辑:郑鹏毅

惠安科山“卢子”安在!

岁月如歌,歌里有欢聚,也有别离。一千多年前的北宋兴国六年,也就是公元981年,惠安置县。千年的时光里,东乡十六里六十六个铺的惠安人共沐风雨,虽然只能“地瘦栽松柏”,但是我们坚持“子读书”,开创出了一个“邹鲁”海滨,留下了多少传奇故事。

然而,时光匆匆,2000年12月28日,泉港区经国务院批准正式设立。

在那个不冷的冬日里,惠安与泉港道别离,再见已是好兄弟。但是,千年里累积起来的深厚感情,哪能说分就分,我们仅仅是分家不分心。

在惠安,泉港人有着太多的记忆和情感。

于是,在这个周末里,带上家人爬上科山,不为锻炼,只为找寻惠安里的泉港印记。

这座惠安人最爱的科山公园,在北宋年间,是学子们结庐勤读的清净之地。当时,惠北城山乡德音里八都峰尾卢厝(今泉港区峰尾镇诚平村)人卢瞻就在此读书,改登高山为“高士峰”,以显示高远的志向和抱负。

宋哲宗元祐六年(公元1091年),卢瞻以“八行”举进士,“八行”即“孝、睦、悌、姻、仕、恤、中、和”,为宋代取仕的一个科目。宋哲宗亲读卢瞻诗文,很赞赏卢瞻的才华,亲自召见卢瞻征求时政建议,准备委以重任。

那时,惠安人以卢瞻为傲,他结庐苦读的这座山,也成为了我们文化的象征。可惜,不久卢瞻就因病去世。

卢瞻去世的消息传来,家乡人十分惋惜早逝的英才,为了怀念卢瞻,就把高士峰又改名为“登科山”,以纪念卢子在这里结庐读书,尔后登科第。后来,人们又把登科山简称为“科山”。

如今,科山已经成为了惠安一个重要的地理标识,惠安人也偏爱以“科山”二字取名,如科山中学、科山花园、登科花园等等。

本以为,科山因卢瞻而得名,卢瞻的名字与事迹,大家应该不会陌生。于是,匆匆而行,来到香火鼎盛的科山寺,找寻无路时,请问多位寺内的工作人员,竟然无人知晓谁为卢瞻和卢子读书处,详问之下,有人说有个灵子读书处,也有人说是孟子读书处。

对此,心情不禁黯然,只得电话请教常住惠安的泉港亲人,在他们的指引下,竟然就在科山寺一墙之隔的古登山道边,找到了“卢子读书处”,终于明白何为孟子与灵子,繁体字的卢字,竟然在时光的沉淀中,已经是如此的陌生。

千年的时光啊,足以冲淡一切,但内心深处的记忆,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沧海桑田,也都稳稳的守在我们心中,这是幸运的。

冬日的暖阳,依旧如千年前那样,静静地洒在卢子读书处的石碑上,这道光阴肯定记得,那年那日,有位卢姓学子在此结庐勤读。

遥想当年,“卢子读书处”这块青石刻成的石碑,应该是惠安读书人的一座精神坐标,他们以卢瞻为榜样十年寒窗,当取得功名时,又是何等的肆意情怀。这一切,与石碑相伴的喜雨亭都记得,想必那时,这座亭子里,有书声朗朗,也有对酒当歌。要不,为何这满山的相思树,还在醉意之中,东歪西倒,还在回味昨日的酣畅。

穿越了千年的时光,科山“卢子”今安在!见到这块高两米、宽六十厘米左右的青石碑,虽然只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而我的思绪竟然是如此浓烈,我想,这是不是故土情结,还是那份乡土的傲气所致。

坐在雅致的喜雨亭下,竟然能与“卢子”面对面,我们是何等的幸福,历史其实并不遥远,只要你记得,他就在你心里!

于是,这个早上,我遇到了多位爬山锻炼的路人,竟然一个劲的向他们说这块石碑的人和事,其实,我只想告诉他们,卢瞻是泉港人。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