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担当 水墨新境 品读吴泽浩书画展“孔子礼赞”

“孔子礼赞”再次开展,品读吴泽浩先生组画作品,从笔墨、写意、精神,读出了民族文化的精神,读出了书者传递的艺术能量,读出了一个画者的修为和时代担当。

中国写意画是一种高度的综合性艺术,体现着民族精神,它不唯讲求笔墨熟练、技法高超,还讲求审美积淀、修养丰富,更讲求画形写气,传承出新,文化况味。

几十年来,吴泽浩先生矢志于写意画道探索,他与时俱进,不忘初心,深研传统,勤于笔耕,善于传统水墨人物画领域力行审美挖掘和文化性表现,调用其多年练就的笔墨功夫,集结其深厚的文化学养,塑造出活灵活现、气充神溢的古今人物审美群象,构建了一个个诗意盎然、引人思考的美学意境。

他汇通画里画外,兼收并蓄、开拓创新所形成的鲜明个性水墨艺术文本和卓然气象,具有审美研究的独特价值。

在“孔子礼赞”组画里,吴泽浩先生怀着崇敬之心,精心写之,不止于仪表,不停于形似,而由外到内,及于心神,是对孔子予以内向深入的挖掘和多维度的立体呈现。他以其精湛的写意造诣,将谦逊的世俗老者,“温、良、恭、俭、让”的儒之大者,骨骼奇伟而又睿智博大的世外高人,进行了有机的复合和圆融,令广大观者叫绝。

欣赏“孔子礼赞”组画,不仅能够感受到吴泽浩先生对于写意精神的出色把握,还领略到其粤风鲁韵艺术特色。作为黎雄才、关山月、杨之光等岭南名师之高足,吴泽浩先生深受三位恩师教益,从他们身上汲取到岭南画派的诸多艺术精髓。

先生结合自己对中国水墨画“写”的骨法用笔性和“意”的精神内涵的理解,认为中国画一个“写”字比描比绘表达的东西更为丰富,难度也最大。

他谨遵关山月先生的教诲,画好泰山松柏的魂魄,写好孔夫子的神采。

品读吴泽浩先生“孔子礼赞”组画,感觉作品是写出来的,以“意”为统领写象造境,进行书法的写,心灵的写,意象的写,笔笔写,处处写,写心臆,写豪情,写文化,以写的方式达到理想化的“意”与“象”融合的意象造型,以写直取人物的形神,从而将写意精神洋溢在书法的率性挥洒之间,把人物神采挥出于以书入画之际。

吴泽浩先生活现的是自己内心的图画形象,用写意展现人物的精、气、神,让生气、神韵尽展于画面,这在他近年来创作“孔子礼赞”人物组画中有着精彩的体现。

通过其挥洒自如、成象灿然的艺术文本,我们还会发现,吴泽浩先生传达出“孔子精神”,彰显出一种厚实的文化底蕴,可谓由技入道,既得写意之“写”字,更得写意之“意”字。

吴泽浩先生的“孔子礼赞”组画,阐释了写意精神与水墨语言、笔墨与境象、书法与绘画、传统法度与时代精神,以文为核,以书为骨,开拓出时代水墨的新境界,给当下的中国画创作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时代担当,水墨新境。(上官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