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了解的苏东坡

说苏轼不得不提文坛领袖欧阳修。大苏小苏是幸运的,因为他们的会试主考官是欧阳大侠。如果还是老苏应试时之类的主考官的话,估计命运跟老苏差不多,一辈子中个进士都难。大苏小苏通过会试之后,三苏开了个家庭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殿试。最终敲定让大苏在殿试上针对时政进行讴歌赞扬,让小苏唱反调对时政进行批评指责。无论如何苏门至少要出一个进士。可喜的是大小苏双双通过皇帝的殿试。那是他们遇到的是历史上有名的仁君宋仁宗,要是遇上眼睛揉不得沙子的明太祖朱元璋,估计会送给他们一张适用于全家的阴曹地府的观光券。

朝为田舍翁,暮登天子堂。大苏下苏从政十余年除了家庭变故之外,官场是波澜不惊。直到宋神宗熙宁年间王安石变法,他们也站到了反对变法的队伍中。他们针对王安石变法中的免役法,发出了惊世骇俗的反对声音。大苏摆事实讲道理说,有史以来役人都必须得用乡巴佬,就像吃饭一定要吃米面,穿衣要用织布,走路要用牛马,过河要用船只。最雷人的还在后面,我们士大夫阶层背井离乡的四海为官,工作之余是一定要声色犬马的,这是人之常情。如果不用那些乡巴佬来当差,我们如何乐得起来?那样的话就显得“危邦之陋风”(苏轼原话),体现不出大国的太平盛世。试问大苏同志脚巴丫上的泥土洗干净才几年,就忘记自己姓甚名谁了。邓小平同志当上国家一把手之后,出访时还到处说“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这就是政治家与文人的区别。

当海明威被问到“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作家”,他回答说“拥有一个不幸的童年”。苏轼的这个“童年”来得比较晚,就是北宋著名的“乌台诗案”。事情的起因是苏轼写了一首诗歌赞扬了 二十四孝中的大孝子朱寿昌,被读着有意的御史台长官李定认定是影射他,因为李定的污点是不为生母服丧。御史台又称乌台,相当于现在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苏轼就是这样不知情地得罪了中央纪委书记。纪委书记李定是王安石变法的拥护者,而苏轼是反对变法的,还写了很多不满变法的诗词。北宋版的文字狱和监狱风云上演了,主角就是我们的大苏同志。苏轼被冠以攻击新法,诽谤中央,影射皇帝的罪名投进了纪检委的监狱。纪委书记的证据是苏轼的一句诗“根到九泉无曲处,世间唯有蛰龙知”,纪委书记说现在是圣明天子在位诗歌中居然说“蛰龙”,释义龙潜藏在九泉之下。白天苏轼巧舌如簧狡辩,纪委书记拿他也没有办法,刑不上大夫嘛。行,晚上看谁狠。月黑风高夜,中纪委大院里的政治犯被一阵阵的操有四川口音的鬼哭狼嚎的喊疼声惊醒,苏大才子被人黑了。如果苏轼的罪名坐实估计脑袋不搬家,牢底也要坐穿。各界名流在小苏同志的组织下都进行了营救活动,但是他们救人心切都没有说到皇帝的痒处,真正左右皇帝意志的是远在江宁的退休的前国务院总理王安石,没错就是苏轼反对变法的王安石。王总理给皇帝写信说“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挠到了神宗皇帝的痒处。王总理人格魅力完胜那些反对他的守旧党。

苏才子出狱后被贬到黄州(今湖北黄冈)做团练副使,其实就是个只拿工资的保释犯人。

当时苏轼发的工资不是现钱,是政府造酒厂用的酒袋子。苏轼每当领了工资之后还要到市场上叫卖换成现钱买米买菜,苏大才子变成了小商贩。苏轼的一大家子靠他的酒袋子工资很难过活。好在苏轼人缘不错,他的一个马姓朋友替他在州里申请了一块城东的荒地,大约50亩,苏轼亲自耕种,苏大才子又变成了泥腿子。我可以说这是报应吗?短短几年光阴苏大才子做回了他曾经歧视的小商贩和农民。他亲自开垦城东的荒地,这片荒地有些坡度,于是他起名“东坡”。苏大才子完成了“苏轼”到“苏东坡”的蜕变,中国历史上的文坛巨擘苏东坡真正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