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独角兽 Zoom 的进击之路

在这篇文章中,GGV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将与 Zoom 创始人及 CEO Eric Yuan 一起聊聊「Zoom 的进击之路」。

童士豪:很荣幸邀请到 Zoom 的创始人及 CEO Eric Yuan,我们试着用 Zoom 远程连接一下。你好 Eric Yuan!

Eric Yuan:你好,连接很清楚!

童士豪:你在美国待了 22 年,做了 9 年的公司也终于上市了,不仅成为了全美上市公司当中股值最高的华人 CEO,还被评为美国最受欢迎的 CEO,员工对你的认同感高达 99%,你怎么做到的?

Eric Yuan:没有什么特殊的方法,我是山东长大的,1997 年到美国,东方的文化很重要,美国硅谷的文化相对开放一点,我工作非常勤奋,然后保持谦虚。很多情况下做得好之后,有的人就会自大,所以我们要谦虚,要保持不断学习,作为 CEO,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我们要让员工开心,股东开心,这样我们的公司才能更活跃。

童士豪:国内很多人觉得,当在国外生活时会是一个少数派。你做的一些判断,在还没有实现之前,别人会怀疑是否可行。做决定的时候,别人相信你做这个事情是有机会的?比如你开始做 Zoom,那个时候 Skype 已经很有名了。

Eric Yuan:自己要有自信,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我们这里有两个创业公司,一个是来自中国的,一个是来自印度的,我们亲眼看到了他们的成功,他们做得非常好,证明你要把事情做好的话,要让用户开心,给用户解决问题。

我做 Zoom 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认为没有希望,因为这个市场很拥挤。但是不要站在其他人的角度看问题,我花了很多时间跟客户打交道。客户会使用其他的公司,但是他们一谈到视频使用体验的话,他们不开心。我觉得我做一个产品能用户开心的话就好了,如果产品很好又便宜的话就可以了。

童士豪:你做 Zoom 的时候,跟 Skype 公司做的产品,在技术上、在模式上、或者在服务上,有哪些不同的亮点是觉得会给你增加成功的几率的?

Eric Yuan:从外观来讲差不多,都是会议,其实内部的架构非常不一样。比如说你开福特和开特斯拉都是一样的车,但是里面的引擎完全不一样。我们核心的架构主要以视频为主,如果用户用视频的话,我们做到最简单,效果最好的。比如说十年前的画质不好,但是现在你可以看清楚我,要听客户的反馈,我现在用的是虚拟背景,有很关键的会议背景的话还会有水印,用户会喜欢我,然后就会活下去,这个市场很大。

童士豪:以华人在美国来讲,在大公司干到副总就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了,是什么原因触动你进行第二次的创业?

Eric Yuan:有很多的华人都离开硅谷回中国了,像我这种回不去的,或者没有足够胆量和勇气的就留下来了。二次创业最主要的原因是这样的,每天做事的时候会想,要退休了,有什么遗憾?我在美国什么也没有做,在中国也什么都没有赶上,所以我很遗憾,我觉得我要开公司,做大做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确试过,我追求过梦想。

童士豪:美国的印度裔主管,现在很多都当上了大公司的 CEO,但是华人在某种程度上是有瓶颈的。你觉得要怎么样做,才能像你一样,在事业上有更大的突破?

Eric Yuan:首先我有很多的印度裔朋友,他们做得的确很好。举个例子,比如我们都是搞工程出身的,很多印度裔工作再忙也要做管理,除了做技术之外还要讨论商业化模式。你要集大家的所长,要虚心向别人学习,这对将来有帮助。

童士豪:在 Facebook 的时候,我看到 20、30 个印度人从不同的小组聚在一起吃饭聊天,看哪个小组气氛最好他们就转过去了。而华人聊的是周末去哪玩,抱怨老板不懂自己在干什么之类的,连吃饭都怕人多了别人会指指点点,在心态上可以如何改进?

Eric Yuan:我觉得这是一个误解,我们开公司的话,最重要的是速度。速度的前提是你要找你认识的人,或者找你相信的人,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关键是要把事情做好,比如你招了一群背景很强大的人,但是他们做不好也不行。我们的心态要开放,我们千万不要抱怨,抱怨是没办法解决问题的。

童士豪:我们还注意到一些印度的主管他们很懂得总结别人做的事情,自己做完以后也关心别人在做什么,也去学习,当他做报告的时候,就可以很自然地谈论整个团队在做什么。而我们华人相对来讲是喜欢点对点的交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认为老板应该了解了,你对这样的说法如何评价?

