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劳动万岁》谈文学审美

《劳动万岁——为129名中国工匠造像》,凸凹 著,吉林文史出版社2019.9

张放

凸凹以诗出名,但他是文学界的多面手,擅长多种体式写作,创作丰硕。他自身就是一名“劳动模范”,虽然不一定获得过这个称号,但在我心目中,他就是。他出生于世界遗产都江堰水利工程所在地,成长于大巴山,迁居于龙泉驿。这都是工匠精神驰名的地方。早先著名诗人梁上泉写《匠心》即有:“搜尽巴山的奇峰,才刻得一座青山;望断巴河的流水,才刻得一条河川。” 凸凹正是这样,他深入采访并熟悉129名“中国工匠”,才写得这一册诗集《劳动万岁》。

这部诗集是以现代诗的方式,集中突出表现工匠精神与“大国之魂”,具体说来,侧重展现了以下四个方面的精彩:

一、充沛的精神:工匠精神自古而然,是凝结于天地之间的浩然正气与专业致密精神,是推动文明的滚滚创造动能,是不辞艰险牺牲的奉献精神。

二、出神入化的精湛细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玉汝其成”“绘事后素”,都说明了百工精彩的重要意义与精湛过程、瞬间含永恒。

三、代相传承的价值所在:所谓“师徒”“弟子”“传人”“发扬光大”等语词,都是薪火传承、高山流水的表意符号。形成中国文化生生不息的核心价值。杜甫诗《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中“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即着重强调了这种继承的价值所在。

四、与世界的联系:《劳动万岁》是一部现代诗,虽然多短至十二行,但其间与世界的联系,不仅表现于集中题引的外国诗句,更多表现出的中国现代工业以来工匠精神中的现代性与前沿意识。这都是可圈可点的。

凸凹《劳动万岁》诗集,虽然由于专业知识领域与人物推介原因还存在个别地方不无散文化的遗憾,但多首诗所表现出来的“穿过骨头抚摸灵魂”的诗质淬炼与旋律美学,仍能感动人生,产生艺术共鸣,对现代工匠精神油然生亲生敬。例如第151页的《我一坐下来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致古籍修复师鲁萌》、第39页《味道的训练——致五粮液勾兑大师范国琼》等就是上乘之作,可与十七年文学中梁上泉歌颂劳动的佳作《匠心》《致月琴手沙玛乌兹》以及雁翼《在云彩上面》、傅仇《森林抒情诗》等前后呼应、媲美。凸凹这部诗集的重要性我认为在于接续了共和国十七年中那种对劳动工作的赞美、对工匠精神的崇拜,从而充实了近年的薄弱环节,让人耳目一新。

最后,用我家老祖宗张祜的诗句作结:“精华在笔端,咫尺匠心难。” 诗人凸凹攻坚伐难,写出这样一部劳动赞美专题诗,是尤其具有审美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