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樱姝:财、色、名,宋江笼络人心的三板斧

文/刘樱姝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水浒传》里的及时雨宋江在笼络人心方面段位挺高,所以他即使身在郓城县,也能声明远播江湖。让江湖上大小流氓混混提起他的名字都能起到“纳头就拜”的效果。

更有一井底蛙视野的混混自称“石将军”,标榜自己怼天怼地只让得柴进和宋江,“其余的都把来做脚底下的泥”。

宋江能有如此名望,和他情商高,会笼络人心密不可分。宋江笼络人心的三板斧其实就是财、色、名,不过他会根据不同人下菜碟,切中要害。

(阎婆惜)

(一)用“财”俘获他人

宋江在金钱方面十分慷慨,“散施棺材药饵,极肯济人贫苦”,是整条街上最大方的人。

他看一场街头表演,就能打赏对方(薛永)五两银子;见到流落他乡的阎婆母女,毫不犹豫地承包了阎公后事,还给了对方十两银子的生活费;他承诺给卖汤药的孤老王公棺材板;隔三差五给唐牛儿这类无业游民小费等等。宋江用银子为自己赚来了民间好口碑,一大群差钱的干涸苗子都张大嘴巴等着“及时雨”。

李逵是最典型的被宋江银子俘获的人。

宋李二人初次见面时,宋江就给了他十两银子,一解李逵赌博之需。李逵因钱与赌场闹不愉快时,宋江又慷慨解囊,“贤弟但要银子使用,只顾来问我讨。”酒馆里李逵出手伤了卖唱女,宋江给了对方二十两银子的补偿款。一旁的戴宗实在看不过眼,埋怨李逵“又教哥哥坏了许多银子”。

(李逵)

戴宗不知道他这个跟班小弟李逵从此就以宋江为大哥,不再认你这个戴哥哥了。要知道长期处于社会底层,与困顿生活为伴的李逵,今天猛然开眼见到这么多银子,已被宋江银子完全收服。

李逵是因为穷而容易着了宋江银子的道,另一位好汉武松也曾被宋江的银子迷倒。只是对武松使银子时还需要加点儿其他佐料:情感。

武松在柴进家蹭饭日久已不受待见。宋江慧眼识得武松是个潜力股,有意拉拢。他先是请吃酒,又是“将出些银两来与武松做衣裳”(实则是柴进掏钱),武松临行前更是送银子加请客,直把武松感动得“堕泪”。宋江的银子加情感攻势彻底把武松拿下了。

(扈三娘)

(二)用“色”(婚姻)做安抚良药

为了赚秦明,宋江、吴用不惜设毒计害死秦家老小。给秦明打完大棒后,立刻递上胡萝卜:让他丧妻当夜就当新郎。

女方是花荣的妹妹,宋江替人家亲哥做主了这门婚事。花荣是个英俊美男,年纪轻轻;想必花妹妹也是美女一枚,更为年轻。秦明因祸得福,抱得美人归,一定觉得人生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之前他还信誓旦旦说什么“生是朝廷人,死是朝廷鬼”的鬼话,在“色”面前立刻就交了投名状,还把自己徒弟黄信拉下了水。

宋江把扈三娘许配给矮脚虎王英,用“色”达到多重目的:既兑现了当初给王英许下的找媳妇承诺,让众人再次见识了他的一诺千金、义气深重;又用这个方式把扈三娘牢牢控制在梁山集团,磨灭她的脾气和血性,让她无法报血海深仇。

(三)用“名”来施诱饵

对于那些朝廷降将,宋江安抚的招数是用“名”。这些人本就是朝廷里半大不小的官员,银钱见得多了,美色也不是能轻易打动他们的。不爱钱不好色的人大部分都重“名”。他们的人生理想大致都如杨志那样:“一刀一枪在边廷上博个封妻荫子”。

可是眼下当了贼寇的俘虏,谈何“封妻荫子”?宋江知道这帮人的心思,就用暂栖水泊,等待招安来吸引。现在放你回去,你是战败而归,必然会受朝廷责罚,加上奸臣们在一旁煽风点火,恐怕性命难保。不如在我这里当个头领(待遇不错哦),等待招安。届时就等于是朝廷请回去的,重回体制中。

宋江这一招很厉害,呼延灼、关胜等这些立志不扫平梁山不罢休的强敌们立刻就被软化了,和宋江一起义愤填膺地骂奸臣,一起抒发怀才不遇,与梁山也就顺利化敌为友了。

金圣叹眼里的宋江就是“权诈”二字,从他笼络人心上即可看出。宋江根据每个人所处的层级来需求马斯洛模型中的不同需求,分寸拿捏得相当到位,效果也是立竿见影。

(宋江)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