Eric Yuan:我觉得这是华人的特点,这和我们这一代人的教育有关,做好自己的事情,其他人的事别管。很多情况下站在更大的面上考虑问题,如果只是管自己的事情,就很难进步。所以不要考虑太多,要考虑的是怎么把公司做得更好。我觉得要向印度裔或者是本地的一些创业者多学习。

童士豪:另外,996 是 IT 行业比较热门的话题,在硅谷讲 996 的话别人会觉得你很糟糕,你不关心你的员工,不关心他们的幸福。你怎么样让你在公司的员工们一直觉得在 Zoom 的公司文化里面,快乐是很重要的角色,但是同样的,效率也重要呢?

Eric Yuan:我觉得 996 一讲就有点强制性的意思了,最好不要讲。比如说我自己现在工作 7 天。我们要让员工很喜欢这份工作,比如我们有问题的话,我们从来不对员工说你必须要加班,员工如果热爱这份工作的话,他自己会发自内心地做工作。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知者不如乐知者。主要是要有公司的文化,让大家发自内心地热爱工作。

童士豪:有没有一些具体的干货可以分享?

Eric Yuan:我举两个例子,比如早期我们在美国有一个竞争对手,他融了 5 千万美金,我的员工说 Eric,我们现在就这么几个人,产品还没出来,他们已经融了 5 千万美金。我说不急,我们看看他们的产品怎么样,最后他们说这个产品好像很一般,然后我们就赶紧改进,最后我们弄到了 1 亿美金。

还有一个员工非常想念父母,但是他父母在医院,他没有办法沟通,于是他就用了 Zoom,沟通的很好,很顺畅。当员工们真的觉得 Zoom 让生活变好的时候,大家就会发自内心地把产品做好。

童士豪:Zoom 也是一个非常扁平的公司,现在有多少人向你汇报?

Eric Yuan:扁平化非常重要。我下面大概有 10、20 个人,都在我们的项目里,其实不需要花很多时去管理,让员工自己管理是最好的,没有管理的管理就是最好的。流程化不要搞得很复杂,否则大家肯定会抱怨。

童士豪:做 To B 的产品,我们会面对各种各样的用户,不同的细分领域用这个产品也有不同的场景,你怎么样能够在用户的环境越来越复杂的时候,保证让用户体验非常简单和高效率?

Eric Yuan:要时时刻刻地从用户那里听取反馈意见。

童士豪:你产品最大的吸引力是不需要下载 APP,只要有一个网站就可以使用了。你做的产品细节上是想得比较多的,别人想把这个产品变得更复杂,看着更有规律的时候,你怎么样做减法,有没有具体的例子?

Eric Yuan:我们的产品早期也没有用户设计师,也没有产品设计师,很多情况下要按一两个按钮,举个例子,比如说你离开这个会议,还是要结束这个会议,这是两个不同的事情。那我们就加两个按钮,一个是离开会议,一个是结束会议,但是这样就很麻烦。

我们想,能不能简化一下?任何情况下就点一下就可以了,而不是两个按钮。我们每天都在讨论这个事情,很多情况下,比如说用户要点四下,才可以出来这个东西,我们就简化成两三下,其实这个非常简单,但是这个事情非常地关键。

童士豪:很多做工程师出身的,要变成做 PM 的,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你看到的过程当中,有没有一些经验可以分享?

Eric Yuan:其实工程师出身做产品经理是最好的,因为他理解这个产品,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工程师在很多情况下说我就这么认为,这个产品就应该这么做,只有一个思路,很难从其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如果从其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的话,就会忘记自己做产品,忘记自己写的代码,或者自己的应用场景,很多情况下要换位思考。每次做了产品,一定要知道你作为用户为什么要用产品,而不是简单地写代码,从写好代码到为什么要写这段代码,为什么要加东西,为什么用户喜欢这个东西,或者不喜欢这个东西,这非常关键。

童士豪:在上新功能之前,你们大概会经过多少次用户测试,来确定你们这样做的一些改变,对于用户来讲是很容易能够上手的?

Eric Yuan:这点我们做得不太好,用户测试的时间很短,现在很多的用户也在抱怨,说我们加了功能他们没有测试就上线了,其实我们现在第一重要的是速度,我们现在没有给用户测试的时间。但是我们上线以后,一旦有不好的我们就马上改进,我们用的是这个方法,否则你测试时间很长了,也不一定有用处,我们是以最快的速度上线,最快速度地解决问题。

童士豪:这一点公司还是比较像中国公司的,当你们内部有不同的文化的员工,怎么样让不同节奏跟步调的这些同事们能够合作得愉快?

