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副所长收2000元包庇罪犯 导致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悄然形成

14年前,“伸手”收取了2000元现金,在审理案件时“高抬贵手”,多人参与的寻衅滋事,在时任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芦岭派出所副所长胡军的“照顾”下,最终仅1人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移送处理,另外几人逃避了法律追究。而这一次的“照顾”,却造成严重的后果,致使一股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当地快速发展成熟,而胡军也没有想到,2019年2月26日,已经是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国保大队一中队三级警长的他,因此事被调查,最终在2019年11月28日因徇私枉法罪获刑五年六个月。

网络图片

为顺利当选 村委会选举预备会上找人“架势”

2005年2月4日,宿州市埇桥区芦岭镇许占村召开了村委会选举预备会。16时许,原本应该顺利进行的选举预备会却来了几个“不速之客”。正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史进带着手下张鹏、漆华、贺军等人来到了选举现场,几人在现场大打出手。

“我让史进安排几名小弟在选举现场‘架势’。”许阳承认,为了自己能够顺利当选,这几人是自己故意叫来的,而就在选举还尚未开始时,许阳的侄子许哲就已经向现场的许易动手。就在两人厮打时,史进的“小弟”张鹏随即持菜刀将许易砍伤,致许易二级轻伤,现场混乱之中,张鹏趁机逃走。

选举现场出了事,参选的许阳并未惊慌失措,安排许哲和张鹏去“投案自首”,但这却并不是真正的伏法,而是另有隐情。“他安排我和张鹏到芦岭派出所投案,并称已与派出所协调好了。”许哲因为许阳的承诺“坦然自首”。事实证明,许阳并未撒谎,许哲投案后未被追究刑事责任,一切事情都由张鹏一人承担了,许阳“协调”的人正是时任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芦岭派出所副所长的胡军。

侦查期间收取2000元 寻衅滋事变为故意伤害

胡军在此事前已结识了宿州市埇桥区芦岭镇许占村党总支书记许阳及时任芦岭镇卜桥村村民委会主任的史州龙,通过频繁的互动、宴请,几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俨然成为推心置腹的“好友”。

选举现场砍伤许易的案件,正是由胡军主要负责。2005年3月下旬,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许阳将案件实情告诉了胡军,让其关照一下。胡军回忆经过时表述,当时许阳带着许哲和张鹏自首时,跟随史进到选举现场闹事的漆华同行而来。张鹏与漆华皆为史进“小弟”的身份,胡军是心知肚明的,并且也知道漆华参与了此事。但胡军并未将漆华参与闹事一事如实写入卷宗,也未如实按涉嫌寻衅滋事上报,而是以张某涉嫌故意伤害汇报办理立案手续。“故意伤害便于调解,如与被害人达成谅解,可以撤销案件不追究刑事责任或对嫌疑人减轻处罚。以寻衅滋事立案,案件无法撤销,除致伤许易的嫌疑人被追究,还要追究许哲等人的刑事责任。”由于此事按故意伤害立案,许阳、许哲、史进、漆华等人皆未被追究责任。

因为逃脱罪责,许阳在张鹏刑事拘留的次日,就对胡军表达了感谢。“他送了现金2000元。”拿人手短,胡军将该案移交本局刑警队案审中队时,又向主办人宋杰打了招呼。“向我打招呼,让我关照这个案子。”这件事,不仅被打了招呼的宋杰清楚,协助胡军办案的高项和郑宇也是一清二楚。“许哲随意殴打被害人许易属寻衅滋事,但未追究许哲的责任。”两人皆表示当时办案流程上有明显的问题。

为保住其他人煞费苦心 编造证明令嫌疑人逃避刑罚

在大闹选举现场的众人中,史进不仅是领头人,还有不少案底。

1998年11月27日,史进殴打他人造成轻伤,被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2003年8月11日,史进又因故意伤害致一人重伤、二人轻伤,被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撤销原判缓刑部分,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2004年4月14日,史进被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史进正在监外执行期间带人到选举现场殴打了许易。

事发后,“小弟”张鹏自首,“大哥”史进本应难逃法网,但胡军为了保住史进,煞费苦心制造证明,让史进逃脱了法律的制裁。胡军故意向检察机关出具一份史进与许易被砍伤一案无关的证明,致史进未被收监执行刑罚。

史进逃避了收监执行刑罚而后更加放纵。其后多年,屡屡实施暴力违法犯罪活动,在芦岭镇及周边形成一定影响,2005年逐步控制芦岭阳光能源公司的电渣经营权,实际控制利群超细粉公司的经营,从而非法获利200余万元,为以史进为组织者、领导者,漆华和贺军等人为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熟奠定了经济基础。

一审过后上诉 二审维持宣判五年六个月

就因为14年前的徇私枉法,包庇史进等人的罪行,致使史进未被收监,进而迅速发展成黑社会性质组织,胡军在2019年2月26日被宿州市埇桥区监察委员会采取留置措施,同年4月28日被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同年5月6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执行逮捕。

在审理此案过程中,2019年4月24日,胡军的家人将其违法所得2000元也退缴至宿州市埇桥区监察委员会。

但在一审宣判后,胡军却进行了上诉。上诉理由有两点:其一,胡军认为原判认定其构成徇私枉法罪且属情节严重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被害人许易被致伤案定性为故意伤害立案侦查并非胡军擅自决定,此事履行了领导审批、有关部门把关的审核程序;该案产生的后果对史进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形成壮大影响不大;其未采取恶劣手段袒护史进、许哲等人,犯罪情节一般。其二,对其行为的追诉应自2005年6月7日起,至2019年2月26日被监察委员会采取留置措施时已超过五年的追诉时效,不应被追究刑事责任。

但二审时,出庭检察员给出意见:上诉人胡军徇私枉法的事实清楚,其犯罪行为属情节严重,追诉时效为十五年,对其立案侦查时未超过法定期限,依法应予追究。而在此案中,除胡军的个人供述外,还有包括许阳、史进及高项等22人的证言,胡军退缴违法所得的收据等证据,案件细节十分清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根据2019年12月5日,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的(2019)皖13刑终525号刑事裁定书标明,二审维持原判,被告人胡军犯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对被告人胡军违法所得人民币二千元予以没收。

(稿件中除胡军外,均为化名)

新文化报记者 石竹