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不见,这样真实的胡歌

近日,被大家关注最多的要数刁亦男导演新作《南方车站的聚会》。顶着入围戛纳的光环,上映两日票房破亿,其中成就离不开创作团队和演员们的付出。

很多人惊叹最多的,要数主演胡歌。似乎,胡歌的戛纳首秀之前,或许谁也想不到他会演出这么深刻的角色。

2005年,《仙剑奇侠传》掀起“仙侠剧”热潮,一个来到灵岛求药偶结仙缘的翩翩潇洒美少年深入人心。他是天赋异禀悟性爆表的武学奇才,却更是仗剑江湖为红颜的男神大侠。世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问天下女主若拥一人,当属李逍遥。而这也是第一次,我们认识了成就李逍遥的男人——胡歌。

他腾空出世,成为国民男神,只因演出了游戏玩家心目中李逍遥的已臻化境纵横三界,也演出了电视剧观众里最为理想的潇洒剑客李逍遥。

2013年,话剧《如梦之梦》上映,胡歌主演,获得北京丹尼国际舞台表演艺术奖“最佳男演员奖”。这一次,他不再是那个飘飘欲仙的侠客,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五号”病人。

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人物本身的黯淡,更感受到了他赋予“五号”的那种对生命的期许和无奈。在胡歌的身上,看到的,是一个演员的棱角,特别,又真切。

2016年,《琅琊榜》以权谋主线炸裂剧集市场,而胡歌对“梅长苏”一角的出色演绎,获封第22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视帝”。梅长苏,是《琅琊榜》的灵魂,是古装剧集的现象级人物,是集俊逸、澄澈、智慧、正义于一身的新世代英雄。

直到此时,才发现,一个演员对于角色的拿捏,光有张弛有度的表演技巧,那只是表面。能够唤醒国人内心未被湮灭的对正义和真理的渴望,才能征服人心,影响人心。

到了今年,《南方车站的聚会》里,他带给我们的是一个颠覆印象,打破重复,突破瓶颈,破壁挑战的新形象。

无法说,如果《南方车站的聚会》找了别人来演,会怎么样,但可以肯定的是,胡歌诠释的主角周泽农,让整部电影有了厚度,有了深度,还很扎心。

我们印象里的胡歌,多是内敛,安静,低调,认真。抱着剧本,岁月静好;走在路上,空气安宁。在《南方车站的聚会》里的周泽农,出场即丧,全程狼狈,台词不多,身份复杂。看起来,胡歌的本我与角色的真我在某种程度上有那么一分相似——不张扬,很低调。

当然,我们不知道周泽农在片中主线剧情之前的状态。在《南方车站的聚会》里,开篇他就已经进入了一个四处斡旋和孤独逃亡的状态。从以一敌众的真实感打斗,到疑虑重重的惊心动魄的闪躲,再到锲而不舍的一言不发的追寻,他一直在用转变带动着剧情,不断地给我们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

原来,他可以打得这么帅,出手即准,拳拳到肉;原来,他可以执拗得这么可爱,也让人心疼。这样的周泽农,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与以往诠释过的角色都截然不同的人物状态。

周泽农,一个被背叛的大哥,一个被特警通缉的逃犯,一个蒙受冤屈的人,一个五年不见妻儿的丈夫,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感谢《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剧本背景,给了他一个多元的角色,也让他一出场就陷入了一个多难的困境里。

在死局的设置下,胡歌演出了周泽农被置于极端命运的高压之下的“紧张”。人物性格越复杂,塑造角色的难度也越大。而在隐忍,蛰伏,以及背负的辗转中,他用一种“沉静”表现出了周泽农在虚弱的外表下具有的内心力量。

见多了胡歌演绎过的深沉、内敛、坚毅与执着,总觉得这样的男人波澜不惊、举重若轻,不过如此。可当在片中见到他的身上永远带着伤,表情却永远不动声色的时候,心却莫名的难受。

看着他藏在湖边小屋费力地独自一人转着圈忍着痛缠绷带,看着他带着沁血的伤陷入局中不得不出手再战,才明白,所谓隐忍和坚强是演不出来的。那眼神里的忧郁,是经历过磨难的洗礼,是看透了的释然。

这是周泽农这个角色的状态,又何尝不是胡歌自己的人生经历。怎么明明是个混不吝的小混混,身上却要背负那么多悲壮与孤独。悲壮地一个人出现,孤独地一个人死去,这是从没见过的胡歌。

一定会有人说,胡歌为了周泽农这个人物,有多么多么不容易。你看,他又刻意把自己晒黑,又通过大量运动使自己消瘦。另外,他逼迫自己少睡,以便拍摄的过程中始终处于“疲惫”的状态。

为了学会如何自己给自己缠绷带,把自己“折腾”得够呛。还在武汉深扎数日,就为了模仿当地人的走路姿势。可这些,是演员最基本的敬业。而在周泽农的身上,让人惊艳的则是高于演员诠释角色的一种状态。

将人物剖白,放在剧情里映照,周泽农从始至终,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偷窃运动会的Battle牵连过多,一句两句解释不清,在警方眼里,他就是一个偷了摩托车还枪杀了警察的逃犯。他被以30万悬赏通缉,没办法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他想找他老婆,是因为内疚因为后悔没有当好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可随着帮他找人的人接连死去,他孤形吊影,再无指望。从一开始,当他决定找老婆想把那30万留给妻儿的时候,他就已经抱着赴死的心态。可当势态未能如预期那般简单顺利,反而越来越棘手的时候,他已经慢慢开始对生活无望。

在周泽农的身上,看到的最多,也被打动的最多的,便是这种真实。这是一种超脱于角色,又倾注给角色更多内涵的“难得”。因为胡歌有意识地让自己处在一个相对独立的状态里,才能随时随地都塑造一个憔悴疲惫的面孔。

因为胡歌不确定很忐忑对于角色的拿捏,一切的焦虑与不安才十分奇妙的与周泽农完全吻合。情绪从外化往内化游走,又从内化慢慢沿着边缘向外化游离,周泽农的一颦一动,便正正好牵动了我们的心。这是一种与之互文的忐忑与紧张,也是一种与角色缔结成功的共情。

不知道接下来还会看到胡歌演绎什么样的角色,但这个《南方车站的聚会》里的周泽农,希望每个人都多看几遍,认真感受。他演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过的“至暗时刻”,传递出来的却是一个男人,一个小人物,从始至终的光芒四射。破壁大银幕,跨次元男主,胡歌,已然做到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