Eric Yuan:最重要的事情,要把所有做的事情都透明化,把它讲清楚。不同族裔,不同背景的文化没有那么复杂,把事情透明了很多事情就可以解决了,很多人把这个文化想得太复杂了,其实没有这么复杂。

童士豪:再聊聊你们上市以后的一些看法,很多人觉得可以上市就已经到了里程碑了。你怎么样看待上市公司的过程?

Eric Yuan:上市的确是一个里程碑,但是其实上市就像高中毕业典礼一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上市的时候我们就庆祝了半天,星期一就回公司工作了。但是过程当中我非常喜欢,很多人飞到了纽约,但是我没有去,我用了 Zoom,哈哈。

童士豪:面对十年前的你,你会给他什么建议?

Eric Yuan:我觉得如果十年前的话,我应该早点离开大公司,早点去创业。当我创业的时候已经 41 岁了,这个精力差很多了。如果现在是没有上市的企业的话,你要享受这个过程,如果你可以上市的话,还是不要那么早把公司卖了。上市还是非常重要的,享受这个过程,挺好的。

童士豪:每一次在人生不同的阶段你是怎么做决定的?你的驱动力是什么?

Eric Yuan:驱动力是两方面,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情是问我自己是否开心。如果我不开心我要找到根本原因,为什么不开心?包括 Zoom 的员工也是这样,不开心可以在家待着,但一定要找到根本原因。

第二个方面就是说假定我明天退休了,年龄很大了,会遗憾哪些事情?如果没有创业的话就去创业,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是很重要的,是不是开心?是不是以后会遗憾这件事情?基本上是用这两件事情来告诉我,这件事情该做还是不该做。

童士豪:在美国创业压力还是很大的,你怎么调节自己,让自己保持开心或者身体能够比较健康?怎么样处理你和你周围人的人际关系?

Eric Yuan:我觉得中国创业、美国创业没什么区别,我很佩服美团的 CEO 王兴。在中国能够创业成功,在美国就能够更加成功。怎么样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你要让别人很开心的话,你自己会很开心,现在我们上市了,很多情况下我也帮助其他人,这是很关键的。另一方面你不要害怕别人误解你,很多情况下你做了一些事情,别人会误解你,给他们一定的时间,别人自然会理解你。

童士豪:你管一家超过 200 亿美元的市值公司,还会参加一些演讲活动。为什么你会这么做?为什么你会愿意分享?你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得到了什么?

Eric Yuan:这和公司的价值观有关,我们公司的价值观就是 Care,要关心社区、公司、客户。作为一个公司,作为一个创始人,声望还是非常重要的。另外,跟别人打交道可以学习到很多东西,要有一个开放的心态,不要总觉得工作做得不错,其实没那么回事,任人都有做得比自己好的方面,所以要虚心学习。

童士豪:你的成功模式,让在美国的 VC 会主动寻找下一个 Eric Yuan。你也考虑了做天使投资人,你对天使投资怎么看?看到这些年轻的创业者的时候,你会给他们什么样的建议鼓励他们继续往下走?

Eric Yuan:我做天使投资,的确是真心想帮助其他人。因为他们的投资都不需要介绍,我说两件事情,我早期找投资的时候,写了一个商业计划书,凡是打开的都没有一个投资的,没有打开的都投资了。说到底,投资就是看投资人,公司可以好可以坏。

因为以前有很多例子,很多人说这个公司要投资,研究半天没有投资,最后这个公司特别成功,很后悔,索性就帮助别人,成功就成功了,不成功就不成功,如果抱着这种心态投资的话,我觉得投资也挺开心的,尤其是朋友的公司,别投他们做什么,投这个人。

童士豪:在不断成长的过程当中,Zoom 也越来越国际化了,中国现在也有一些公司在出海,目前 To C 比较多,To B 还没有到那个阶段,或者是刚刚开始。你对于 Zoom 变得更国际化有没有一些心得想分享的?

Eric Yuan:我觉得现在中国的 To C 特别成功,中美的 To B 比 To C 更容易融合,To B 的公司已经有十几年了很或,我觉得以后 B2B 的公司一定会进入中国,中国也会进入到国际市场。从 To B 的层面来说中美更融合融合,做内容的话会涉及到安全的问题,但是 To B 的影响很小。不要只服务一个市场,一定要有一个全球视野,要真正地把东西做到了全世界,那才有意思,如果只是做一个事情的话,格局还是很小的。

童士豪:你在工作的时候时间都是比较长的,还有不同的人际关系需要处理。你怎么样去保持自己随时有机会能够充电,或者自我充实?

Eric Yuan:我基本上从来不看电影的,这么多年我就看了一个电影,就是奥巴马赞助的那个《美国工厂》。但是我喜欢看书,我买了很多书,看书可以学习别人的做法,其实每一本书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我现在最的的爱好就是泡上一杯茶,拿上两本书,但是很难有完整的时间地多读。读书对于每个人,每个公司都有非常大的帮助。

童士豪:你自己是一个成功的 CEO,如果你看中国的 CEO 或者美国的 CEO 的合,哪些 CEO 是让你佩服的?

Eric Yuan:首先声明我不认为我们成功了,因为公司上市,五年以后还做得很好的话才叫成功,刚上市的话是一个很小的里程碑。美国有很多成功者,像扎克伯格,他很年轻,但是做得非常好,还有杨致远,他也很成功。

中国可以做得更好,因为它的竞争更激烈,B2B 刚开始,比如今日头条的张一鸣、美团的王兴,他们做得非常好。在竞争这么激烈的情况下还做得这么好,这非常了不起,这才是我们要学习的地方。

童士豪:今日头条把企业做到了全球,而且总部在北京,实在不简单,五年前、十年前、十五年前很难想象,那时候抬着头看着美国白人做的公司,我们觉得差距很远但现在可以平起平坐了,所以感觉是很不一样的。

Eric Yuan:我觉得大家应该向张一鸣学习,不是说我在中国做得多好,而是考虑到全世界,这样的话格局就不一样了,做得到的前提是你能想到。

童士豪:很多投资者和创业者关注印度市场,从你自己的角度来看,你怎么看印度的人才和印度的市场,将来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发展?跟你们公司未来会有什么关系?

Eric Yuan:印度市场很有意思,它非常大,但是和中国、美国不一样,中国很多做企业的,包括生产,中国的 B2C。但是印度做服务的非常多,以外包为主,印度的 To C 市场非常好,To B 市场还没有起来。但是很多情况下能够做一个适合印度本地的 To C,机会还是很大的,因为 To C 更像是几年前的中国,有非常多的机会。但是好处就是你在印度可以做好的话,产品就可以马上打到全球。

童士豪:在美国做到了 To C 的公司是不是越来越多了?是不是在融合美国国情的时候做得越来越好了。

Eric Yuan:和中国差不多,To B 我没有看到特别好的公司,To B 做的最好的还是硅谷。

童士豪:十年后的你会做什么事情?十年后的 Zoom 会是什么样的?

Eric Yuan:十年后我还在做 Zoom。那时候在开会,不仅可以实时翻译,咱俩还能隔空「握手。」

童士豪:十年以后的 Zoom 在全球会有多少员工或者多少办公室?大部分的员工好像还是在硅谷,在其他地方你们会有什么样的一些可能的考虑?

Eric Yuan:现在的趋势是不要有办公室,大家都用 Zoom 就好了。美国现在很好的公司,这些公司做得都很成功,全球一个办公室都没有。比如说 Zoom,还有其他的工具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们现在每天想的还是怎么能够活下去,因为这个事情竞争非常激烈,至于十年以后可以做到什么样,只要我们每天都很开心就好了。

童士豪:怎么看中美关系?

Eric Yuan:我极为乐观!中美关系的大趋势肯定是一起往前走的。现在的这些摩擦都是小插曲,五年十年以后都不是大问题。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十周年 GeekPark IF X

和倪行军、王小川、傅盛、米雯娟、陈睿、刘作虎、樊登、罗永浩……一起,在迈入下一个十年之前——

聊聊「咱们做事儿的人」都关心的那些事儿,方向在哪、机会在哪、方法是什么?

也许我们不能准确预测未来到底什么样,但我们可以为下一个十年带去更独立的思考、更成熟的认知,和更好的自己。

2019 年 12 月 20 - 22 日,

751 D·PARK 北京时尚设计广场。

我们等你,不见不散!

点击下方小程序或文末「阅读原文」,即刻锁票。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十周年观众交流群也已开放,入群请加「geekgogo」。

点击「阅读原文」立即锁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